第1章悔不当初 - 田园小娇妻

第1章悔不当初

这四面的天,八面的墙,是那样的冰冷。 即便如今是春暖花开的季节,艳阳高照,荆惜也觉得冷意入骨。 她在这冷宫呆了十年了吧。 黄铜镜中的人儿已经不再是当年青丝如瀑,而是白发苍苍的老妪了。 对镜贴黄花的光景在脑海中回放,她也只能是苦笑。 只怪从前的自己过于愚蠢,被人利用反倒会感激他人。 最终落得儿子枉死,国公府被灭,而她只能在这冰冷的冷公众度过余生。 她悔! 后悔当初的她过于愚蠢,错信小人,误信伪君子。 她恨! 憎恨苏长青的恶毒与心计,憎恨关子明的狼子野心。 她更恨的是自己,如果早知关子明存着这样的心思,她必定后悔揭穿他的真实面目,让他名誉扫地,让他不得好死。 连云村的瘟疫,荆家数十口人死于非命,到全家镇大火毁镇,再到恒儿的死,乔家被株连九族…… 如今想来,哪一件不是那两人所为? 她要报仇! 可是,子女已亡,族人已毁,她权利已失,再也无力与苏长青对抗。 “皇后娘娘,您怀着皇嗣的,来这种地方,万一伤了腹中龙子,那如何是好?”外头传来一记声音。 皇后娘娘? 她何时怀孕了?外头的人都糊涂了吧? 她有十年未见皇上,且有二十来年未与皇上同房,如何怀上皇嗣? 不是外头的人犯糊涂,而是她犯糊涂了,她这个皇后已经被废,而且已经被废了十年光景了。 来人是苏长青,国公府的义外孙女。 当年苏长青假冒荆惜的母亲乔长君之女到乔家认亲,思女过甚的乔老夫人便认定了苏长青是乔长君之女,导致最后荆惜认亲的时候遇到重重困难。 而顶着国公府义女的苏长青兴风作浪。 “紫云,你且退下,本宫有话和荆惜说。” 苏长青瞥了旁边的宫女紫云一眼,手轻轻一扬,带出一片香气。 ‘噗通’一声,古玉从苏长青鹅黄的衣袖中滑出。 这是祥龙玉! 也正是因为这一块祥龙玉,苏长青才被误以为是乔家的外孙女,才有相认的故事。 而这一块玉有着特殊的意义,这是圣祖爷赐给了外公的免死金牌。 这块祥龙玉比免死金牌更加贵重的是,不仅能免死,还能保住原有的地位以及财富。 关子明知道这块祥龙玉的来由,也无比重视祥龙玉。所以,便想着将这块金牌赐予恒儿的,可是,当时恒儿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小心冲撞了苏长青,险些害得她滑胎。最后,别提赐祥龙玉,恒儿差点被贬为庶民。若非太后娘娘的阻拦,恒儿只怕早早被赶出宫去了。 荆惜上前,想要捡起那玉佩,却被紫云一脚踹开,“下三滥的东西,娘娘的玉佩岂是你可玷污的?” 紫云将玉佩捡起来,仔细用手帕包住。 “这玉佩脏了,就洗干净了再给本宫吧。”苏长青淡淡道,眼底有着嘲讽,看向跪在地上的荆惜,慢慢道,“皇上将宫里最好的地方许给了姐姐,可见皇上的心中,最心疼的还是姐姐。” 紫云却冷哼一声,“哪里都比不上娘娘您的福康宫,而且,娘娘可别忘记了,这里是冷宫。” 苏长青瞥了她一眼,紫云便立即垂下头去,不再言语,只能退了出去。 荆惜最恨的就是苏长青这幅嘴脸,恨不得上前将她撕个稀巴烂。 “可惜呀,真是可惜,外婆若还在世,只怕也喜欢长寿宫这样的好地方吧,只可惜外婆过于不听话,所以啊,只能枉死了。”对上荆惜满是恨意的双眼,苏长青微微一笑,眼底掩不住的是恨与轻蔑。 “你这个毒妇,一切都是你计划的,你害死了恒儿,害得乔家家破人亡。苏长青,乔家一向对你不薄,你竟然恩将仇报?” “哈哈哈,乔家对我不薄?荆惜,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出现,我依旧是乔家的宠儿!你扪心自问,你出现之后,我在乔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如果不是有外婆的疼爱,我早就被乔家逐出家门了,这就是你所谓的不薄吗?”