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惜儿这么讨厌我? - 田园小娇妻

第104章惜儿这么讨厌我?

正在收拾东西的荆惜听到声音,回过头,扫了她一眼,冷声问:“九公主睡醒了?” 记忆回笼,齐娇娇总算是记起来先前发生什么事儿了。 当下气恼得上前去,冲着荆惜扬手,想要给她一巴掌。 荆惜忙了一天,一身疲倦,面对齐娇娇这凶猛的袭击,她想要躲,却躲不过去了,便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这一巴掌。 没有料想中的疼痛。 “齐娇娇,是谁给了你胆子?” 耳边传来男人带怒的声音。 睁开眼,只见齐远面色冰寒,右手紧紧地抓住齐娇娇的右手。 许是齐远的面色太过于冰寒,饶是荆惜也忍不住颤了颤。 齐娇娇面色惨白,不敢看齐远。 “无为,将人送回京都。”齐远丢下话,便甩开齐娇娇。 齐娇娇本来就浑身颤抖,被他这么一甩,直接跌倒在地上。 无为立即上前来,将齐娇娇扶起来,正准备将人带走,朱元山赶紧开口:“主子,九公主此刻回京都只怕危险,不若让九公主在大河呆上一些天?” 齐远面无表情,仿如未闻。 朱元山只能求救荆惜:“姑娘。” 对齐娇娇,荆惜当真没什么好感,不过,朱元山对她到底有传课授业的师徒之恩你,她应该卖人家一个面子。 抬头看看齐远,见他依旧是面无表情,眼底的冷冽尚未闪开,不由叹息一声,说:“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你让无为将人送回去,我们就少了一个人。就让人先留下,等事情办妥了,再做处理吧。” 齐娇娇缓过神来,气恼地瞪着荆惜。可一想到四哥刚才的神色,再多的怒火也只能忍下来。 倒是齐远,听到荆惜开口,目光落到她苍白的脸上,沉吟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既然惜儿替她求情,那我便让她留下来。” 话毕,转向齐娇娇:“还不向惜儿道歉,再道谢?” 齐娇娇深呼吸一口气,双眼瞪得溜圆溜圆的,一脸的不服。 “不必了。”荆惜丢下话,转身便离开。 齐娇娇郁闷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赶紧瞄了一眼七哥,见他面色冷冰冰的,却没有先前那么吓人,心头的那一口气,终于全部松下了。 一行人回到客栈,已经天黑。 荆承浩采药回来之后,便在客栈整理草药,帮忙做饭,看到荆惜回来,赶紧上前去,扶着她在一旁坐下,关切地问:“惜儿,累不累?先喝杯水,我这就去厨房端饭菜出来。” 给荆惜倒了水,看着她喝完水之后,荆承浩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接过水杯,就往厨房走去。 谁知,齐娇娇上前一步,拦在了他跟前,喊了一声:“木头,你还没和我打招呼呢,我也渴了。” 荆承浩的眉头当下皱了起来,甚是不悦地看了她一眼,绕过她,继续往厨房走去。 齐娇娇兴奋地跟着他,正准备出门的时候,被齐远喊住了。 齐娇娇立即停下脚步,低下头,一声不敢吭地站着。 今天看了这么多的病人,荆惜也着实累了,前两天透支的体力还没恢复,现在若不是太饿,她倒是想去休息,其他事情容后再说。 “吃了饭就去休息吧。”看到女孩儿脸上的疲倦,齐远眉心紧了紧。 荆惜掀起眼帘,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很快,荆承浩将晚饭准备好,大家齐齐坐下,一声不吭吃晚饭之后,荆惜一句话也不说没说便回房了。 荆惜实在是疲倦,回了房之后,便简单梳洗一下,正准备上床休息,敲门声响起。 眉心一皱。 “惜儿。”齐远的声音响起。 荆惜揉了揉眉心,只能去开门。 见女孩儿一脸的倦色,齐远叹息一声,侧身进门,到椅子上坐落,看着她。 这孤男寡女的,他到底想做什么? 荆惜想了想,没关门,转身走了过来。 一阵劲风吹过。 砰地一声,门被关上。 荆惜浑身一抖,回过头,看着那紧锁的门,心头叹息一声。 在他身边落座后,荆惜抬眸,美眸滴溜溜地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可等了半天,他只是沉默着看着她,没有开口的迹象。 荆惜实在是累,有点不耐烦地问:“王爷这是想做什么?有话便说,若没事儿的话,我要休息了,恕不奉陪。” 齐远蓦地一笑。 昏黄的烛光下,那一抹灿烂的笑意在他俊朗的脸上闪烁着,有种动人心魄的魅力。 荆惜看呆了。 “惜儿这么讨厌我?”齐远缓缓开口,声音性感得不像话。 荆惜的小脸一红,垂下眼帘去,没再看他,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人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声音也冷清了不少:“王爷说笑了。” “还在生气?”齐远又问。 事情已经过了,回头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只得生气的。 荆惜倒也是想得明白,正如朱元山所说的,这件事情不是他家主子不想出力,也不是他不想出来帮忙,只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他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处理,所以顾不上这一边。 她也质问过,其实他们是可以派遣大夫过来帮忙的,可是他们明知道这边的情况,却却不曾上心,不曾将实情上报,造成了百姓伤亡惨重。 因为这件事情,她的确非常气恼。 如今想想,其实她也没什么立场去怪罪人家。 毕竟,人家也没有义务救人不是? “我派了大夫过来,只不过人在途中被杀害了。” 齐远的声音染上了沙哑,藏着一丝无奈。 荆惜呆住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你说什么?” “出事之后,朱元山是不能离京的,我便派了其他的大夫过来协助你,可是人还没到大河,便全部都被杀害了。” 齐远的解释,让她震惊。 她质问他们的时候,当初为什么不解释? 朱元山想要解释的时候,为什么不说清楚?如果说清楚了,她也不会去埋怨他们啊!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无人知晓我曾派人到大河来,就连朱元山也不知道。”

上一篇   第103章这是你七嫂

下一篇   第105章又是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