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姑娘很在意她 - 田园小娇妻

第14章姑娘很在意她

原来奶奶的心思在这里啊?这就想着要将她许配他人了? 荆承浩嘴角抽了抽,却不敢说话。 “奶奶,我还小呢。” “再过几年就长大了,你的终身大事得提前做打算。” “奶奶是嫌弃我了。”没法说动老人家,荆惜只能动之以情,泪眼汪汪地抱怨道。 这泪蛋蛋可要心疼坏老太太了,忙安慰道:“别哭别哭,奶奶哪里会嫌弃我的宝贝孙女儿啊?奶奶这是为你好,有了好的婆家,你这一辈子就不会吃亏吃苦了。” 荆惜的心,微微发痛。 上一辈子,外婆也是这么说的,有了好婆家,这辈子就不会吃亏吃苦。可是因为她爱上了关子明,愿意跟随在他的身边,所以执意要嫁给他。外婆没办法,也只能是成全,可是到头来…… “奶奶,我知道,这一辈子,我一定会幸福的。”荆惜低低保证道。 荆惜一到县城,便被人拦了下来。 “姑娘为何要躲着我?”严实一脸严肃问道,那日她走了之后,他便一直追寻着,却未见其踪影。所以一直在一品香等着她,没想到今日运气这般好,大清早的便见到她。 “严公子找我有事?”荆惜有些不耐烦,只要是和关子明扯上关系的人,她一概不想理会。 “那日唐突,还望姑娘见谅。”严实到底是有眼色之人,看得出来荆惜态度的转变源于关子明,自然要先道歉,这样才有再度下手之机啊! “严公子不必挂怀,只要下次不要擅作决定便可。”荆惜也没想着和他客气什么,直接警告上了。 严实哭笑不得,虽说他不是什么皇亲国戚的,可到底也是吃得开的人,为何在这小姑娘跟前屡屡碰壁呢? “为聊表歉意,在下请姑娘吃顿饭,还望姑娘可以赏脸。” 荆惜越发不耐烦了,“非常抱歉,严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先行一步。” 说完,便带着荆承浩离开。 “看来严兄的美色不足啊。”荆惜走远了,关子明才走了出来,冷声道。 严实眼底兴味十足,“足不足,尚且不能评论,我们且瞧着吧,鱼儿总是会上钩的。” 荆惜根据齐远提供的地址,一直寻了过去,便看到雅阁二字的建筑。 “惜儿,这雅阁是……”荆承浩犹豫了,要知道雅阁可是恒安县的青楼,若是让奶奶知道他带着惜儿到这种地方来,肯定会剥了他的皮的。 “四哥,别担心,我只是来看一位朋友而已。”荆惜微微一笑,安慰道。 朋友? 荆承浩觉得自己越发无法理解惜儿了,自从她醒来之后,似乎一切都变了。 从前的她是天真无暇,犹如一张白纸一般,一看即透。可是如今的她,不管他如何想,如何看,都无法看透。这让他很是担心。 “四哥,昨日我与齐公子在河边遇到一受了伤的女子,我看那女子不简单,便请求齐公子帮忙救了她。我今日来,只是看看她伤势如何。”看出了荆承浩眼底的疑惑,荆惜只能剪短作了解释。 荆承浩这才松了一口气,点点头,“这样啊,那我们从后门进去吧。” 荆惜笑了,点点头,随着他走后门。 清醒过来的苏长青看到荆惜,不由抽泣起来,“谢谢姑娘救了我。” 苏长青比荆惜年长一岁,身子却比荆惜还要丰腴几分,一看便是没吃过苦头的丫头。 “姑娘不必客气,我看姑娘不像是我们本地人,不知道为何会在这里出现?”荆惜老气横秋问道。 苏长青便哭了出来,诉说着自己家乡的苦难,诉说着自己为何会流落到这里来。 苏长青是属于艳丽的那种女子,虽说当下的她尚年幼,但是已经是初见妖艳之色。也就是这样的女人,才稳稳地锁住了关子明的心吧? “你好好养伤吧,在这里,没人能够伤害到你。”荆惜淡淡安慰一句,便拉着荆承浩离开。 荆承浩看出了荆惜的不同之处,可一路上都忍着,没发问。 荆惜当然知道荆承浩心头的疑惑,只是现下情况比较特殊,她无法解释。再者,苏长青到底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她要如何解释? “姑娘请留步,我家公子有请二位到前厅喝茶。”两人快点雅阁门口,却被一女子拦了下来。 雅阁和雅园就差一道墙,穿过一道墙便进了雅园,这让荆惜觉得诧异。莫非雅阁还是齐远的? 这里是齐远的地盘,荆承浩倒是没那么担心,只是一想到齐娇娇,脚步便迟缓了。 扭头瞅着自家四哥的纠结,荆惜倒是笑了,说:“四哥,要不你到前面的书肆去走走,我忙完了就过去找你?” 如此甚好! 荆承浩的双眼都亮了,当下点头,嘱咐荆惜小心点,便转身出门去。 齐娇娇原本是非常兴奋的,想着可以见到自己的心上人了,一脸的娇俏等着。 谁料,进门来的人只有荆惜,不由震惊地站起身,怒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荆承浩呢?” 荆惜觉得好笑,这位齐小姐倒是个奇女子,对男子的执着与大胆,倒是让人钦佩。 大周王朝的女子,自然是不会这般粗放的,也就只有北燕才会如此豪迈,对女子的情感束缚也没那么强。 “娇娇。”齐远冷冷的一声,齐娇娇立即蔫了。 她最怕的莫过于这位七哥,可她最喜欢的,也莫过于这位七哥。 “不知齐公子找我来,所为何事?”荆惜没理会齐娇娇,毕竟还是不愿意让齐娇娇做自己的嫂子,说到底,性格不合,最主要的是,门不当户不对,到头来,辛苦的人还是四哥。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强求? “娇娇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同荆姑娘说。”齐远没回答,抬头看了齐娇娇一眼,摆摆手,示意她出去。 齐娇娇气愤地一跺脚,又瞪了荆惜一眼,转身往外跑去。 “让姑娘看笑话了。” 这话,听着似是抱歉,但看看对方的表情,荆惜就明白了,压根没有歉意好吧? 荆惜嘴角边上扯出一抹讽刺的笑意,倒是没接话。 齐远也不在意她的神色,端起茶杯,啜了一小口茶水,缓缓放下茶杯,缓慢问道:“姑娘很在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