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有钱能使鬼推磨 - 田园小娇妻

第15章有钱能使鬼推磨

她,指的是谁,荆惜懂得。 苏长青的存在,荆惜怎能不在意? 上一辈子,如果不是因为苏长青的话,荆家和乔家不会落得如此田地,恒儿也不会惨死! 她恨苏长青! 她眼底的恨意明朗,不曾掩饰,这让齐远有些纳闷。 他不懂她眼底的恨意从何而来,住在雅园的那位女子对她而言,只是个陌生人吧?那女子不过是因为逃荒到了恒安县,到了连云村而已。 下一瞬间,荆惜脸上所有的神色都已经敛去。 “齐公子说什么?”荆惜眨巴眨巴地看着齐远,眼底一片迷蒙之色,似乎当真没听清楚他刚才的问题。 齐远剑眉微挑,果真是只小狐狸,还要装傻了? “苏姑娘得齐公子照料,我也就放心了,若是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回去了。”荆惜说着,也就起了身。 “既然荆姑娘都来了,一同吃个饭吧,一品香又上了新菜色,姑娘一同来尝个鲜?”齐远说着,也起了身,当下往外走。 荆惜:…… 这个齐远行事过于诡异,无奈当年对安亲王的了解不多,倒真是不知道要如何应对才算是好的。 罢了,以不变应万变吧。 一品香的菜色的确是令人垂涎欲滴,真真是每一个菜都是精心制作,的确对得起它的价格。 荆惜原以为齐远带自己来吃饭,必定会喊上齐娇娇,顺带也会让荆承浩一同来的。可没想到,整一个雅间内,就他们两个人。 这倒是尴尬了! 荆惜倒不是应付不过来,只是和齐远相处,她心头那一份平静让自己觉得有些不安。 “今日这一顿饭,算是我们的合伙饭。”齐远一面说着,一面给荆惜倒了一杯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来,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荆惜一脸懵逼。 眨眨眼,再眨眨眼,显然还是没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齐远眉头一挑:“姑娘不愿意?” 荆惜:…… “公子想我入股一品香?”荆惜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 恰巧,小二来上菜,听闻这话,脚下一打滑,几乎要摔倒,好在最后稳住了身子,才不至于犯错。将手中的饭菜放在桌上之后,赶紧溜走。 荆惜心头一阵哀嚎,倒真是没想到齐远竟是一品香的老板。 只是,齐远刚才那一句话,究竟什么意思? 齐远眼底闪过一阵诧异,倒是没想到荆惜会猜测出来一品香属于他所有。 当然,他想要说的合作,并非这个! “姑娘喜欢一品香?”齐远并未回答,反倒是岔开了话题。 荆惜盯着桌面上的新菜心里琢磨着一会儿要用什么方法给打包几个回去给家里人尝尝,对齐远的问题倒不甚在意。 顺嘴答了:“一品香可以赚钱,自然是喜欢的。” 这财迷的模样,让齐远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见对方没说话,荆惜的目光终于从色香味俱全的菜色中抽离出来,落在齐远那张俊脸上:“既然齐公子不喜欢一品香,不如转手卖给我?” 齐远来了兴趣。 恒安县的连云村是最为贫穷的村庄,而荆家因为先前获罪,如今成了连云村中最贫穷的一家子。这小丫头虽然生得灵巧,也足够聪明,但今日说出这番话,倒显得愚蠢了。 一品香是多好的店?在这贫穷的恒安县能够立足十余载,自然是有稳固的根基,也是有其存在的价值的。普通商人压根出不起这个价钱。 而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竟然想要买下一品香? 最让齐远觉得诧异的是,自己竟然还真的相信她可以做到! 没有过多问究心中的诧异,齐远淡然开口:“姑娘可知这一品香的低价是多少?” 荆惜眨眨眼,黑漆漆的眸子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这光芒中含带着自信,让人信服的自信,这又让齐远愣了一下。 不过十岁的小丫头,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一品香的低价是多少,不过是看齐公子的心而已。”说这话的时候,荆惜是看着齐远的。 不过,话毕,荆惜便挪开了视线,看向外侧。 此处望出去,正是宽阔的街道,下面行人一言一行,她都可看得一清二楚。 “如果如今的一品香半年的收入是十万两银子,那么,由我来经营的话,一个季度至少可以有二十万两银子的净利润。”荆惜右手托着下巴,目光飘远,小嘴儿微张,声音轻飘飘的,听着似是漫不经心。 齐远心头一震,旋即笑了。 “小丫头真是大言不惭。” 荆惜收回视线,重新落在桌面上的菜色上,顿了一下,说:“不过,现在我已经改变主意了。” “哦?” “既然是齐公子请客,我就不客气了,我饿了。”说完,荆惜开始一本正经地吃饭。 齐远:…… 同上次一般,荆惜吃了饭之后,开始打包那些尚未动过的饭菜,也不管齐远究竟是怎样的神色,打包完毕之后,和人家道了谢,便往外走。 瞧着小丫头拎着饭盒走了,齐远也没去追拦,反倒是饶有兴味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雅阁中那女子,显然和这小丫头是互不相识的,只是看小丫头的神色,心中对那女子有着芥蒂。若非心有芥蒂怎会将人安置在雅阁?要知道,那是青楼! 原以为这一趟过来挺无趣的,倒没想到竟然让他发现如此有趣的事情。 对了,还有那日出现的紫衣男子以及玄衣男子。 齐远眼底的兴味更浓了。 荆惜找到了荆承浩之后,便寻了一辆车,往连云村方向赶去。 一回到家,荆惜将食盒交给了乔长君,拉着荆承浩往海边走去。 连云村地理位置甚好,只是村民们畏惧大海的威猛,只是吃山,并不敢吃海。大海里存在的海鲜,是鼎好的食材,可惜连云村民从未知晓。 她也是偶然一个机会,认识了北燕一奇女子,经过一番探讨才晓得。只是,她晓得的同时,告知了苏长青,再后来,苏长青依着这个法子帮着关子明经营酒楼,做得有声有色的,就更加博得众人的喜爱。 如今,她想要保住荆家,想要保护乔家,想要报仇雪恨,那就必须要有雄厚的资本,有着可以说话的资本。 而钱财,就是最好的资本! 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

下一篇   第16章她厌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