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贪财的小狐狸 - 田园小娇妻

第17章贪财的小狐狸

雅间内,苏长青一直垂着眼帘,不敢看关子明,身子微微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什么原因。 关子明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她这模样,自然也是看在眼底的,犹豫片刻,道:“姑娘身子无碍吧?” 苏长青急忙摇摇头,这才抬头看着关子明,见他眉眼俊朗,小脸不由红了,柔声道:“多谢公子关心,小女子身体无碍。” 顿了一下,见对方没开口,她才接着道:“小女子多谢公子帮忙,小女子才有幸见得恩人一面,请受小女子一拜。” 说着,她当真起身,盈盈拜了下去。 关子明急忙起身,扶起她,说:“姑娘无需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况且,我也是有事情想要和荆姑娘相谈。” 瞅了苏长青一眼,关子明沉吟一下,道:“苏姑娘并非恒安县人,为何会到恒安县来?” 话毕,苏长青眼眶一红,豆大的泪珠子滚滚而落,好不可怜。 关子明顿时无措了,急忙说:“是在下鲁莽了,姑娘别哭。” 好不容易将苏长青稳住,关子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也没打算得到苏长青的回答,不料她却缓缓开了口:“我家乡遭遇蝗灾,家中的父母兄弟都饿死了,我好不容易逃出来,路上遭遇贼人,要将我卖去青楼,我就一路逃了出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这里。” 话至此处,苏长青蓦然下跪,拜了关子明:“如若公子不嫌弃的话,长青愿意侍奉在公子左右,为奴为婢在所不辞,只求公子能赏长青一口饭吃便可。” 苏长青的举动,吓到关子明了,他原本是好心帮她一把,不曾想苏长青竟然提出这般要求。如若拒绝,她一姑娘家也不知道要去何处,若是留下她吧,多有不便。 看见他眼底的犹豫,苏长青不由地泪水涟涟,“长青知道此番要求让公子为难了,只是长青实在无家可归,只求公子能够收留长青,长青定当尽心竭力侍奉公子。” 关子明纠结了半天,到底还是答应下来。 严实回来的时候,听闻这事,倒是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说:“没想到你倒是个心软之人,可想过之后的不便?” 关子明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起身,走到窗边,望向外头,沉吟一会儿,才说:“此番到这里来,到底还是需要一个切入点的。既然苏长青和荆家有牵扯,这对我们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帮助?” 严实敛起笑容,变得严肃起来:“你确定就是荆家?” “确定!”关子明肯定道。 严实的脸色更加严肃了,如若真是荆家的话,事情倒是不好办了。 “荆家和安亲王有联系,你可知?”严实担心道。 关子明没说话,目光落在宽阔的街道上,那并肩而行的两人身上。 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严实愣了一下,荆惜和齐远? “此番我过来,必定要有所收获。章县令那边可安排妥当了?” 严实点点头。 这一头,荆惜随着齐远在街道上走着,漫不经心地观察着街道上的一切。 “姑娘可是看好了?”齐远忽然开口。 荆惜满意地点点头,二话不说,往一品香而去。 两人在雅间内落座后,荆惜毫不犹豫地开口:“齐公子遣人喊我过来,可知我损失多惨重?” 齐远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不吭声,只是看着她。 荆惜小嘴儿微微撇了撇,对他这反应异常不满,漆黑的眼眸中尽是委屈:“今儿个我原本可以赚十两银子的,可因为齐公子的一番话,我便匆匆赶来了。” 后面的话,倒是没说出来。 齐远心中明白! 这贪财的小狐狸! 这是需要他补偿? 齐远原本不愿意搭理她,只是对上那双漆黑的眼眸时,不知道怎么的,就心软了,“你要如何?” 荆惜就更加委屈了:“我还能如何?只是心疼我的银子。” 齐远:…… 当下,齐远掏出了一锭银子,放在桌面上,推向荆惜,诚恳道:“非常抱歉,这个当做赔偿,还往姑娘收下。” 荆惜一脸的不悦,瞪他一眼,说:“你拿银子侮辱别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齐远满脸黑线,这义正言辞的语气……刚才眼底闪过的光芒是怎么回事? 下一瞬间,荆惜伸手小手,拿起那一锭银子,为难地说:“不过,既然安亲王有心,如果我不收下,倒是拂了你的面子,倒成了我的不是。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你这份道歉礼。” 这话说得十足有诚意,齐远竟无法反驳。 “齐公子今日找我来,是否还有粮食想要卖给我?”荆惜将银子收起来之后,一本正经地问道。 齐远被她这耍无赖的话气笑了,当真是贪得无厌啊小丫头! 只不过,他倒是想看看她想要做什么,能贪心到什么程度! “粮食自然是有的,只是你收购了粮食,然后高价转卖给了别人,不怕百姓知道了最后找你麻烦?” 齐远这话可不是唬人的,如今恒安县可是重灾区,百姓虽不至于流离失所,可大抵都在为了吃而犯愁。这不,就连一品香的生意也淡了许多。 而荆惜在这个时候提高粮价,无疑是搜刮民膏,必定会引起民愤,届时,她?能脱身? 荆惜却是一脸惶恐,“齐公子你莫要害我,我何时高价转卖粮食了?此番与你卖粮,完全是为了可以帮一把恒安县的百姓。还是说齐公子要高价转卖粮食与我?以从中获取利益?如若这样,那我就不与齐公子多说了。” 说着,她还真的起身。 齐远拦下她,面色冰凉:“我手上有万斤粮食,送给你,不过有个条件。” 荆惜停住脚步,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其实刚才那一番话,不过是讹人而已,她只是想知道这个齐远到恒安县来目的何在。即便一品香是他的,若要视察,派个人来便可,哪里需要他堂堂亲王前来?要知道如今的恒安县可是重灾区,最是混乱的时候,如果让百姓知道,如若让他人知道,只怕就危险了! 没想到几番试探下来,倒还是没能试探出什么来。

上一篇   第16章她厌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