苏长青眼底尽是恨意,她要将从前受的苦,受的累,如实还给荆惜。 “恒儿才八岁,你竟然害他被五马分尸,你这个毒妇,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荆惜喊着,从地上爬起来,疯狂地朝着苏长青扑了过去。 而在这千钧一发之时,门被撞开,一身金黄闪了进来,接住苏长青的身子。 下一刻,荆惜的身子便飞了出去。 苏长青一副被吓哭的模样,冲到关子明的怀中,“皇上,姐姐这是怎么了?臣妾好心来看望姐姐,姐姐竟然要杀臣妾?姐姐这是想要谋害臣妾腹中的孩儿啊。啊……皇上,臣妾肚子痛,痛……” 关子明的脸色微变,看着苏长青痛苦的模样,看着荆惜的眼,满是恨意。 一把将苏长青抱起,大步往外走去。 荆惜对天放声大笑,那笑意无比渗人。 是她错信了苏长青,是她的愚蠢害死了恒儿,是她瞎了双眼才会相信关子明会宠爱她一生一世。 她明知道关子明非皇室血脉,可是她却帮了他,让天下人都确信关子明是皇室遗漏于民间的皇子。 关子明能够登上帝位,是她一手造成的。 是她对不起太后的疼爱,是她对不起恒儿,是她对不起母亲,是她对不起乔家上千人的性命。 她恨! 她悔! 若能重来一世,她定当不会放过这些小人。 “荆惜,你这个贱人。”关子明再度光临长寿宫,抬脚便是重重的一踢。 荆惜的身子再度飞了出去,着地,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 “荆惜,朕真恨当初没有杀了你,留了你这条贱命,却害了朕与青儿的孩子。”关子明眼中的恨意,荆惜没有错过。 荆惜用尽全力从地上爬起来,满眼恨意对上关子明的双眼,轻轻问道:“关子明,我只想问一句,你可有爱过我?” 这个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曾经用生命保护过的男人,曾经不惜一切爱过的男人,对她,可有一丝爱意? 关子明眼底的嘲讽,刺伤了荆惜的心。 “朕此生最爱的人是青儿,对于你这样的毒妇,如何能入得了朕的眼睛?” 荆惜放声大笑,从连云村,到全家镇,到京城,再到皇宫。她以为关子明对她的呵护,爱护都是真的,可是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一片空白。 他说,她入不了他的双眼? 这个男人心狠手辣,泯灭人性,连自己的族人都可以灭了,还能谈什么爱? 她永远都忘不了乔家被灭,恒儿被五马分尸的局面。 这一切,都是拜这个男人所赐! “哈哈哈,如何能够入得了你的双眼?关子明,我只恨自己当初瞎了双眼才会错信了你。你利用我,利用乔家达成你的目的。你根本不是真正的皇室,我只恨自己没有看清楚你的狼子野心。” “荆惜,临死到头,竟然还敢胡说八道。”关子明的脸色微变,此事也只有荆惜一人知道,她,从今往后也不应该再存活于世上了。 “哈哈哈,我没有胡说八道,你叫做关子明,关家的庶出儿子。哈哈哈,你以为你真的是长孙承明吗?我告诉你,你不过是个冒牌货!你永远只能是庶出,这一辈子你都摆脱不了的身份,关家的庶出!”荆惜不荆一切地喊道,“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等你有来世再说。”关子明拔剑,往荆惜的胸口刺去。 荆惜只是盯着他,露出诡异的笑容。 可以解脱了。 下一辈子,她绝不轻信他人,绝不与人为善,誓死保护至亲。 这一年,洪武二十。

下一篇   第2章浴火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