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这混蛋给她下套 - 田园小娇妻

第189章这混蛋给她下套

荆惜心里是崩溃的,这混蛋给她下套子啊! 她现在紧张到不行,思绪是混乱的,这会儿给她下套子,她压根意识不到的好不好? 真是无耻! “如果所有人都要进贡美玉的话,届时乔家也进贡美玉,不是冲突了?既然这是好事儿,自然不能共享。”荆惜努力平复一下心虚,淡淡开口道。 不等齐远开口,她已经起身:“天色不早了,王爷该早点休息了,先行告辞。” 说完,她就往外走去了。 这是落荒而逃? 齐远眼底的兴味更浓了,小丫头身上的秘密,让他越发好奇。 乔家进贡美玉?这事儿是乔振申与她说的? 不可能! 乔振申为人稳重,这些事情会给荆惜带来麻烦的,他绝对不会说。那么,刚才那句话只是一个借口! 有趣。 “无为。”齐远喊了一声。 无为应声出现。 “你派人协助乔振申办事,另外,让人注意一下大周皇室那边有没有什么异样。” 主子从来不会理会大周皇室的,今儿个怎么会让人注意那边?莫非…… “公子,是不是那边有什么事情?” 齐远看了无为一眼,没说话。 无为不由大汗淋漓,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他们不曾知晓的事情?所以,主子这是不高兴了? 即便双腿打颤,也要问清楚! “属下马上让人密切注意那边,公子还有什么吩咐吗?” 齐远目光悠悠地落到了自己手臂上,眉头微微蹙了蹙,“让朱元山过来,把它弄好了。” 无为:……这手臂早就改好了,您不是想让姑娘多伺候您一些日子么?如今怎么舍得好了? 无为认为吐槽自家主子是非常不好的,于是,出门后,意识到自己这个毛病,伸手就给自己一巴掌,赶紧找了朱元山。 得知齐远愿意康复,朱元山别提多高兴了,屁颠屁颠跑来,给齐远重新接骨,然后上药,自信满满地说:“公子放心,明儿个就会好了。” 接收到齐远的眼神,朱元山下意识地保证:“公子放心,姑娘一定不会知道您是故意不愿意恢复的。” 感觉到身边的气息越发冰冷,朱元山浑身抖了抖,继续保证:“今天重新换了草药,这是神草药,所以公子的手伤才会恢复得如此快。” 齐远满意地起身,本来是往大床走去,准备休息的,可是才迈开腿走了两步,吸了吸鼻子,眉头皱起来:“准备水,我要沐浴。” 朱元山正准备逃走,听到这话,脚底一打滑,差点跌倒。 回过头,确定自家主子没有开玩笑,想了想,问:“是否请姑娘过来?” “我是小孩儿吗?”齐远冷幽幽地问道。 朱元山:……您不是小孩儿,请问前些天执着让姑娘伺候,还是事无巨细地伺候! 这话,朱元山当然不敢说出来,赶紧让人去准备。 折腾了一晚,想着明儿个起身,荆惜看到齐远伤势已好的诧异,朱元山就兴奋得几乎睡不着觉。 他好奇啊,荆惜发现他医术如此厉害,会不会更加崇拜他?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 次日清早,他前来邀功的时候,就看到荆惜冷着一张脸,目光也是冷冷的,看着他。 朱元山不解地瞅了一下周围,希望能够得到答案,谁知大家都垂下头去,这是谁也不知道的节奏? “姑娘,您不舒服吗?”朱元山硬着头皮问道。 荆惜皮笑肉不笑地问:“今儿个发生了一件好事,朱大夫不想知道吗?还是说朱大夫就盼着我不舒服?” 朱元山一脸懵逼,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朱大夫这药果真是神药,昨晚上药,今儿个你家主子的手臂已经好了。”荆惜瞅了瞅齐远的手臂,冷幽幽开口道。 朱元山别提有多委屈了,不是他的问题好不好?那是公子自个儿不愿意恢复,与他无关啊! 但是,这话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 朱元山只能哑巴吃黄连了。 “我也是意外发现,没想到这草药竟然这么好用,日后一定要多存着,以防万一。”朱元山换上小脸,乐呵呵地解释道。 荆惜满眼的危险,朝着朱元山走去。 朱元山害怕地往后退了几步,“姑娘,你做什么?” “我现在打断你的腿试试你口中的神药是不是如此有用。” 朱元山:……姑娘,不能这么残暴啊! 无奈之下,朱元山向自家主子投去求救的眼神,谁料人家看都不看他一眼。 “公子,李虎来信说还有半日,便会有另外一批绸缎运往大河。”就在这时,无为兴奋回来禀报。 此话吸引了荆惜的注意力,暂时就不管朱元山了。 “确定一下消息是否属实,另外,这一批货物是不是与关子明有关?”荆惜走到齐远的身边坐下,抬头看着无为,忽然想到什么,又猛地站起来。 “无为,你刚才说还有半日?” 荆惜如此激动,无为一头雾水。 “李虎亲自来信,应该不会有错。”无为老实回答。 “如果这一批货物是关子明的,那么,我们一定要警醒一点。万一关子明又想着来抢走我君云布庄的人该如何是好?” 不仅仅是无为,就连一旁的朱元山,甚至连深都是一头雾水。 无为带回来这个消息,是想着让他们想象对策,到底要不要直接劫走货物,难道姑娘意思是让这些货物进了大河吗? 齐远勾着唇角,看着激动的小丫头,目光飘向一个角落,待那个角落的阴影消失之后,才开口:“无为,让李虎动手。” 无为:……这到底要闹哪样? 荆惜扬了扬眉头,看了齐远一眼,见无为没行动,便扭头看着他,“还在等什么?” 无为一脸懵逼,但什么都没问,转身就去安排。 而朱元山是个憋不住的人,自然要问:“姑娘,既然要安排人去劫了,我们还要安排人盯着君云布庄的人吗?” 荆惜翻了个白眼,说:“自然是要盯着,而且还要你亲自去盯着,不然关子明将抢劫了他那些宝贝的罪名推到我身上如何是好?” 朱元山+连深:……本来就是你下令抢劫的。 荆惜一眼看穿他们心底所想,直接喊冤:“拜托,刚才开口的人是你们家主子,与我无关。”

上一篇   第188章玉美人去世

下一篇   第190章不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