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中毒的人 - 田园小娇妻

第168章中毒的人

朱元山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走到荆惜的跟前,说:“姑娘放心,主子并无大碍。” 荆惜的眉头紧紧拧着,看着朱元山许久。 被这一双黑白分明而透彻的眸子盯着看了这么许久,朱元山有些心虚,问:“姑娘这是怎么了?”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荆惜没直接回答,而是反问。 朱元山浑身一颤,眼神有些闪躲。 他当然知道荆惜问的是什么,但是有些事情除非主子说,否则他们谁也不敢开口随便乱说的。 朱元山脸上有为难之色,荆惜不是没看到,只是她想要搏一搏。 想要从齐远的口里知道真相,似乎不大可能,所以她想要从别的地方知道真相。 不过现在看来,她的计划是失败的。 齐远身边的人,守口如瓶,如果不是自家主子交代可以说的话,他们是一点消息都不会透露的。 主屋内,床上的男人面色苍白,眉眼乖顺地躺在那里,宛若新生婴儿那般。 瞅着,荆惜的眉眼边挤到一块去了,不知道为何,心脏那个地方有些不舒服。 “姑娘,主子现在身子比较虚弱,估计会到傍晚时分才能醒过来。”朱元山轻声道。 荆惜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深呼吸一口气,便站了起身。 朱元山愣了一下:“姑娘不守着主子吗?” 荆惜顿住脚步,挑眉,转身回头看了朱元山一眼,见他一脸呆愣诧异的模样,淡淡道:“你们在就好了,我在帮不上忙。” 朱元山一脸憋屈,眉头皱的紧紧的,几乎能夹死苍蝇,半天憋出一句话来:“主子醒来之后第一个想要见的人肯定是您。拜托您老人家留下来陪伴主子好不好?” 荆惜的脸彻底黑了个透:“我很老吗?” 朱元山:……这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主子心心念着的人就是您啊,您留下来就好了! 吞吞吐吐了半天,朱元山一脸豁出去的模样,说:“您是未来的王妃,所以您留下来照顾主子是应该的。属下还有事情,先退下了。” 朱元山说完,便迅速闪身出门去。 到了门外的那一瞬间,朱元山松了一口气,好在刚才离门口比较近,否则被抓到的话,下场不敢想象。 朱元山片刻不敢耽搁,嗖嗖嗖地往外跑。 意外撞到无为的身上,无为一脸黑,“有什么急事?” 朱元山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身后,没看到荆惜的身影,这才松了一口气,“我让姑娘守着主子,等主子醒过来。” 无为脸色黑了个透,就这样? 见无为一脸小瞧人的模样,朱元山都懒得解释了,哼了一声边抬脚离开。 姑娘对主子是什么心思,主子对姑娘的心思到了什么程度,无为这些木头人自然是不清楚的。可是他清楚啊! 所以说,自己刚才做的事情都惹得姑娘不悦了,他还是避避为好。 要不是晚上还要给主子把脉,他当真想躲避到马龙山去,当一回土匪算了。 傍晚时分,齐远缓缓睁开眼睛,见女子捧着书卷读得认真,便只是看着她,不做声色。 荆惜看得正认真,忽然觉得背后有点热,下意识回过头,就看到床上昏睡的人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小脸微微一红,将手中的书卷搁在一旁,她这才起身,走到床沿处,看着男子,淡淡问道:“感觉如何?” 齐远只是盯着她微红的小脸看,不做声。 被盯得有些恼火,荆惜预备不理会他的,可转眼想了想,到底是病人。 罢了,就让他放肆一会儿吧。 “感觉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荆惜又问了一遍。 齐远还是没回答。 她眉头皱了皱,不待他开口,扭头便往门口走去,预备喊朱元山进来瞧瞧。 “惜儿很美。”身后传来一个沙哑低沉的嗓音。 荆惜脚底一打滑,几乎跌倒在地。 她急哄哄地问了半天,人家一声不吭的,忽然给了回应,却是这么一句话。 黑着一张脸,荆惜回过头,面无表情地问:“王爷哪里不舒服?我去请朱大夫来瞧瞧吧。” 齐远蓦然笑了。 齐远是极其英俊之人,他的英俊不似关子明那般阴柔,这是带着一股爽朗的英俊,是女子所喜爱的英俊。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时候,特别迷人。 荆惜闪了一下神。 齐远轻轻笑了,那低沉的笑声煞是好听。 下一刻,男子已经起了床,行动自如,丝毫不见先前的脆弱。 信步走到她跟前,拉过她的小手。 荆惜浑身一抖,低下头,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小手上。 纤细的小手被温热厚实的大手包裹的感觉…… 荆惜浑身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齐远眉心一动,陡然松手,目光却紧锁在女孩身上,片刻没有离开。 她怕? 得了自由,荆惜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外走,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看着她消失的背影,一抹深邃在眼底闪过,齐远揉了揉眉心,抬脚往外走。 朱元山正巧赶回来,见齐远已经醒来,看情况已经恢复了,也就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非常仔细地给把了脉,确定没事之后,才算放下心来。 “无为,去调查一件事情。”齐远眯着眼睛看着前方,到底还是下定决心。 听完了齐远的吩咐之后,无为愣了许久,显然难以相信。 主子现在才想着调查荆姑娘吗? “还有问题?”见无为愣着不动,齐远收回视线,阴冷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无为抖了抖,“是,属下这就去办。” 朱元山不明白齐远怎么会忽然要调查荆惜,可既然要查,必定是有所怀疑,莫非…… “不要想一些有的没的。”齐远起身离开前丢下一句话。 朱元山被惊了一身汗,好吧,或许是因为别的方面需要,所以才去调查。 姑娘…… 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从傍晚开始,接下来的几日里,荆惜都不曾理会齐远,若是有事情要找他商量,也是公事公办的模样,让齐远很不喜欢,可他心知急不得的,也不好为难。 好在,无为的调查回来了。 看着无为凝重的面色,齐远眯了眯眼睛。

上一篇   第167章你怀疑我?

下一篇   第169章狡诈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