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未经人事 - 田园小娇妻

第131章未经人事

容妃到现在还没下葬,是因为贤妃的枕头风吹得好,如今还牵扯上这件事情。 齐宇的脸色大变。 就在这时,无为进来禀报,说:“三王爷,主子回来了。” 齐宇深深地看了荆惜一眼,然后起身离开。 殿内,只剩下荆惜和齐娇娇。 看到齐娇娇用一种叛徒的眼神看着自己,荆惜没忍住,失笑问道:“公主殿下也认为我将关子明喊来是为了帮助莲郡主的?” 齐娇娇咬着唇瓣,没有看她,也没有开口。 这鹌鹑的模样,已经将她心中最真实的想法表达出来了。 看来,当真是这么认为的。 荆惜叹息一声,说:“我与你七哥是合作伙伴,我自然是要站在你这一边的,怎么可能去帮着莲郡主做什么?” 齐娇娇的眼底闪过一道亮光。 荆惜接着说:“关子明这个人野心很大,想要得到莲郡主的势力,却又嫌弃莲郡主的外貌。说实话,关子明爱慕的人是公主殿下你。但是因为莲郡主已经向皇上请婚了,而且皇上也答应给他们赐婚,这已经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情,改变不了的。” “所以说,只要关子明出现,不管旁人说什么,莲郡主做什么,他第一选择肯定是要站在莲郡主这一边的。” 齐娇娇弱弱地问:“你的意思是,关子明的出现,可以直接为我洗白了?” 荆惜点点头。 齐娇娇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到眼眶红了,撇撇小嘴儿,说:“惜姐姐,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荆惜没有说话安慰她。 其实,齐娇娇对她的信任,已经让她挺感动了。 要知道,齐娇娇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本身对旁人就没有多少信任度,而为了她,甚至都怼了自己的三皇兄,这说明了她在齐娇娇心中的地位是如何的重要? 只怕,目前除了齐远之外,就轮到她了吧? 可这些不是她需要的。 只是,不愿意看到齐娇娇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为了这种事情伤神劳力的,所以才做了解释。 而且,最主要的是,在对付关子明的过程中,她将这个干净的女孩子牵扯进来了。 她只不过是在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点。 “没关系。”荆惜淡淡一笑。 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明日过后,假死药便会失效,若是到时候有人来查看容妃的状况的话,一定会发现端倪的。 只怕到时候,容妃就危险了。 听说皇帝还准备打造一副水晶冰棺,将容妃留在静云殿内。 若当真如此的话,要怎么办才好? 荆惜脑子里乱糟糟的,也没想到一个好主意。 将齐娇娇安抚下来之后,荆惜决定出门去找一下齐远,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安排才是好的。 没想到,自己刚刚出门,就碰上了齐远。 对方脸色不是很好看,看来也是在为容妃的事情伤神烦恼。 齐远带着荆惜到后花园,要了几坛子酒。 给酒的时候,无为有些担心,本来想要叮嘱一下荆惜,到时候看着主子一点的,可是在接触到主子那冰冷的目光的时候,所有到了嘴边的话,就又都咽了回去。 看着眼前这五坛子酒,荆惜眉头一挑:“你是预备着借酒消愁?” 齐远打开一个酒坛子,就着酒坛子喝了起来。 荆惜在一旁看着,也不说话。 清风徐来,带来了百合清新的香味儿,让人昏昏欲睡。 “你有什么办法?”齐远忽然开口问道。 她有什么办法? 荆惜的脑子有点晕晕沉沉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听到他的问题的时候,眼底尽是迷茫,扭头看着她。 对上女孩那如麋鹿一般的眼神,齐远的心头一动,凑了过去,直接吻上了那诱人的唇瓣。 嗡的一声,荆惜的脑子像是被炸开了一般,疼得厉害。 伸手,一把将男人推开,荆惜猛地站起来,怒瞪着眼前的登徒子,气得久久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没想到这个混蛋竟然衬着她不注意对她下手。 齐远一个没注意,竟然被荆惜推倒在地,手中的酒坛子也摔碎了。 荆惜心中的怒火依旧在燃烧,气得跺了跺脚,想都没想救离开了。 齐远回过神来的时候,跟前已经没人了。 从地上爬起来,回到石凳上坐下,他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十二岁的小丫头,未经人事,生涩得很,也难怪她这么生气。 只怕,日后都不想再理他了吧? 齐远失笑。 脑海中回放着她娇俏脸庞,挂着娇俏的笑容。 打开酒坛子,继续灌酒。 怒气冲冲的荆惜回到了殿内之后,便将自己关了起来,不管谁来了都不开门,谁都不愿意见。 直到天黑了,齐娇娇在外头敲门,她才缓缓下了床,去开了门。 “惜姐姐,你没事儿吧?我听宫人们说你被欺负了,回来就将自己所在房间里不肯出来。”齐娇娇上下打量了一下荆惜,“告诉我,谁欺负你了?” 瞧着小丫头一幅义愤填膺的模样,荆惜失笑。 “在我的身边,竟然还敢欺负我的人,他们都当我齐娇娇不在了吗?”齐娇娇依旧是一脸的气愤。 “是你七哥欺负我,你找他算账去吧。”荆惜慢悠悠地踱步回到了椅子上坐下,淡淡道。 齐娇娇立即瞪她:“惜姐姐你开玩笑,七哥只会疼你,怎么会欺负你?” 对此,荆惜不置一言。 齐远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她没有摸得一清二楚,但却十分明白,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当真是危险至极! 齐娇娇还在纠缠着荆惜,让荆惜告知真相。 荆惜只觉得有点心神不宁,想要出去看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无为忽然出现,说:“公主殿下,姑娘,快走,走水了。” 走水了? 怎么会无端端地走水了?

下一篇   第132章火烧静云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