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莫非有人盯上她 - 田园小娇妻

第10章莫非有人盯上她

门口的人移开之后,荆承浩急忙拉着荆惜离去。 “惜儿,怎么了?”瞧着荆惜不大正常的脸色,荆承浩担心问道,“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四哥,我……”荆惜还没说完,身后便传来一记声音,“姑娘请留步。” 身后的声音是不熟悉的,而在恒安县城,荆家也没什么熟人,会是谁呢? 转身望过去的时候,只见一中年男子走过来,“姑娘请留步,我家公子有请。” 又是有请? 因着上次的事情,荆惜没敢直接随人走,警惕地问:“请问你家公子是?” “我家公子是京城来的,听闻姑娘手上有我家公子需要的东西,想要请姑娘前去商讨一下价格,还望姑娘不要介意。” 其实,她和荆承浩走在一起,她也只不过是一小女孩儿,若是商讨事情,他们应当找的人是荆承浩,而不是她。可是三番两次的,人家找到的人都是她,这说明了什么? 莫非有人盯上她了?莫非是邱师爷…… “我想你误会了,我们兄妹两人来自小山村,手中根本没有什么贵重物品,我想更加没有你们家公子需要的东西,还望见谅。”荆惜面色淡淡道。 “在下帮了姑娘一个大忙,莫非姑娘不应该回帮一下在下?” “公子。” 一身紫罗兰色衣裳的男子缓缓走来,眉目飞扬,那高高翘起的嘴角说明了势在必得。 这样的神色,与当年所见的关子明无异,让荆惜讨厌得很。 “姑娘刚刚得了一笔好买卖,那可是在下提供的,姑娘不准备谢了我在离开?”紫罗兰男走到荆惜的身边,低声道。 荆惜的眉头微微一蹙,早想到是有人故意而为之,可却不曾想竟是他所为。 “小女子谢过公子出手相助。”顿了一下,荆惜才接着说,“公子自京城而来,因为可怜我们这些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平困老百姓,忍不住出手相救,实在是劳苦功高,想必佛祖早已经给你记了一功。” 紫罗兰男诧异地看着荆惜,没想到竟然她竟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这不是无赖吗?可是瞧瞧那一副可怜兮兮却无比认真的模样,怀疑的话他竟是说不出来。 “我与哥哥要回家耕田了,先行告辞。” 回家耕田? 紫罗兰男嘴角狠狠抽了抽,虽说村里人是靠山吃山,种田耕地那是常有的事情,可是他瞧着这小女孩儿可不像是种田耕地的货色啊。 荆惜也不管他是什么神色,伸手拉着荆承浩便要离开。 紫罗兰男既然亲自出面阻拦,自然不会无功而返,当下拦截了两人。 “荆姑娘,有些事情我想和你谈谈。” 荆惜明白,若是不谈的话,只怕真不能离开。 不过也无碍,她今日前来,本来就是找他的,只是因为先前那个人,所以才改变注意。 “四哥,你不是要买书吗?到书坊看看吧,我与这位公子谈谈,回头咱们一起吃个饭再回去。”说着,荆惜抬头,眨巴地看着紫罗兰男,“公子会请我们吃顿饭吧?” 紫罗兰男额头突突的,小丫头还懂得敲诈啊! 不过,就一顿饭的事情,当然无妨。 “当然。” 荆承浩有些无语,虽是有些担心惜儿的安全,但是想着如今的小丫头挺有想法的,而且聪明伶俐,倒也不用太担心。这才离开。 “公子不自我介绍一下吗?”落座后,荆惜笑眯眯地问。 “失礼失礼,在下严实。” “原来是言公子。”荆惜轻啜一口茶水,叹息道,“这茶真香。” “姑娘若是喜欢,本公子当然要送一些与姑娘。”严实转头,“大牛,取一些茶叶包起来,让姑娘带回去。” “是。” “言公子真是客气。”荆惜眯着双眼笑,小模样就如小狐狸一般。 严实忍不住失笑,“姑娘尚未及笄吧?” “言公子真聪明。” “想必姑娘及笄之时,家门槛是要被踏平咯。” 那感慨的语气,让荆惜想要揍人,她家门槛会不会被踏平与他何干? 不过,对这种人嘛,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我家的门槛高,不怕。” 严实愣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起来,果真是个有趣的小女孩儿啊! “小姑娘,做人要谦虚一些。” “我很谦虚啊!”荆惜委屈了,她分明已经很谦虚了好吗? 严实无语,只是与小姑娘较真,非他所为,于是便进行一番劝说,最后逗得小姑娘乐呵了,才松了一口气。 “姑娘很擅长经商?”这话虽是打着疑问号,但实际上却是肯定的语气。 这人面上轻浮,可是实际上却无比严谨。 先前其下属说他们来自京城,又是严姓,莫非是京城严家?可是,从记忆中搜寻了一遍,却未曾有过记忆,想必不是。 那么,他会是什么人? “只是懂得一些小买卖,不敢言商。”荆惜这回是真的谦虚了,如今的她从事经商,必定能够成为商界之王。 “我有一朋友也想从商,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一下姑娘,还望姑娘不吝赐教。” 既然人家都帮了这么大的忙,如今想要讨一些帮助,她应该出手的不是? “赐教不敢,我们倒是可以讨论一下。” “姑娘真是大方。”严实笑了笑,扬声道,“关兄,出来吧。” 熟悉的面容,熟悉的笑容,熟悉的眼神。 荆惜的身子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从未想过这一辈子与关子明的相见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竟是提前了这么长时间。 他,竟然出现了。 上一辈子所受的委屈,所经历的事情,一幕幕在眼前重现。 利箭穿身之痛,让她久久无法起身。 曾经,她发誓,若有来生,定要手刃关子明。 可是,她未曾做好迎接一切的准备,便已经相遇了吗? 死死地盯着来人许久,荆惜二话不说,起身便冲了出去。 屋内两人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什么事情。 良久,严实问:“关兄,你认识荆姑娘?” 关子明一脸迷茫,摇头,“不曾见过。” 那就奇怪了! 喧闹的大街上,荆惜徐徐而行,面无表情,双目呆滞。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刺骨的痛心再次袭来,就连呼吸也是困难的。 血流成河的乔家,绝望的恒儿……这一切,都是因她造成的。 而起因,是那个男人。 远处的马蹄声响起,眼前一片迷蒙,她觉得心痛得快要死掉了,又或者,其实她早已经死了,眼前的一切只不过是幻想而已。 “快让开,让开……”。 呐喊声传来,荆惜只是停住了脚步,呆呆地看着前方,又似乎什么都没看到。 大街上,观望者屏住呼吸,甚至有人已经捂上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