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有七王爷撑腰 - 田园小娇妻

第195章有七王爷撑腰

苏长青倒也没点头,只是说:“荆惜有七王爷撑腰,也不会将郡主您放在眼里。说不定她也是瞧上了公子,只是畏惧您才没承认。” 莲郡主想起来自己此番前来大河的真实目的,再具体想想,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老实说,她其实是不愿意和齐远作对的,有些事情只要能过得去就算了。但是如果齐远身边的人真的对她的丈夫有不轨之心的话,她也绝对不会放过。 苏长青一直观察莲郡主的脸色,自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今天只不过打一个头阵,想要转移莲郡主的注意力而已,别的不该说的话,她自然不会多说。 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太难过,只是被莲郡主盯得紧一点而已。 因为小纯意外身亡,小西就一直不待见苏长青,对她也没什么好脸色。自然而然的,如今苏长青在这边也只能听从自家主子的,她就可以狐假虎威,将所有能交代给苏长青的重活儿也就交代出去。 苏长青气得半死,可又无可奈何。关子明不在身边,她想找个申诉的地方都没有,只能硬生生忍下来。否则莲郡主一个怒,将她给杀了,关子明也不能追究什么。 苏长青的遭遇,朱元山倒是经常到荆惜跟前八卦。 对此,荆惜表示无语。 原先这朱元山看着只是非常正经的大夫而已,如今怎么哪里有八卦就往哪里钻?而且啊,这人为何不是钻研医术,而是钻研八卦去了? 无解。 “你说这苏长青对关子明的心思如此明显,莲郡主怎么就看不透呢?”朱元山百思不得其解。 荆惜的脸色微微一变。 何止是莲郡主看不透? 当年,她也是这般相信苏长青的,她也是没看透苏长青的心,导致最后连恒儿都死在了苏长青的手里。 有时候人长了一双眼睛,不代表什么都可以看得透,因为心盲了,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所以你这般了解苏长青?”荆惜扫了朱元山一眼,问道。 朱元山当下摇头:“怎么可能?这种女人……” 荆惜:“有关子明在,即便莲郡主要对苏长青动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关子明是不会让苏长青出事的。” 朱元山一脸懵逼,为何姑娘这话听着……唔,像是对关子明特别了解一样? 荆惜也不管朱元山心里的那些弯弯绕绕的想法,只是有些担心这一次京里发生的事情。 玉美人去世一事不会大肆宣扬出来,很多人是不会得到消息的。先前舅舅这边已经处理过贡品一事了,而关于太子那边的人马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大安稳。而这一丝不安稳来自何处,她自己都不大清楚。 “王爷呢?”荆惜忽然问道。 朱元山一脸懵逼,他只记得八卦,哪里知道王爷在哪里? 荆惜无语了,这样的一个下属…… 唤来连深,询问了,才知道齐远发现了柴大娘的下落,所以追查过去了。 柴大娘? 自打上次他们受伤之后,寻找柴大娘的下落一事就被耽搁下来了。她还以为齐远也忘记这事儿了,没想到他还在暗中查询。 只是,现在柴大娘再度出现,是对方将人放出来了?还是怎么回事? 荆惜百思不得其解。 “姑娘,主子说,您可以在布庄清理一个位置出来准备上云缎。” 连深接下来的话,让荆惜无比诧异。 也就是说,他有把握将柴大娘给带回来? 莫名的,荆惜就信了这句话,若当真能将柴大娘带回来,那么,君云布庄就绝对可以成为天下第一布庄。 “他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主子说了,最晚明日回来。” 明日? 荆惜蹙眉想了想,点点头,表示了解,然后便起身往外走。 朱元山可好奇荆惜的布置,反正现在没什么事情做,他跟着去看看荆惜如何处理布庄的大小事宜也是好的。 于是乎,他就屁颠颠地跟了过去。 其实荆惜处理事情的方法当真恨简单,如同她对待那些店小二那般,直接用银子来吸引人,简单又粗暴,却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朱元山看得眼睛都直了,没想到这小姑娘处理事情的手段如此干净利索。 也是,人心是最复杂,也是最简单的,很多事情银子就可以直接将问题给解决了,如果用银子没办法解决的问题,那就是银子不够多,砝码不够重。 对于这些生长在大河的贫穷老百姓来说,有这么些银子,可是他们从未见过的,也就明白只要自己多干活,好好干活,自然可以拿到更多的报酬。 说实话,这样的经营方式,跟随在齐远身边多年的朱元山还从未见过,今日一见,倒是觉得出乎意外。 不过回头想想,既然主子都愿意将所有的一切生意都交给了她,可见她的经商能耐可不一般,也就释然了。 当天下午,齐远果真带着柴大娘过来。 估计这些日子被吓坏了,柴大娘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战战兢兢的模样倒是让人心疼。 荆惜当下就吩咐下去:“明月,你先带柴大娘下去休息,过两日再去布庄。” 齐远的目光微微一闪,看了看荆惜,倒是没说话。 待明月带着柴大娘下去之后,荆惜的目光倒是落在了齐远的身上,淡淡一笑:“担心柴大娘的安全?” 明月可是关子明的人,大家都在寻找柴大娘呢,都知道柴大娘的重要性,如今她让关子明的人照顾柴大娘,这不亚于将一只鸡送给黄鼠狼照顾,让人揪心啊。 齐远还没开口,朱元山已经叨叨絮絮开口了:“柴大娘的人生安全需要得到保障的,这明月不是武功,要不然派个人去保护柴大娘?” 荆惜挑挑眉:“你去?” 朱元山立即怂了:“姑娘开玩笑了,我,我怎能保护得了柴大娘。”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的武功虽好,但是却不精通,如若遇到强劲的对手,人家三两下子就能将他给解决了。 “属下去吧。”连深自动请缨道。 “不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