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我饿了 - 田园小娇妻

第186章我饿了

荆惜本想着今天是齐远受伤的第一天,照顾他一下没问题,毕竟人家是因为自己受伤的。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人家就像是赖上她了。 衣食住行等方面,无一不是等着她回来解决。 这不,她刚从一品香回来,就觉得不大对劲,整个梨园冷冰冰的,一幅暴风雨来临的感觉。 “明月,发生什么事情了?”荆惜正准备进屋,看到明月抖着身子出来,下意识问道。 明月的额头上磕伤了一块,红彤彤的,还有些肿了。 “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 明月赶紧低下头去,解释道:“是奴婢自己不小心磕到了头。” 明月算是齐远派给自己的侍女,也算是她的人,这府里上下是不会有人对她动手的,不小心磕到的? 只怕事情没那么简单吧? 荆惜淡淡扫了她一眼,“说实话。” 明月扑通一声下跪,声音颤颤巍巍的:“姑娘,当真是奴婢不小心磕到头的,奴婢给公子送午饭,看着公子的手不方便,便给公子喂饭,可是,可是……公子太吓人了……” 后面的话不说,荆惜也能明白,不由扶额,那家伙当真是不喜欢人家碰他,所以连喂饭这种事情,也不愿意别人来嘛? “你下去上点药,别留了疤。”荆惜嘱咐明月之后,便起身往齐远的屋子走去。 齐远面色阴冷坐在桌前,盯着桌面上的书卷,仿若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北燕出事了? 念头闪过荆惜的心头,她本想着要不要退出去,等他事情处理完毕再进来。正打算间,耳边传来了男人低沉有力的声音:“过来。” 逃走未果,荆惜只能慢悠悠地走到他身边,顺带瞅了一眼桌面上的书卷。 这么一瞅,整个人都不好了,书卷是颠倒的。 所以说,刚才这位大爷一直在出神,并未看书,也并非在处理什么公务? “王爷这是在练习颠倒看书吗?”荆惜冷冷问道。 齐远盯着她精致的小脸看了许久,懒洋洋开口道:“惜儿果真聪明。” 荆惜:…… 当下,荆惜转身就要往外走,今儿个已经是第五天了,舅舅那么重的伤都痊愈得差不多,这家伙虽然是伤筋动骨的,也该好了! “我饿了。”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荆惜差点没忍住回头揍他一顿,可目光触及到那纯良的眼神时,所有的怒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深呼吸一口气,“既然饿了,为何明月给你喂吃的你要将人赶出去?” 齐远更是一脸无辜,俊气的脸上染着迷茫,深邃漆黑的眼眸更是纯良:“她是关子明身边的人。” 关子明身边的人? 怎么会突然提到这个? 荆惜楞了一下,心头闪过一个念头,不由有些心慌。 对了,明月是关子明送到梨园来的! 虽说明月一直很听话,从未做过什么悖逆之事,但从前到底是关子明的人,如果关子明有所求的话,只怕她不会有所不从。 回想一下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荆惜嘴角扯出了一抹淡淡的冷笑。 瞅见她眼底的冷笑,齐远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小丫头向来聪明,很多事情只需要提点一下即可。 从前,他认为小丫头虽然有些小聪明,也懂得经商之道,与之合作甚是愉快。渐渐地他发现小丫头的能力不仅如此,她还有许许多多的亮点没有展露出来,而每每展现出来的都能让他觉得欣喜。 这个小丫头就如同挖不尽的宝藏一般,每一次都有惊喜。 “既然担心,为何不直接将人赶出去?”荆惜挑眉看了他一眼,拉了一个凳子,在他对面坐下,面色沉着,眸光一闪不闪地盯着他。 齐远失笑:“这是惜儿身边的人,我如何能动她?” 言外之意,你的人,我若是动了,只怕你连我都不放过吧? 见荆惜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在小丫头预备要发飙的时候,他缓缓开口道:“明月身后的人,不仅仅关子明。” 荆惜目瞪口呆。 如若明月身后的人不只是关子明的话,事情就会越发地复杂了。 云缎这事儿还没搞定,如今明月的身份已经被提上日程了,是不是预示着接下来的日子不再有风平浪静? “你知道她背后的人是谁?” 齐远:“暂时不清楚,不过要是想引蛇出洞,很容易的。” 荆惜蹙眉:“对方这是要借着关子明的手,将明月送到梨园来,目标是你。莫非是北燕皇室中人?” 齐远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扯了扯嘴角,眸光深邃得有些吓人。 这种手段,他有点熟悉,但是这样的套路,也不只是那个人才懂得。大周王朝皇室中人,又何尝不懂? 大河这个地方,只怕日后会成为北燕与大周抢夺之地,届时,又是一番腥风血雨。 这个明月背后的人,他现在还没兴趣知道。 小丫头想要得到云缎的制作手法,他得先帮她办到了。 “暂且不清楚是否是北燕。”见对方目光灼灼地落在自己的身上,齐远勾着唇角淡淡一笑,接着说,“明月暂且不需要动,如果有什么需要传递给关子明的消息,可以通过她。等我找到了柴大娘之后,再动她也不迟。” 柴大娘是荆惜想找的,可是一想到因为寻找柴大娘让齐远和乔振申都受了这么重的伤,荆惜就有点大退堂鼓。 看出了荆惜的心思,齐远毫不在意地开口道:“此番受伤并非因为寻找柴大娘,而是皇室中人派来的杀手。” 历朝历代,皇子斗争都是必不可少的。即便齐远不是皇帝最为重视的儿子,即便他自小就给人留下体弱多病的印象,即便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后台。可对于想要确保自己谋夺皇位的一些皇子来说,他的存在到底还是危险的。 所以,趁着他人还在大河动手,会比等他回到京都再动手要简单多了。 荆惜蹙了蹙眉:“是无限局的人吗?” 齐远有些意外,她竟然知道无限局? “无限局的势力最为强大,任何一方势力想要请杀手,都会考虑到它。这一次是无限局的人出手吧?否则,凭借着你的实力,身边还有无为和连深,不可能会受伤。而舅舅更加不可能为了救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上一篇   第185章汗水好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