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有苦说不出 - 田园小娇妻

第179章有苦说不出

听闻儿子这话,贺母面色顿变,叱喝道:“五儿,你这是怎么回事?” 贺老五赶紧走到母亲的身边,仔细打量了一下,见母亲身上没有异样,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将母亲拦在自己的身后,一幅保护的姿态应对荆惜,说:“姑娘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我母亲身子不好。” 荆惜只是看着他,没说话。 接着,贺老五的背后挨了贺母一巴掌:“混小子,你这是做什么?你好不容易找了个活儿,怎么和老板说话的?” 贺老五有苦说不出。 母亲病危的时候,是荆惜录用了自己,给了自己一份活儿,让自己有钱给母亲请大夫。对他们母子来说,荆惜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可是,荆惜给的那些工钱,也只是够他们母子两人生活,若是母亲再重病一次,他还是没办法给母亲请大夫的。所以,在得知留香楼给了三倍的工钱之后,他想都不想便选择了留香楼。 刚才,他正在忙活,听说荆惜到家里来了,他便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唯恐荆惜会对老母亲下毒手。 而母亲压根不知道他已经离开了一品香…… “大娘,老大哥已经不在我们店里干活了,我今儿个过来,是专程来看您的。”荆惜淡淡开口道。 贺老五浑身僵硬。 而贺母则是震惊,颤颤巍巍地从贺老五的身后走出来,问:“你刚才说什么?我家五儿不在你们家干活了?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事情你们不要他了?老板,我这老太婆不会说话,但是我们家五儿很乖顺的,您再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会好好干活,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贺母这一面哭着一面说着,几乎要下跪了。 听着老母亲这话,贺老五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 母亲一直教导他要懂得感恩,一定要好好报答一品香的老板。可是他却为了银子,舍弃了一品香,舍弃了他的救命恩人,他愧对他们。 “大娘,您别激动,您先起来。”荆惜被贺母吓到了,赶紧搀扶着她起身,扶着她到一旁坐下,这才扭头去看一下已经愣住了的贺老五。 “姑娘,姑娘,我们家五儿是真的很孝顺很听话的,干活也会特别卖力的。当初您就是觉得他是个好小伙儿,所以才给他这么一个机会的不是?如果他有哪里做得不对的,你说,我老太婆一定会叮嘱他改正的。” 说着,贺母忍不住垂泪:“如果不是因为我老太婆,五儿的日子也不会这么苦巴巴的,我就是想着这孩子能够攒点钱,好娶个媳妇儿。他都已经二十五了,因为要照顾我这个老太婆,家里又穷,没有哪家的姑娘肯随了他,都是我连累了他啊。” 贺母这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着自己的辛酸,说着贺老五的不容易。 荆惜面无表情地看着贺老五,没说话。 就在这时,明月已经带着朱元山进门来了。 荆惜这才抽回了视线,说:“大娘,这是朱大夫,他的医术很好的。让他给您把把脉,给您调养一下身子。” 这请大夫看病是要花费银子的,贺母哪里舍得啊?连连摆摆手,说:“不必不必,我现在很好,不需要看病,不需要,姑娘,我真的不需要花费这个钱。” 要是有这个闲钱,她早让儿子娶媳妇去了,哪里会让儿子光着到现在? 荆惜失笑,解释道:“大娘,您别担心,这是我们家里的大夫,不需要花钱的。我今儿个来,就是知道您身子骨不大好,来看看您,顺带让大夫给您把把脉,给您调养一下身子。” 顿了一下,她接着说:“您想想啊,若是您的身子骨好了,您的儿子也就不需要这么辛苦了不是?” 贺母一想,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 于是乎,又千恩万谢的。 最后,朱元山还是给贺母把了脉,然后开了几服药,说:“大娘,您这身子骨是多年的老疾,需要慢慢调养才好。这段日子我都会在大河,隔一段时间我就给您把脉,好好调养一段时间之后,身子骨就会强了。” 贺母是久病成疾,这些年来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了,自然是渴望身子好好的。 如今听闻朱元山这话,别提有多激动了。 起身,扑通一声跪在了荆惜的跟前,吓得荆惜赶紧扶起她:“大娘,您别客气。” 待荆惜扶着贺母坐下之后,又是一声噗通。 这一回下跪的人,是贺老五。 除了荆惜之外,其他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五儿,你这是做什么?”贺母紧张地问。 贺老五重重地朝着荆惜磕了一个头,说:“姑娘,请您原谅我,是我该死,是我财迷心窍,我不应该因为留香楼多给我几个钱就离开了一品香,我不应该背叛您的。请您责罚。” 贺老五这一番话,可是把贺母给吓懵了。 “五儿,你刚才说什么?什么留香楼?你不是在一品香吗?怎么会扯到了留香楼去了?” 贺母身子骨不好,但是精神状态还是很好的,脑子很活络,想想儿子的话,她明白了一些什么,不由震惊地问:“你,你,你不在姑娘的身边干活了?你做了什么?” 贺老五正想着将实情告诉母亲,却被荆惜拦了下来。 荆惜面色淡淡的,声音也是淡淡的,“你选择哪一边,那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今日来,并不是让你回到我们一品香。我今日来只是想告诉你,你挣出来多余的那几个钱,永远没有你自己的诚信来得重要。” 贺母勃然大怒,抓起一旁的拐杖朝着贺老五的身上招呼,一下又一下的,毫不手下留情。 贺老五挨了几棍子,也没敢闪躲,硬生生地挨着。 贺母气喘兮兮地停了下来,老泪纵横:“姑娘,是我这个老太婆教子无方,您是我们老贺家的救命恩人,可是我儿子却恩将仇报,被金钱迷了眼睛,是我们对不起您。” 贺老五早已经知道错了,连连磕了头,“姑娘,是我贺老五财迷心窍,是我不对,您原谅我吧。我可以让兄弟们都回一品香干活,绝对不会留在留香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