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忍着,忍着…… - 田园小娇妻

第178章忍着,忍着……

至于小纯有没有答应苏长青的要求,想都不用想。 听闻这一场闹剧,荆惜只是扬了扬眉,不做评价。 而给带回来这个八卦消息的朱元山却是一脸的兴奋:“姑娘难道不好奇小纯到底有没有答应苏长青的要求吗?” 瞧着朱元山这一脸的八卦,荆惜表示无语,从未见过如此八卦的男子。 见女子目光从容地落在手中的书卷上,瞧着她这慵懒的模样,朱元山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非常郁闷。 罢了,既然不能八卦,就忍着吧。 朱元山非常努力去忍着,但是,忍着,忍着…… “小纯答应了苏长青的合作,姑娘认为这是为什么?”朱元山到底没忍住。 荆惜无奈了,放下手中的书卷,看着朱元山一本正经的脸,“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 朱元山:…… “小纯既然说了自己爱慕的是关子明,这话还是当着莲郡主的面说的,自然也明白从此之后莲郡主会对她心生芥蒂,自然不会再重用她。而她还想留在关子明的身边,只能通过苏长青的帮助。最主要的是……” 朱元山一脸焦急:“最主要的是什么?” 荆惜的目光有些缥缈不定,仿若看着花园里红艳的花儿,又似乎看着非常遥远的地方,声音也是轻飘飘的:“最主要的是,女人,往往会将自己所有的一切男人的身上,不计后果,甚至不求回报。” 朱元山很想再说点什么的,可是看到这样的荆惜,再听闻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脚底一打滑,赶紧溜走了。 “不求回报,也可以得到回报。” 耳边传来低沉的嗓音,荆惜回过神来,便看到了齐远就在眼前,而刚才还像话痨一样的朱元山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这话暧昧不清的! 荆惜也没接话,拿起刚才搁下的书卷,继续看起来。 齐远眉头一挑,似乎自从,乔振申到大河来之后,小丫头的脾气涨了不少啊。 好吧,是他有错在先,不应该用乔振申来逼迫她留在他的身边。 但是,一眼就是一辈子,他害怕错过一辈子,所以只能用这种卑劣的方式将她留在身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明白他的良苦用心的。 “关子明已经将一品香的五名店小二挖走了,你预备如何处理?”见她没开口,齐远也不在意,伸手抽走她手中的书卷,对上她带着不满的双眼,淡淡道。 上一辈子,荆惜就知道关子明卑劣无耻,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多她不曾知道的手段,难怪上一辈子可以登上那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先前,齐远已经将一品香,荆字号以及君云布庄需要的人手都训练好了,一开业就步入了正轨的运作。 而关子明也紧锣密鼓地开展工作,开店,招人等等。 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关子明竟然在看到了一品香的生意火红之后,使了一个阴招,从一品香挖人。 要知道一品香所有的一切都是配套的,每一个环节都衔接得很好,所以才有今日如此大的规模。虽说关子明的留香楼也是不错的,但是完全不能与一品香媲美。 而如今,为了发展一品香,为了占领大河的生意场,关子明竟然用了如此卑劣的手段。若是不趁早处理的话,只怕日后会麻烦不断。 荆惜非常清楚这一点,同时,她也明白,齐远比她更加清楚。 齐远这样的奸商,遇事的时候,脑子里早已经有了对策,如今问她要如何处理,不过是想要让她出力而已。 用一个字来形容齐远就够了! 懒! 翻了个白眼,荆惜软糯糯地说:“王爷已经有了对策,何不吩咐下去让他们按照王爷的对策进行?” 齐远一脸无辜:“我没有对策,所以才愁啊,惜儿如此聪明,总是会帮我的忙的不是?” 荆惜:……你认为我会相信? 当然,荆惜明白,她不相信齐远没有对策,也相信如果她不出手帮忙的话,齐远还真的可以看着所有人都被关子明挖走。 这混蛋就吃定她了吗? 愤愤地想着,荆惜还是妥协了。 “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了。”荆惜说着,从齐远的手里拿回了自己的书卷,起身,离开。 瞧着她离开的背影,齐远满足地笑了。 小丫头生气的时候,可比面无表情的时候有趣多了。 只是这关子明…… 想到那个人,一丝阴鹜从齐远的眸底闪过。 “无为。” 无为立即出现。 “公子请吩咐。” “告诉朱元山,让他给关子明添点堵。” “是。” 关子明挖走的那五个人,家里条件都不好,不是家有病种老母亲,就是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娶不起媳妇。所以在高价重酬之下,便纷纷动心,背叛了一品香。 对于这种人,荆惜压根就不想挽回。 当初挑选人的起点很低,只要品质好,她就会录用,从来不去考究太多别的。而且,那会儿她坚信不管是一品香还是荆字号又或者是君云布庄给的酬劳都会比别的地方高,所以,这些人想要离开,几乎没什么可能。 可没想到关子明竟然愿意花了三倍的价格去挖人。 荆惜让明月去准备一些礼品,首先去了贺老五家里。 贺老五,顾名思义排名第五,家里有病重老母亲,而自己那已经成亲了的哥哥们都纷纷搬离了大河,也就剩下他陪伴在老母亲的身边。 当初正是因为得知了贺老五家里的事情,荆惜才破格录取了他,不曾想今日得到的却是背叛。 贺母见到这么水灵灵的小姑娘上门来,先是被吓了一跳。 “大娘,我是一品香的老板,先前您的儿子在我们店里干活儿,我现在来看看您。”荆惜先打了招呼,然后让明月将带来的礼品放在桌面上。 贺母不曾见过这么多好东西,激动得双手都抖得不行,原本病弱的身子看着就让人心疼。 想了想,荆惜便差遣明月去将朱元山请过来。 待明月离开之后,贺母便兴奋地问:“老板,我家五儿干得好不好?” 荆惜还没来得及说话,外面已经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贺老五气喘兮兮地走了进来,“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别对付我母亲。”

上一篇   第177章对着干

下一篇   第179章有苦说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