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中毒身亡 - 田园小娇妻

第193章中毒身亡

竟然是中毒身亡? 怎么会中毒呢? 如果是中毒身亡的话,那么刚才两名仵作为何没有验出来?这是故意的,还是朱元山为了掩盖什么所以才这么说? 众人的目光落在了朱元山的身上,满满的疑惑与猜忌。 朱元山不光不忙地将所有证据都摆列在众人面前,每一条分析都是有依有据的。当然,他也承认了小纯头部受伤,但是那并非是致命的伤害,最后要了小纯性命的,就是喝下去的毒药。 而小纯中毒不过一个时辰的事情,也就是其实她是在一品香中毒的。 众人有些迷茫了,这是怎么回事?朱元山不是站在荆惜这边的吗?那么,他承认了小纯是在一品香中毒,不就是相当于承认了其实凶手就是荆惜吗? “果然是你害死了小纯的,果然是你,你还我小纯,你还我小纯。”小西终于失去了理智,朝着荆惜扑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齐远一把将荆惜抱起,闪开了小西的猛扑。 “小西,回来。”莲郡主怒斥一声。 小纯是她的人,人死了,她自然想要为小纯报仇,但是,此时齐远还在,她不敢太过于放肆。 莲郡主开口,小西不敢不听不管从命令,只能回到她的身边,那要吃人的目光始终落在荆惜的身上。 苏长青没想到小西的反应会这么强烈,而让她更加没想到的是,齐远竟然这般护着荆惜。 如果这件事情让齐远查出来,事情就麻烦了。 虽说此番下毒之人并非是她,而是另有其人,但是仔细追查起来,多少还是和她有关系的。 现在,她只能祈求齐远不要深究。 “今日一品香的客人不少,听说有不少客人听到了厢房内起了争执,在她们起争执的时候,苏姑娘还在外面沏茶,也就是说,死者是喝了苏姑娘所沏的茶水之后才毒发身亡的。如此说来,杀人凶手应该是这位苏姑娘,而不是荆姑娘。不知道我这样的分析是否有道理?” 朱元山冷眼扫过这些人的脸庞,见众人面色各异,心中冷哼一声,早知道这些人想要合谋害死姑娘,没想到竟然用了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姑娘,而且,这两名仵作也是被收买了的,看样子这个局早已经布置好,就等着姑娘跳下去。 好在他们都在! 苏长青扑通一声下跪,满脸的凄惨:“冤枉啊,我视小纯为自己的姐姐,试问一下妹妹怎么可能去谋害自己的姐姐?” 苏长青还在说什么,荆惜已经听不见了。 恍惚中,她看到苏长青也是这样跪在外婆的跟前哭诉的,甚为姐姐的,怎么可能去陷害自己的妹妹?一切都是外人捣的鬼,就是看不惯他们姐妹情深。 是啊,那个时候忘记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就是苏长青所为,可是所有人都认为是她所为,而最后苏长青给她求情的时候,她还感恩戴德的。如果不是被囚禁的那些年,苏长青常常来串门子,带来一些成陈年旧事,她还不知道原来自己视为姐姐的人,竟然在她的背后做了这么多事情,而她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她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下毒手的人是苏长青。 可是,她也知道,即便清楚下毒手的人是苏长青,她也无能为力。 苏长青是不可能让他们抓到任何的把柄的,这就是她的厉害之处。 “来人,将人带进来。”吴泽忽然怒吼一声,拉回了荆惜的思绪。 见她身子微微一颤,齐远无比担心:“不舒服吗?我这就带你回去。” 无论如何,她的身子永远是最重要的。 荆惜摇摇头,回忆总是充满痛苦,可是这却是挥之不去的记忆,带来的痛苦她躲不掉。 既然躲不掉,那就直面迎接吧。 很快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被带了上来,哭喊着承认那是自己下的毒药,还哭着喊着说:“就是因为这个女人的男人强暴了我,我这是报仇。” 小纯的男人强暴了她? 听闻这个消息,众人哗然。 八卦之心熊熊燃起,谁都没想到事情竟然进展到这种程度。 小纯的男人是谁? 那是张建! “半个月前,他们两人经过我家,借住在我家的时候,她的男人玷污了我,而她就在一旁看着,我怎么哭喊她都不肯救我。你们说这样的女人留在世间还有什么用?这样的女人是不是死有余辜?” 这件事情谁也不清楚,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一桩命案,只怕世人压根不晓得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桩命案就此收手。 离开前,荆惜看了苏长青一眼,眸光中的冷冽让苏长青有些害怕。 但是事情安排妥当,这件事情绝对与她无关,所以她压根不担心再被翻出什么事情来。 “苏长青下的手?”回去的路上,齐远忽然问道。 荆惜有些诧异地抬头,倒是没想到他会有如此的猜测。 见她满脸的诧异,齐远蓦然笑了,小丫头的心思哪里瞒得过他? “这件事情必定是苏长青指使的,但是她安排得太过于稳妥,想要抓住她的把柄几乎没可能。”荆惜颇有感慨。 “只要想查,就一定可以查得到真相。”齐远扬扬眉,对荆惜这一番感慨有所异议。 荆惜噗嗤一声笑了,点点头,软软地说:“这话我相信你,但是,我们现在的注意力不应该放在苏长青的身上,我们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 当然,没有说出口的实话是,她还要用苏长青去对付关子明,这个时候自然不能让苏长青出事。 既然她不想追究,齐远也不勉强,只是吩咐她日后出门,一定要带上连深。 荆惜笑了:“你确定连深我还会要?” 两人刚刚走到门口,荆惜这话直勾勾地就落到了连深的耳朵里,吓得他差点跌倒在地。 糟糕,姑娘当真是放弃他了吗? 想都没想,连深扑通一声跪倒在荆惜的跟前,下了人家一大跳。 “姑娘,属下知错了,还往姑娘能够将属下留在身边。” 荆惜:……你再这么吓人,我就一觉把你踹飞了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