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万事开头难 - 田园小娇妻

第19章万事开头难

许氏面上还是一脸的嫌弃,依旧是不同意。 反倒是荆荣氏来了兴致:“一品香可是我们恒安县鼎好的酒楼,齐公子定当是见过大世面之人,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我们荆家就试试。” 荆荣氏都答应了,其他人还能说什么? 只是,这是粗活,荆家的男人们自然是舍不得让女人如此辛苦劳作的。 于是乎,下海的第一天,女人们就都在岸边上等着,男人们下海劳作。 然而,这是他们头一回下海,还没掌握诀窍,收获甚少。 回家当晚,许氏就一脸的不满,不敢在大家面前发牢骚,唯恐荆荣氏听了会不高兴,只能在荆礼跟前抱怨:“就知道折腾,这日子过得好好的,非得整什么幺蛾子?若是让旁人知道了,还指不定怎么笑话我们。” 最近许氏的抱怨多了不少,荆礼甚是不满。 而且,下海这事儿,也是惜儿和大家都讨论过的,就当做是一次尝试,有何不好的?可这婆娘却一直叨叨咕咕的,着实让人不舒服。 荆礼没忍住,便说了她几句。 许氏当下就炸了,说:“承浩他爹,我这也是为了荆家着想,我怎么就不懂事了?大家都在忙活田地里的事情,可是她们却非得整什么幺蛾子,若是耽误了耕种,秋收的时候我们家若是落了空,荆家一家子都吃西北风吗?” 荆礼没和她计较,盖上被子,便呼呼大睡去,留下许氏一人气得直跺脚。 第二天下海的时候,许氏便寻了个借口,没跟着大家一同出去,甚至还给荆承浩也找了个理由,让荆承浩带着她到县城跑一趟。 荆荣氏看得清楚,也没说什么,问她够不够钱,最后还给她一点钱,让她扯一块布给自己做一件衣裳。 许氏二话不说,就接过荆荣氏的钱。 荆礼生气了,原本想要拦着的,却被荆荣氏一个眼神制止了。 一家人往海边走的时候,荆礼一个劲儿地给荆荣氏道歉,说自己管教不到。 荆荣氏倒是不介意,说:“她为承浩好就成,只要不是对不起老荆家,无所谓。” 荆礼就更加愧疚了。 老荆家向来齐心,从未闹过什么家庭矛盾,如今自己的媳妇做出这种事情,他真觉得愧对祖宗,愧对老母亲,愧对兄弟姐妹。 荆惜明白荆礼的心情,不过她做晚辈的,也不好劝说什么。 万事开头难,只要过了这个坎,后期顺利了,一切也就会好起来。 许氏之所以这么抗拒,那是因为还没看到利益,若是后期让她看到了好处,自然也就好了。 其实许氏自私一点没错,只要她不背叛荆家就好,其他一切都能容忍。 荆礼兄弟几人加上荆承让他们几兄弟一起讨论了一下,有了大体的方向,今日的收获,比昨天倒是翻了好几倍。 趁着他们下海挖螺的空档时间,荆惜上山去采摘了一些配料。若非上辈子那位奇女子说起这种配料,她压根不晓得。若是少了一种配料,炒出来的海螺肉也就少了一分迷人的香味,口感也不会有那么好。 下山之后,看着竹篓子里的海螺,荆惜笑弯了眼。 回到家,荆惜请求下厨烧饭,依照着上辈子的记忆,将今日的海螺全部炒了。 三菜一汤,海螺为主打菜。 看着桌面上这三道菜,荆家人都被吓到了。 荆惜可是被他们捧在手掌心上的宝贝,从未下厨做饭,可眼前这四道菜,的确是出自她的手。 乔长君和荆荣氏一直陪伴在荆惜的身边,已经惊讶过了,现下看着他们一脸错愕的模样,忍不住笑了。 荆荣氏招呼大家赶紧试一下。 荆礼先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放在嘴里,眼睛立即瞪得大大的。 接着是荆智,荆信。 然后是荆承让几兄弟。 瞅着大家的神色,荆惜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便抿着小嘴儿,笑了,说:“奶奶,每个菜都给三伯娘和四哥留一点,让他们也尝尝。” 说着,她便起身去拿碟子。 荆荣氏甚是欣慰,她的好丫头总是那么善良。 荆惜露这一手,可是让老荆家大为振奋,他们可以肯定,恒安县肯定没有这么美味的菜的! 饭后,大家坐在一块儿商量接下来的安排,齐齐看着荆惜,不知道她下一步要怎么走。 荆惜倒也没瞒着他们,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下。 “前段时间的涝灾让恒安县的百姓受苦,只怕这段时间大家的存粮也已经吃光了。二哥昨儿个去看了一下,粮价已经开始飙升。” 荆惜看了看荆荣氏,说:“奶奶,我前一段时间不是买了一些粮食回来吗?” 荆荣氏点点头,“惜儿的意思是,想将这些粮食卖给没饭吃的百姓?” 荆惜笑眯眯地点点头:“若是没受灾,他们手中的钱只能支撑一年。如今受灾,商家们提高了粮价,还是以前几倍的粮价,他们自然是吃不起的。所以,只要我们以成本家卖出去就可以挽救他们。再者,齐公子说了,这件事情已经上报朝廷,相信朝廷很快会派人下来赈灾,我们只需要做好当前的工作就好。” 她这一番话,全然是为了百姓着想的。 从前,荆家算不得大户人家,可在恒安县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到底是说得上话的。可因为那件事情之后,日子也是过得凄苦。若是换做其他人,指不定还觉得这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 荆荣氏欣慰地点点头,表示赞同荆惜的做法。 当然,其他人是绝对不会反对的。 于是乎,这件事情就这样敲定下来。 而关于海鲜销向问题,荆惜做了决定,自己下厨,将这几道菜当做限量菜色,每日限量销售,先到先得,当然,价格也是顶好看的。 众人是没底的,便纷纷看着荆荣氏。 荆荣氏当下一拍大腿,说:“这是惜儿的决定,就不会有错,我们按照惜儿说的去做就好。” 一家子的工作安排都下来了,就剩下许氏和荆承浩。 对许氏今日所作所为,荆荣氏非常不满,也在私底下警告了许氏几次,可现在这情况是越发不好了。 思索了半天,她喊来了荆礼。 “老三,最近承浩他娘对我的意见颇大啊!”荆荣氏向来直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对着儿子,就更加不会拐弯抹角。 荆礼心知老娘的忌讳,当下道歉,并且保证:“娘,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我不会让她做糊涂事。” 荆荣氏点点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的,只是人家都说着坏日子过怕了,一旦好日子来了,人心就会有所改变,我不希望老荆家走别人的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