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这是你七嫂 - 田园小娇妻

第103章这是你七嫂

推门进来的齐娇娇看到荆惜,小脸立即皱起来,凶巴巴地指着她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荆惜的脸顿时就黑了,这位小公主怎么会在这里? 当真以为是玩闹的地方啊? 不好好呆在京都,反倒是跑出来大河这么危险的地方,这北燕皇室也是心宽。 “娇娇,这是你未来的七嫂,不可无礼。” 齐远一句话落。 齐娇娇目瞪口呆。 荆惜也目瞪口呆。 正在门口原本准备进来做禀报的无为,默默地退下来了。 回过神来,荆惜顿时炸毛了:“齐远,你胡说八道什么?” 齐娇娇也炸毛,依旧是指着荆惜,喊道:“这样乡野村姑要做我七嫂?做梦吧!” 齐远的脸色冷了下来。 感觉到危险逼近,齐娇娇浑身一抖。 她知道这危险的源头来自于自家七哥,她心里也是害怕的。 可是,她更加不爽。 荆惜当真是一介村姑,哪能当她的七嫂啊? “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齐远冷哼一声。 齐娇娇立即怂了,收起手,低下头,不敢吭声,心里却无比怨念。 荆惜深呼吸一口气,看了看乖巧下来的齐娇娇,再看看齐远,冷声道:“王爷莫要在胡说,你我之间没什么关系,别再说一些让别人误会的话。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先走了。” 说完,也不管这两人到底怎样的脸色,抬脚就往门口走去。 厢房内,只剩下齐远和齐娇娇两人。 齐娇娇浑身颤抖着,几乎要哭出来了。 齐远的声音却依旧冷冰冰的:“怎么跑过来了?” 齐娇娇吸了吸鼻子,委屈地说:“我害怕,想要跟在七哥身边。” 那带着轻微颤抖的声音入耳,齐远眸光微闪,回头见她一脸可怜的模样,眉头皱了皱。 “七哥,你别赶我走,我不敢一个人在京城呆着,你就让我在你身边好不好?”或许当真是害怕,齐娇娇那张精致的小脸蛋上一片苍白。 良久,齐远点点头,算是应承下来。 齐娇娇差点没高兴得蹦起来,耳边便传来了警告的声音。 “惜儿是你未来的嫂子,日后注意你的态度。” 齐娇娇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家七哥,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七哥,你是认真的吗?” 齐远眉头一扬,霸气尽显。 齐娇娇快哭了:“七哥,她只是一村姑,配不上你。你看碧姐姐等了你这么多年,只有碧姐姐才配得上你的,不是吗?” 此话落。 瞬间,室内气息冷冻。 齐娇娇缩了缩脖子,不敢吭声。 齐远扫了她一眼:“不该说的话,别说。下去吧。” 齐娇娇张张嘴,还想说什么的,可见齐远面色冷酷,眼底已经染着不耐烦了,她也不敢再老虎头上找虱子,赶紧退下。 碧姐姐才是她未来的七嫂,哪里轮的上一介村姑啊? 想着,齐娇娇更加不忿,直接去寻荆惜去了。 好不容易找到人,齐娇娇也不管荆惜在干嘛,指着人家开口道:“你马上跟我走。” 朱元山在一旁把脉,看到齐娇娇过来,心头便一阵叹息,再听着她命令式的话语,本来想说点什么的,可在看到荆惜嘴角边上的笑意,他知道,自己不用说,荆姑娘也不会吃亏,便闭了嘴。 荆惜连个眼神都不给齐娇娇,一面把脉,一面开口:“我说九公主若是闲得发慌,不如去帮忙煎药。我这里很忙,没工夫和你聊一些有的没的。” 齐娇娇向来刁蛮,想要做的事情一定想方设法做到,想要得到的东西也一定会想方设法得到,旁人只能听从她的命令,哪里容得了旁人多说一个不字? 荆惜不是第一次对她不敬,她心里窝着火呢。 上前,指着荆惜喊道:“你到底跟不跟我走?你个不要脸的村姑。” 把脉完毕,荆惜收回手,低下头给写了单子,递给病人,叮嘱了几句。 这是完全不将齐娇娇放在眼里啊! 朱元山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这位九公主可是难缠得很,虽说她的母妃不受宠,但她毕竟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还真没有人敢这样和她说话。 可是荆惜倒是好,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理都不理一下。 也是,她连主子的脸面都不会给,更别提他人了。 心知荆惜有办法解决,朱元山也就当做没看到,依旧认真把脉。 齐娇娇气得直跺脚:“你到底随不随我走?” 荆惜连个眼神都不给她,招招手,示意下一位上前来把脉。 齐娇娇气恼得挡在前面,怒吼道:“全部都给我退下。” 荆惜了脸色冷了下来,她原本就容貌极盛,蓦地站起身,气势尽显。 齐娇娇心头有些慌乱,退后一步,瞪着她,哆嗦了一下,极力保持冷静:“你想做什么?” “九公主,这里不是你北燕皇室,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如果想要撒野撒泼,烦请你回到京都去。这里是灾区,是要人命的地方。当然,你要如何我管不着你,但是你最好不要在这里阻碍我救人,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齐娇娇梗着脖子,看着荆惜,笑了,满脸的嘲讽:“对我不客气?有本事你来啊,我让我……” 话还没说完,她就看到荆惜朝着自己走来,心头一颤,便往后退了一步。 “你想要……” 扑通一声,她还没说完,便倒在了地上。 荆惜收起手中的银针,扫了一眼走过来的无为,淡淡道:“把她丢在那边休息。” 看着荆惜手指的那个角落,无为的嘴角狠狠抽了抽。 抬头看看挂在天上的太阳,又看了看那个只有一块木板的角落,最后看看荆惜阴沉的脸色,无为只有认命上前办事。 要怪只能怪九公主太任性了,要知道荆姑娘可是连主子都不敢惹的人,可她偏偏惹了。 唉! 依旧一本正经给人把脉的朱元山嘴角狠狠抽了抽,心中有了新的认识:千万不要得罪荆姑娘,否则下场惨得很啊! 一直到傍晚时分,大家都忙完了,齐娇娇才缓缓转醒。 脸上有点疼,脖子也有点疼。 皱着眉,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刚才躺在肮脏的木板上,顿时跳了起来:“是谁做的?”

上一篇   第102章操碎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