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来举报我的? - 田园小娇妻

第11章来举报我的?

‘刷’一声,荆惜的身子已经转移了方向,躲过疾风而行的马儿。 看着怀里毫无反应的小女孩儿,齐远眉头微微一皱。 一品香内,她谈笑自若,狡猾如狐。 而适才,她似行尸走肉,令人心惊。 “姑娘。”将她放在地上,齐远轻唤一声。 荆惜这才恢复神智,愣了一下,才喃喃道,“你叫我?”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荆姑娘,请等等。” 熟悉的声音,上一辈子,这一辈子她都无法忘记的声音…… 荆惜的身子微微颤抖着,脸色越发苍白。弯长的睫毛下,清亮的双目紧紧闭着,似乎隐藏着极大的痛苦一般。 齐远眉头皱的更紧了,她的神情说明了一切,她不愿意见那几人。 二话不说,齐远伸手将她抱在怀中,跃身离开。 涓涓泉水,渣渣鸟声。 盯着清澈的溪流,荆惜一直维持着抱腿而坐的动作,安静无限。 齐远立身小溪边上,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深邃悠长。 半晌,荆惜才晃过神来,声音沙哑,“谢谢你救了我。” 思绪回笼后,她才意识到先前发生了什么事。 “恒安县的水灾已经上报朝廷,再过几日便有朝廷命官到达县城。” 身旁的声音满含磁性,听着舒服。 荆惜歪了歪头,看了看他,淡笑道:“朝廷命官与我这黎明百姓有何关联?” “收购粮食,高价出售。若是上面的人发现你的举动,你以为是否会牵连他人?” 荆惜就笑了,起身,拍拍身子,语调轻松,“我做的可是正规生意,不犯法吧?” 齐远面色淡淡看着她,没开口。 “恒安县征粮,虽然粮价尚未应声提高太多,但是总归是有所提高。我的粮食卖给其他外地商人有别的用处,即便是高一些的价格,又何妨?” 略显刁蛮,却又似乎蛮有道理的话,让齐远的眉头松了松,黑眸漫过一丝淡淡的笑意。 “莫非公子是来举报我的?”荆惜安静地看着他,琉璃眸中未见丝毫畏惧之色,反倒满是调皮。 “姑娘以为呢?” 见她不复先前的无神、失落,齐远便忍不住失笑,笑得如小狐狸般狡猾的她,才是真实的她吧? 荆惜撇撇嘴,侧看那笑得云淡风轻的男子,不满道:“公子看我这么可怜,难道想要看着我受苦吗?” 如此云淡风轻的笑,仿佛青春拂过心头一般,让荆惜觉得心头暖暖的。 他便如当下的阳光一般,沁入心扉时,带过丝丝馨香,似乎不留痕迹,却在她心头画下一笔。 许久以后想起当初的相遇,她才知,原来缘分就是在这一瞬间产生。 许久之后,她才知道,原来爱只是一瞬间。 “北燕的粮食地与你们恒安县环境相差无几,回头我让人给你送一些粮食种子。” 荆惜眨巴眨巴地看着他,眼底有着诧异,甚至震惊。 齐远却偏过头去,望向远处,不语。 一袭白衣,风华绝代,白璧无瑕,与青山相应,与绿水相投。 “既然公子相赠,那小女子就不客气了。”想着四哥还在等着自己回去呢,荆惜有些焦急了,“不知道公子能否将小女子送回去?我四哥还在县城等着我。” 齐远收回视线,淡淡道:“不必着急,他知道你有事情忙着,只会在一品香安静等你回去。” 一品香? 荆惜的双眸瞪大,蓦地想起先前发生的一幕,“你是不是让我四哥去陪你妹妹了?” 墨黑的眉毛微微一扬,齐远只是看着她,并不说话。 荆惜冷哼一声,“我知道我家四哥俊美无双,你家那位大小姐看上我家四哥,可是拜托,感情是两情相愿的,我家四哥对你家妹子可是无感的。” “你知道?” “当然。”荆惜顿了一下,盯着齐远好一会儿才问,“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在下齐远。” 齐远? 荆惜的脸色微微一变,眉头紧皱着。 齐远这个名字,她可不陌生。 虽然上一世,她生在大周,死在大周,不曾远行他国,却知晓北燕的安亲王。 但是,她记忆中的安亲王是病态缠绵,弱不禁风的,而眼前之人却是武功高强,莫非……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安亲王。”荆惜肯定道。 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诧异,她竟然知道安亲王? 可是,既然知道安亲王,却不相信他就是齐远? 真是有趣! 山乡野村的小姑娘,有如此胆识,真叫人大开眼界。 “你认识安亲王?” “不认识。” “既是不认识,姑娘又怎知我不是安亲王?” 荆惜无言以对,她未曾见过安亲王,只是知道安亲王一些消息而已。 安亲王虽然夺得皇帝的宠爱,可是因为病态缠绵,久病不愈,所以北燕的太子之位之争并不比大周弱。 至于安亲王的结局,她不得知。 荆惜盯着齐远看了许久,小眉头紧紧蹙着,似乎有说不出的苦恼与纠结。 齐远心底觉得好笑,头一次见到这般好玩的小姑娘。 “我饿了。” 齐远的嘴角狠狠抽了抽,她想了半晌,就只想到这么一句话? “想吃什么?”看着她苦巴巴的小脸蛋,渴望的眼神,齐远不忍她挨饿,便淡笑问道。 “野味,烤兔子。”想想流油的兔肉,荆惜就忍不住流口水。 两辈子,她就吃过一次烤兔肉。那是关子明亲自动手烤出来的……然而,她就吃了一口,那一整只兔子便被苏长青扔在了地上。 齐远没错过她眼底的落寞以及憎恨,提到想吃烤兔子时,她眼底是泛着亮光的,可是,怎么就在一瞬间有了这么明显的转变? 她此刻的心绪,与他无关,这让他有些恼怒。 极力掩去心中的不悦,齐远的声音冷冰冰的,“走。” 荆惜撇撇嘴,真是情绪化的男人。 在这荒山野岭中,想要吃烤兔子当然不是什么难事。再加上这个男人武功了得,不一会儿便逮到肥兔子。 杀兔子之时,荆惜眼底竟是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