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小丫头这是嫌弃他了 - 田园小娇妻

第187章小丫头这是嫌弃他了

换句话来说,齐远的武功有多高,荆惜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再加上无为和连深,想要赢,并不是不可能的。除非对方高手如云,人数众多。 试问一下世间高手如云,人数众多的杀手从何而来?除了无限局之外,她还真的想不出第二个。 见她严肃地分析,齐远没忍住笑了起来,小丫头认真的模样真好玩。 “你如何知道杀手局?”停住笑声,齐远好奇地问道。 荆惜没说话,目光有些飘忽。 “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准备一点吃的。”没有回答齐远的话,荆惜有些慌乱起身,往外走去。 盯着她有些慌乱的背影,齐远的眉头拧得紧紧的,小丫头身上的秘密真多。 她一个生长在村里的小姑娘,哪来这么多的小秘密? 眯着眼睛想了许久,齐远都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扭头看了看自己拿被包裹着的右手臂,接着,目光落到了桌面的书卷上,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回想一下,今儿个她已经扔下他一整天了,早饭和午饭都没给伺候他吃,还让明月来伺候他。一想到这个,他肚子里就是一团火,小丫头这是嫌弃他了? 今儿个是受伤的第五日了。 齐远正琢磨着要不要拆了绑带,然后给自己接骨头,没想到正准备动手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了训斥的声音:“你这是做什么?手臂上的伤还没好呢。” 齐远抬头,就看到荆惜匆忙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桌面上,然后利索地收起了书卷,再回到他的身边,小嘴吧嗒吧嗒训斥道:“你着什么急?我这不是给你拿吃的了吗?骨头应该还没愈合,你要是再折腾,这手就真的是废了。若是手废了,我看你日后就别想讨媳妇,有哪个姑娘家愿意嫁给一个断了手的人啊?” 齐远认真点点头,并且嗯了一声,表示自己明白了。 荆惜小脸微红,赶紧闭嘴,不再说话。小手迅速地解开了他手臂上的绑带,瞅了那伤口半天,嘀咕道:“怎么这都第五天了,还不见好的。” 齐远一本正经地说:“恢复能力不行。” 荆惜叹息:“一会儿让朱大夫来瞧瞧吧,我看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 齐远自然是答应,然后示意她赶紧伺候他吃饭。 饭后,荆惜当真让朱元山过来,“朱大夫,我看你这些药草是不是不行?不是已经给接了骨头吗?这手还是无力,而且,外面的伤口似乎也没有好转的迹象,这是怎么回事?” 听着荆惜怀疑的问话,朱元山心里无比崩溃。 主子的康复能力是最强的,如果不是为了让您老人家多多照顾,主子也不会每天都自动断骨一次啊!眼瞅着骨头接好了,他给震错位了,重新接回来,再震一次……如此反复,怎么会好? 当然,这样的小道消息,他是不能给荆惜透露的,否则主子直接将他赶出去了。 于是乎,朱元山非常苦逼地说:“应该是草药的问题,我再重新去配置草药,这些日子,姑娘您最好还是陪在主子的身边,因为主子的康复比较忙,手臂最好不要有任何的举动,这样才更加有利康复。” 朱元山这一本正经说出不来的话,荆惜只能相信。 罢了,也就这几日功夫,将人照顾好了,她将事情安置妥当了,也该回恒安县去了。 想着,荆惜便应了下来。 朱元山抹了抹额间的汗水,匆忙往外走,配药去。 “不必担心,惜儿若是有事情忙活的话,就去忙活,我自个儿在屋里看书便好。”齐远倒是一副宽宏大量的模样。 荆惜当然不同意:“这些天你别再动了,就安安静静地呆着,等着你的手好了之后再看书,我在家陪着你。” 听闻这话,齐远自然是开心的,心底已经乐开了花,可是面上却没有丝毫的表露。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乔振申的声音:“王爷的身子还没康复吗?” 荆惜开心去开门,将乔振申迎进来,软乎乎地说:“舅舅,您身子如何了?今日还没来得及去看看您呢。” 听着小丫头软乎乎的声音,乔振申别提有多开心了,伸手抹了抹她的小脑袋,说:“舅舅没事,身子已经恢复大半了。” 屋内气息骤然下降。 这还是夏日呢,为何感觉到凉飕飕的? 荆惜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臂,蹙了蹙眉心,扭头看了一下周围,问:“舅舅,您冷吗?” 乔振申哑然失笑,目光从齐远的脸上掠过,然后淡淡道:“不冷,坐下歇息一会儿吧。” 齐远的面色阴沉沉的,冲着乔振申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王爷的身子尚未康复吗?” 荆惜乖巧地坐下,软绵绵地回答:“还没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骨头就是长不好,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估计是这些天动作幅度太大了,影响到了骨头的生长。” 乔振申是个男人,一眼就看穿了齐远那些小把戏,只可怜他家小丫头看不清楚,还在为这男人担心。 心里清楚,乔振申也不会当着齐远的面将实情说出来,毕竟这是小丫头比较在意的人。 其实说真的,齐远的为人他还是非常清楚的,对小丫头的在意,他也是看得到的。如果小丫头交付到他的手上,他倒是不担心。只是,他现在就是不爽齐远用这种方式来折腾小丫头。 “别担心,不出三日也就长好了。”乔振申慢悠悠开口道。 荆惜双眼一亮:“舅舅,你说的可是真的?” 乔振申挑眉:“小丫头,你这是不相信舅舅?” 荆惜猛地摇头:“怎么会?舅舅说会好,那就一定会好。” 乔振申也就笑了。 顿了一下,乔振申说:“我接到消息,柴大娘已经回家了。” 荆惜有些小激动:“舅舅的意思是,那些人将柴大娘放回家了?” 乔振申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开口才好,之所以提到柴大娘回家,是想让齐远收敛一点,不要一直欺负小丫头,被伺候了这么些日子,也是时候该干活了。 可他却忘记了,最为关心柴大娘去向的人,就是荆惜。

上一篇   第186章我饿了

下一篇   第188章玉美人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