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吹灭了蜡烛 - 田园小娇妻

第176章吹灭了蜡烛

天,已经黑了个透。 小纯局促不安地呆在屋里等着,眼看着马上到亥时了,一会儿郡马爷来了,她要怎么做才好? 忽然,门口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莫非是郡马爷来了? 小纯屏住呼吸,想了想,直接吹灭了蜡烛。 这样一来,郡马爷不会以为她是个浪荡的女子吧? 门,被推开了,借着月光,小纯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闪了进来。 门被关上,屋内恢复一片漆黑。 小纯就更加紧张了,小手紧紧地拧着被子,等着那高大的身影的靠近。 很快地,进门来的男子走到了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大床上的人一眼,接着,迅速脱掉身上的衣裳。 小纯紧张到说不了话,只是等着男人的宠幸。 很快地,男子剥光了自己身上的衣裳,然后压了下去,直接扯开小纯身上的衣裳…… 从未想过男女之事会如此痛苦,那几乎被分裂的身子让小纯泪花飙出来。 郡马爷到苏长青屋里的时候,她听到的都是快乐的声音,为何到她这里却是这般地痛苦? 小纯几乎要哭出来,可又担心会坏了男人的兴致,只能强忍着,直至男子如数释放了……她彻底晕倒了过去。 小纯是被一阵阵的吵闹声吵醒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身边的男人还在,心中一阵阵的窃喜。 望着男人宽厚的背,小纯忍不住伸手去抱着他精壮的腰杆,将小脸贴了上去。 现在,不管是郡主进来,还是任何人进来,她都不怕,反正有郡马爷给自己做主。 砰地一声,房门被踢开,莲郡主气冲冲地进来,看到床上那一幕,简直要被气晕过去:“小纯,看看你干的好事。” 莲郡主的愤怒在小纯的意料之内,她面上一脸的慌张,急忙从床上跪起来,用被子裹着自己,却又没有裹严实,露出了星斑点点,这是房事之后留下的痕迹,这让莲郡主更加生气。 “郡主,对不起,是我鬼迷心窍,是我对不起您,但是我对郡马爷是真心的,还往郡主您能够成全奴婢。” 小纯此番哭求,让莲郡主目瞪口呆。 而一直搀扶着莲郡主的小西也楞了一下,眉头拧得紧紧地,开口道:“小纯,你说什么?” “郡主,奴婢对郡马爷是真心的,还往郡主您能够成全奴婢,奴婢已经是郡马爷的人了。”小纯一面抽泣着,一面柔柔地说道。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声音:“你什么时候是我的人了?” 旋即,关子明从门口走进来。 望着门口的人,小纯目瞪口呆。 郡马爷…… 这是怎么回事? 郡马爷在这里,那么在她床上的人是谁? 小纯面色惨白,浑身颤抖得厉害。 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着双眼还在熟睡的人皱了一下眉头,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幕,下意识地去护着身后的女人,说:“郡主,郡马爷,属下对小纯是真心的,昨晚小纯已经是属下的人了,还往郡主和郡马爷能够成全属下和小纯。” 此番,乃莲郡主从京城带来的侍卫,张建。 别说小纯,就连莲郡主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 今天大清早的她被告知小纯要勾引关子明,加上小纯还没来伺候,她便怒火冲天过来要教训她一顿,却没想到看到这样一幅画面。接着,小纯竟然告诉自己,她爱的人是关子明,还说自己已经是关子明的人,望她成全! 可在床上的那个野男人压根就不是关子明! “张建,我们对你不薄,你怎么可以欺负小纯?”小西怒吼道。 她与小纯一同长大,一同服侍莲郡主,情同姐妹。眼看着小纯被欺负到了这种程度,她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我没有胡说八道,我真心爱小纯的,而且小纯已经是我的人了。”张建信誓旦旦地说道。 小纯摇摇欲坠,面色苍白得厉害。 昨天晚上与她共赴云雨的人,并不是郡马爷,而是张建。 昨天晚上与她共赴云雨的人,并不是郡马爷,而是张建。 昨天晚上与她共赴云雨的人,并不是郡马爷,而是张建。 这句话一直在她的脑海中重复着,她的脑子快要爆炸了。 “小纯,你告诉他们,你爱的人是我,昨晚我们……”张建紧张地回过头去,看着小纯开口道。 小纯已经失去了理智,顾不得自己此刻是什么状况,一手护着自己身上的被子,一手用力推张建,张嘴骂道:“你个流氓,你给我滚,你给我滚,昨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昨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爱的人是郡马爷,我爱的人不是你,是郡马爷,昨晚的人是郡马爷……不是你,不是你……” 这已经吃到了嘴里的肉,现在被迫吐出来,张建自然是不愿意的。 此刻,听着小纯这疯狂的呐喊,张建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 自己的女人口口声声喊着爱别的男人,是个男人心里都会不舒服。 他张建这一次护卫着莲郡主到大河来,可实际上他不是莲郡主身边的人,也不是三少爷身边的人,而是大少爷身边的人,完全可以不给三少爷面子的。 “不要给脸不要脸,昨天晚上是谁在老子身下呻吟了一晚上的?”张建声音冷了下来。 神一样转变的一幕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就连苏长青也没想到,张建竟然会这么无情。 她猜想到了张建对小纯的想法,所以才会下了这么一招险棋。只要小纯失身,就不会再心存幻想,更加不会敢提起她与公子的事情。 可没想到张建竟然是这么厉害的角色,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也可以如此狠心。 “三少爷,这个小娘们我看上了,等回京之后我会向大少爷请示的。”张建扭头和关子明说。 关子明原本就不想和莲郡主什么的人有任何的关系,对张建这个说法自然是不会有任何意见的,直接应了。 小纯压根没想到自己就这样被卖了,彻底崩溃了,哭着喊着:“郡马爷,奴婢爱的人是你,要是得不到你的人,奴婢死了算了。” 说着,她就往床柱撞过去。 好在,张建眼疾手快地,一把将人拉住:“你个小贱人,还想寻死?” 只听闻啪的一声,张建怒骂:“谁打我?”

下一篇   第177章对着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