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免得他欺负你 - 田园小娇妻

第13章免得他欺负你

而荆家人看到齐远的出现,也是愣愣的。 “惜儿,这位是……”荆荣氏诧异地问荆惜。 荆惜心里的苦楚,其实他人能够体会得到的? 只有知晓情况的荆承浩才明白荆惜的郁闷,便笑了,“奶奶,这是我的朋友,齐远。” 荆惜松了一口气,若是让奶奶知道她在外面与男子打交道,只怕会日夜难以成眠。 朝着荆承浩投去一记感激的目光,荆惜才打了招呼,“齐公子。” 齐远眼底带着淡淡的笑,似乎很是享受荆惜急促不安的模样一般。 “齐公子,请。”既然是孙儿的朋友,荆荣氏自然也会好生招呼,“家里简陋,还望公子不要介意。” 齐远让侍卫将礼物奉上,“是在下冒昧打扰了您,还望见谅。” 看着齐刷刷的礼物盒子,荆荣氏心中惴惴不安,看来这位齐公子非平常人家的公子啊!出手如此阔绰! “不打扰不打扰,你是承浩的朋友,就是我们荆家的朋友。”荆荣氏乐呵呵地说,然后吩咐荆惜吧,“惜儿,你快去叫你娘回来,让你娘给客人做一些好吃的。” 乔长君的厨艺最好,每每有客人来,都是她下厨。 荆惜当然不愿意,可是看到荆承浩眼底的促狭,有些无语,也只能出去。 荆家最开心的莫过于许氏了。 “齐公子与我家承浩是如何相识的?” 许氏突然插嘴,齐远微微一愣,眼底闪过一丝异样。 荆荣氏有些不满,可是又不能当面责怪儿媳,便只有解释,“这位是承浩的母亲。” “原来是伯母。”齐远淡淡道,“失礼了。” 原本陪着荆惜出去的荆承浩突然去而复返,看到屋内的气氛有些怪异,便开口说:“齐兄,有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齐远是以荆承浩的朋友之名到荆家来的,既然荆承浩有事情需要帮忙,不管是荆荣氏还是许氏,都不能拦着不是? 于是,齐远便轻轻松松地出了门。 “你怎么会来了?”齐远刚出了门,原本应该去请人的荆惜突然出现,不满地问道。 “不是荆小姐邀请?”齐远并未被吓到,反倒淡定反击。 荆惜瞪眼,她只是说若是他有机会到连云村,她自会好生招待…… 就当是她犯贱了吧! “确实,那就由我给齐公子介绍一下我们连云村。”荆惜冲着荆承浩眨眨眼,然后说,“四哥,麻烦你去请我娘回来。” 荆承浩有些无奈,不过想着齐远并无恶意,而这里有事连云村,留下她自个儿,应该也无碍,这才顺着她的意思,前去请人。 齐远没错过她眸底泛着的晶亮的光芒,那是想要捉弄人的亮光。 垂下眼帘,唇角微翘,齐远只是点点头,并未说话。 果真是小狐狸一只! 齐远这样的男人,荆惜无法看透,自然不会轻易认为他是好骗的,只是觉得若是骗不到他吧,会让她有些受挫而已。 尽力而为咯! “这是我们村的戏台,每年都会有固定的时间请人唱戏,时间定于秋收,对了,也就是征粮期间。” “这是我们村民最喜欢的地方……” “这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不知不觉,两人走到了河边,荆惜指了指前方的石坡处…… 当年,她就是从这里逃离连云村,从而保得性命的! 齐远侧目,只见那张原本红润而精致的小脸蛋突然变得刷白,原本清澈的眸子染上悲哀。 她不过十岁的小丫头,眼底为何会染上了如此复杂而悲伤的神色? “因为自己调皮落水最后被救从而印象深刻?” 齐远清冷的声音响起,拉回了荆惜的心绪。 调皮落水? 这个男人! 荆惜忍不住瞪眼,你才调皮,你全家都调皮。 荆惜正要反驳之时,忽然听到草丛中传来一记声音。 这声音既熟悉,而又陌生。 齐远是习武之人,自然也听到这声音,只是他的注意力一直在荆惜身上,她脸色变化之大,让他心生不舍。 “谁在那里?”荆惜的声音微微颤抖,脑海中却回想起当年与苏长青相遇的一幕,似乎也是在草丛当中,那时苏长青受了伤…… 莫非…… 草丛突然恢复平静,似乎并未出现过任何的异动一般。 荆惜面上平静,可是眼底的恨意,齐远并不觉得陌生。 昨日在小溪边上,她便是这样的神情。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我去看看。”齐远不忍看她这般神情,便开口。 “不必去。”荆惜突然伸手拉着他,神色坚定,“回去吧,该吃饭了。” 齐远眸底闪过异色,她分明知道那里发生什么事情,又或者说她猜到会有什么人在那儿出现,只是不愿意面对。 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齐远轻轻应了一声。 荆惜才松了手,立即转身,往家走去。 齐远转头看了草丛处一眼,嘴角泛着冷意,那边藏有人,他看得出来,荆惜亦看出来。 只是,那人与荆惜莫非有什么关系? “救命……”就在两人走出几步后,草丛中突然传来一记轻呼。 荆惜顿住脚步,冷意从脚底心冒出来。 如此熟悉的声音,她怎能忘却? 娇柔之音,是娇弱之躯的代表,能够引起男人的怜惜。 上一辈子,她以为苏长青是娇弱的,需要保护,可是没想到那张娇弱的面控制下藏着的是一颗冷酷无情的心。 恒儿,就是死在她的狠毒之下! 荆惜握起拳头,双目直视前方,呼吸略微加重。 观察入微的齐远自是发现她的异样,藏于草丛中那人与她究竟是何种关系? “齐公子,不知可否帮个忙?”过了一会儿,荆惜平复了心情之后,便有了决定。 曾经负了她的人,她绝不会放过! 齐远一挑眉,自然是应下了。 荆惜只身一人回家,荆承浩无比诧异,“惜儿,齐公子呢?” “哦,他有事情处理,应该直接回县城了。”荆惜淡淡道。 荆承浩点点头,表示知晓,可是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大对劲,“惜儿,齐公子到连云村来所为何事?” “这个他没说,不过过两日他应该会再来吧。”荆惜淡笑道,“四哥,明日我们到县城一趟吧。” 又去县城? 荆承浩担心地瞅了瞅屋内的老太太,唯恐被老太太念叨,小心翼翼地问:“惜儿,你要到县城做什么呀?” “做好事。”荆惜眨眨眼,俏皮道。 荆承浩无言以对,正要反对的时候,瞧见那双水汪汪的眸子,顿时心软了,“好吧,我陪你去。” 齐远没吃午饭就离开,这让荆荣氏深觉不安,以为是荆家怠慢了客人,荆惜花了十分心思劝说,并且保证他在两日后再回来,荆荣氏这才放下心来。 “这齐公子瞧着不错,又是你四哥的朋友,等他下次来,奶奶探下他的口风,免得回头他欺负了你。”荆荣氏乐呵呵地拍了拍荆惜的手背说道。 荆惜愣住了,如被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