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操碎了心 - 田园小娇妻

第102章操碎了心

朱元山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无为竟然下跪了? 荆惜没看无为一眼,抬脚离开。 无为的眉头紧皱着,纠结了一下,还想说什么,却见朱元山慢悠悠地从里面踱出来,脸色顿变,即时起身,往外走去。 朱元山却笑嘻嘻地跟上,一只手搭在了无为的肩膀上,“无为,你说荆姑娘日后还让不让你留在她的身边啊?” 无为阴测测地来了一句:“姑娘会不会让我留在身边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姑娘肯定不会让你留在身边。” 朱元山浑身一阵僵硬。 荆惜是主子看上的女人,若是她不喜欢他的话,那么接下来他的日子简直是生不如死啊! 这件事情主子没错,他没错,可是荆姑娘也没错啊! 回过头,看了看刚才的房门口,朱元山开始慌了。 赶紧找到了主子,朱元山也顾不得其他,赶紧说:“主子,要不您直接和姑娘解释一下,想必姑娘会体谅您的。您想想啊,您也是为了救人,而且这件事情的确是不该让他人知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姑娘如此善解人意,应该不会计较。” 齐远面色冰冷,目光执着,没有理会朱元山。 朱元山可是操碎了心,主子千里迢迢赶过来,就是为了荆姑娘,可两人之间的心结若是不打开,主子岂不是会回到从前? 一想到主子过去的模样,朱元山的心便抽了抽。 实在不行,他去说吧。 久久的,齐远没有开口,朱元山只有退出去。 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齐远开口了:“这件事情若让她知道,你自己去领罚。” 朱元山浑身一抖,这劝人和好的活儿也不好干啊! 得知荆惜在外面忙活,朱元山一刻也不敢耽搁,赶紧出去帮忙。 大河的情况依旧不好,朱元山总算是明白荆惜的心情了。 医者父母心,看到他们的情况如此严重,他的心都不好受了,更别提一个小姑娘。 荆惜将那几个情况特别严重的病人一一把过脉,给开了药方子之后,和朱元山交代一下情况,便领着荆承浩要走。 朱元山目瞪口呆,姑娘这是要走了? 他赶紧扔下病人,拦着荆惜:“姑娘,您这是要走吗?” 荆惜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既然你们来了,我也是时候走了。” 朱元山的心肝儿颤抖着,瞟了荆惜一眼,见她目光凌厉,浑身气息凌冽得让人不敢直视,当下移开视线,低下头,弱弱地劝说道:“这里的百姓还需要姑娘的照拂,还望姑娘能够多留下来几日。” 朱元山说这句话,并不单单只是为了自家主子,还有一半缘由是为了大河的百姓。他能明白荆惜为何如此愤怒,这一场瘟疫,她一个小姑娘能够撑到现在,死亡人数不过十人,她是拼尽全力去救人了。如果多一个人的帮忙,想必也不会有人倒下。如今,情况苏日安被控制住了,但想要让大河恢复原状,还需要多一个人的帮忙。 “姑娘菩萨心肠,难道忍心眼睁睁看着他们病死吗?”咬咬牙根,朱元山只能发狠话。 一直忍着没开口的荆承浩终于忍不住了:“朱大夫,当初你们让惜儿过来帮忙的时候是否想过她的感受?你们让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儿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和让她迎接怎样的困难,你们可曾想过?因为救人她差点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你们可知道?” 朱元山张张嘴,想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荆承浩拉着荆惜的手继续往前走。 刚刚迈开腿,荆惜忽然就停住了脚步。 荆承浩不解,回过头看着她。 那一张苍白的小脸带着淡淡的微笑,漆黑发亮的眸子闪耀着光芒,莹亮无比。 “四哥,我不忍心看着他们病死。” 荆惜轻轻的话语,让朱元山猛地抬头。 荆承浩心头一阵酸涩,他早猜到了这个结果,他知道依照她的善良,是不可能放人他们不管的。即便她在生气的时候会说,等奖这一切事情交给了朱元山他们只有,她就会离开。 他的惜儿,菩萨心肠,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病死? 荆惜冲着荆承浩甜甜地笑着,让他去寻找草药,她继续给百姓们看病。 看着荆承浩离开之后,荆惜也就继续忙活了,却没有和朱元山交流。 当然,朱元山心里也清楚,现在不是交流的好时候,还是将病情控制下来才是正事儿。 齐远远远地看着正在忙活到连一口水都来不及喝的女孩儿,心头一阵阵的发软。 无为站在主子的身后,犹豫了许久,说:“自从过来之后,姑娘便是这个状态,一直忙于救人,一整天下来也不见得会休息一个时辰。所以才会走路的时候昏睡过去。” 这话说完之后,无为还想说点什么的,可是看着主子萧瑟的背影,他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良久,齐远抬脚朝着前方走去。 荆惜正在给病人把脉,忽然感觉到一道黑影逼近,还以为是其他的病人上前来要诊脉,便头也不回地说:“你先在一旁休息,我很快就来。” 可黑影依旧。 她有些疲倦地抬头。 见男子一脸阴沉地站在跟前,眼底闪过一丝不耐,垂下眼帘,继续诊脉。 待荆惜诊脉完毕,齐远二话不说,将人拉起来。 “安亲王有事直说,我还很忙。” 她疏远的态度,如同一根针一般,刺痛了齐远的心。 黑眸闪过一道阴冷,齐远连解释都不给,一把将人抱起来,跃身离开。 这是第二次被他抱着,以轻功离开一个地方。 荆惜有些恼怒,正要挣扎,可在半空中,她又担心会掉下去,只能忍着。 进了客栈的厢房,稳稳落地之后,荆惜用力挣脱开来,冷眼扫了他一眼,“王爷有话请说,我当真很忙。” “生气了?”低沉而沙哑的声音溢出那好看而又性感的薄唇,让人心头酥软。 饶是荆惜也忍不住小脸红了一下。 无疑,齐远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痞时,有魅力。 霸道时,性感迷人。 饶是活了两世的荆惜,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男人,其实比关子明那样阴冷的男人更加有魅力。 齐远正要再度开口时,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让两人俱是一愣。

上一篇   第101章晕倒了

下一篇   第103章这是你七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