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果真是无情的男人 - 田园小娇妻

第12章果真是无情的男人

动作利索,不一会儿兔子便已经净了身,他是常干这活儿吧? 瞧着可是贵家公子,怎么会如此熟识此手法? “你常干这事儿啊?”荆惜看着他在烤兔子,眼巴巴问道。 齐远看都不看她一眼,淡声道:“不常。” “手法如此娴熟,若非常年生存与野外,便是常年征战在外。不知道齐公子属于哪种类型?” “二者皆非。” 荆惜笑眯眯地说:“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 其实,荆惜心中所想的是,这个男人不简单。看似风度翩翩,温文儒雅,可是她知道这样的男人的血是冰冷的,或许比当年的关子明还要冰冷。 只是,二者的冰冷也是有所区别的吧。 “信与不信,那是你的事。” 果真是无情的男人。 荆惜百无聊赖东扯西扯,突然扯到了齐娇娇身上,“你说你家那宝贝妹妹真是喜欢我家四哥啊?” 齐远没吭声。 “我可不喜欢娇滴滴的官家小姐做我的四嫂啊,不然肯定会与我吃醋的。” “吃醋?” “当然啦,我家兄长唯我是从,尤其是我家四哥,最是疼爱我了。若是未来嫂子看不过我家哥哥如此疼爱我,吃我的醋怎么办?难不成真要我家四哥将对我的疼爱挪了出去?” 齐远的嘴角抽了抽,如此蛮不讲理的话也好意思说出来? “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荆惜定定地看着他,似乎一定要得到一个赞同一般。 齐远继续烤兔子,不吭声。 “哎呀,若是你家宝贝妹妹一定要成为我的嫂子,倒也不是没机会,只要她愿意受委屈,那就好了。” “不想吃兔子了?”齐远突然来了一嘴。 荆惜立即瞪眼,“当然要吃。” “要吃就闭嘴。” 荆惜恍然大悟,想必他是不愿意自家妹妹吃亏受委屈,所以不愿意听下去了。 嘿嘿嘿,这不正合她心意吗?她还真不想有一位娇蛮的嫂子啊! “呵呵呵,再说一句,就麻烦公子好好劝劝你家宝贝妹妹。” “若是你不让娇娇嫁给你兄长,那我就娶了你。” 清冷的声音让荆惜打了个冷颤,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半晌回不过神来,“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所想那个意思。”齐远瞥了她一眼,声音冷清清的。 荆惜忍不住再次打了个冷颤,这样的男人果真是恐怖之极! “只要你家妹妹不介意那就好。”荆惜低哝道,娇滴滴的贵家小姐当嫂子?想想都忍不住发憷。 “我介意。”齐远又来了一嘴。 至于他介意什么,荆惜真是不明白,糊里糊涂地看着他,想要问什么,却发现脑子一片空白,只有呆呆地看着他。 “我希望你也介意。” 荆惜不明白他要介意什么,让她也介意什么。 眨眨眼,再眨眨眼,荆惜撇撇嘴,“你让我介意什么?” “介意你心中所介意之事。” 荆惜的心头一跳,她心中所介意之事,不就是不想贵家小姐当她的嫂子吗?可是他刚才那句话…… “你若是不让娇娇嫁给你兄长,我便娶了你。” 难道他想要娶了她? 这也太奇葩了吧? 烤兔肉分明是很美味的,可是此刻她已经没了品尝的心情,只是囫囵吞枣般解决了之后,起身,拍拍身子,撇嘴道:“我想回去了。” 齐远看了她一眼,二话不说,将她抱起,一跃而起,穿过森林,回到一品香。 看到荆惜回来,荆承浩激动上前,仔细查看好一会儿,才问:“惜儿,你没事儿吧?” 荆惜哭笑不得,“四哥我没事儿。” “你去哪儿了?”荆承浩的脸色顿时变得凝肃起来,万一真的发生什么事儿,他根本不敢想荆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没事儿,只是遇到齐公子,说是给我们送一些礼物,便于他商讨一下我们县城最近发生的事情。” 荆惜的解释,让荆承浩惊觉她身后竟然还有别人。 再见齐远,荆承浩忍不住打量起来。 清冷的双眸,英俊的脸庞,高贵的气质。 应该不是恒安县人! “有劳公子送我小妹回来。”荆承浩并不想与其有过深的交情,若非因为荆惜的缘故,只怕他是连话也不愿意与其多说。 荆惜没发觉荆承浩的变化,便笑眯眯地说:“四哥,你吃午饭没?齐公子说了请我们吃午饭呢。” 齐远的嘴角抽了抽,瞧着她一脸如狐狸般的笑意,深深地无奈。 在小溪边已经差使他烤兔子了,如今还要坑他一顿饭?而他在这里站了这么长时间,连杯茶都没得喝,有这么小气之人吗? “如此,那就多谢齐公子了。” 荆承浩岂有不知小妹心中所想之理?不过,他向来是妹奴,只要是惜儿高兴的,他皆会成全。 不过是一顿饭,齐远自然不会拒绝,便让人将一品香中最美味的菜都给上了。 待菜上齐了,荆惜眨眨眼,突然开口,“齐公子是不是应该去看看齐小姐了?” 齐远的眼底突然冒出冷色,“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荆惜纠结了,这里一共有十五个菜,她本想着让齐远离开,然后将几个菜打包,然后带回去让家人品尝的。如今人家不愿意离开,她能怎么办?难道要当着他的面打包吗? 上一辈的荆惜活得累,那是因为太在乎外人的看法。 所以,这一辈子她决定活得轻快,别人的看法与她无关。 于是,荆惜唤来店小二,挑了家人喜欢吃的菜包了起来,然后才笑眯眯地说:“齐公子,我们开吃吧。” 齐远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他人不明的情绪,淡淡的,可是却被荆惜捕捉到了。 莫非他生气了? 不是吧,这也太小气了吧?不就是几个菜而已嘛,用得着生气吗?真是的! “吃吧。” 老板放话了,荆惜自然不再废话,招呼荆承浩,便开吃。 瞧着这小女人没心没肺的样子,齐远面上的情绪是越发凛冽。 不到一刻,荆惜便放下筷子,心满意足地说:“这一顿饭,比先前的更加美味。” 这可是一品香最受欢迎的菜,当然美味了。 一旁伺候的店小二心里嘀咕着,可是却不敢说什么。 “今日多谢齐公子的招待,若是齐公子有空到我们连云村玩儿,我必定好生招待。”饱暖思淫欲,荆惜吃饱了,只想瞌睡,便客气两句,就要离去。 原以为齐远只是客气的应了一下,可是待他在连云村出现的时候,荆惜明白了,只怕这位兄台从来不明白什么叫做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