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一失足成千古恨 - 田园小娇妻

第196章一失足成千古恨

荆惜摆摆手,说了两个字。 连深有些诧异,姑娘和主子都担心柴大娘的安全,如若他去保护,比朱元山稳妥不少,为何姑娘不愿意? 难道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姑娘对他还是不够放心吗? 一阵难以言说的难受涌上连深的心头。 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说的就是他这种吧? 当初自己死活觉得姑娘配不上主子,到最后自己作死差点害死了主子,也差点害死了姑娘……他原以为自己会被主子彻底放弃了,没想到最后主子还是让他回到了姑娘的身边来。 可眼前这情况看来,他还是得不到姑娘的重用。 “姑娘放心,属下一定会尽心尽力去保护柴大娘,绝对不会让柴大娘出事的。”连深信誓旦旦地说道,那认真的程度就像在表明忠心一般。 荆惜恍然大悟,连深这是因为她不信任他? 荆惜有些哭笑不得,又不好过多解释。 齐远却在这时开了口:“就让明月照顾着,不会出事的。” 连深急了。 朱元山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在连深要开口的时候拉住了他。 待出来之后,连深抱怨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跟姑娘说清楚?我一定可以保护好柴大娘的,明月不过是以伺候的小丫头,不懂得武功,若是出什么事情怎么办?” 朱元山翻了个白眼,“拜托,这里是梨园,谁敢在这里闹事?再说了,让你一个大男人去照顾柴大娘,你觉得你自己能照顾得好?” “我……” 朱元山懒懒地打断了连深的辩驳:“得了兄弟,我跟你说,这件事情姑娘和主子没有开口让我们做事,我们就做好分内的事情就好了。至于其他事情,不是我们应该操心的。” 说完,朱元山也不管连深有没有想明白,便抛下他回屋去休息了。 实际上,连深还真的多想了,在这两天时间里,柴大娘休息很好,精神恢复也很好。 于是乎,在第三天早上,柴大娘便被荆惜带到了君云布庄去。 “这是我的布庄,我很喜欢大娘您的云缎,所以想大娘帮个忙,将云缎发明广大。” 荆惜带着柴大娘参观完了君云布庄之后,便将人领到了后院去坐着说话。 柴大娘一脸的警惕,直至现在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荆惜也不着急,柴大娘这样的状况,换做是谁都会警惕的。 只是,她打定主意一定要柴大娘的手艺,所以,一定会奉陪到底。否则这一门手艺落到了关子明的手上,拿就成了一个大祸害。 “大娘您放心,您想要得到的报仇,我一定会满足您的。您想要什么尽管提,我只是希望您能与我合作。”荆惜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然而,柴大娘就是那种柴米油盐都不进的人,不管荆惜怎么劝说,她就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你。 荆惜都差点要崩溃了,原以为找到了柴大娘之后,一切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现在看来真是太天真了。 就在荆惜要暴走的时候,连深急匆匆进来,禀报道:“姑娘,京城来消息,乔大人要出征,接下来没空过来了,让姑娘这些日子若是有空的话,到京城一趟,乔大人想要见您一面。” 连深说完之后,发现四束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除了荆惜之外,另外带着诧异的目光的人是柴大娘。 额,柴大娘用这样的目标看着他做什么? 荆惜倒是没注意到柴大娘的异样,只是蹙着小眉头想了想,说:“你给舅舅回信,现在还不是我进京的好时机,等舅舅凯旋归来之后,我必定进京。” 连深还没来得及开口说点什么,就听到柴大娘有些激动的声音:“你说的乔大人,可是乔将军?” 柴大娘这激动的模样,吓到了荆惜。 乔将军? 额,应该是舅舅吧? 大周王朝的乔家,也就只有舅舅一家子。 “大娘您……”荆惜犹犹豫豫地开口,却被柴大娘打断了,“你是乔振申将军的什么人?” “外甥女。”荆惜老老实实地回答。 柴大娘满脸的激动,猛地点头,说:“好好好,我终于见到了将军的亲人了,终于见到了。孩子,你刚才说的,我答应,我都答应。” 荆惜一脸懵逼,连深也是一脸懵逼,一点儿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位大娘刚才还是一脸的不愿意,怎么一下子就愿意了? 如此善变,不大好吧? “乔将军是我们柴家的救命恩人,我寻找了恩人许多年,终于让我见到恩人的亲人,我高兴啊。”柴大娘眼眶都红了。 舅舅竟然是柴大娘的救命恩人? 荆惜诧异地眨眨眼,并未听舅舅提起过。 不过,也好在有这么一桩恩情在,荆惜就这样轻轻松松搞定了柴大娘。 君云布庄开始生产云缎,只是这云缎的材料难得,加上工艺复杂,即便找到了柴大娘,也不能扩大规模来生产,这倒是一件让人苦恼的事情。 荆惜原本想着用云缎来打开市场的,现在想想,如此好的布料,只能供给一部分人使用。而这一部分人必须是有身份代表的人才好。 那么,要给谁穿呢? 荆惜想破脑袋都没想清楚要如何着手。 瞧着小丫头一脸苦恼的模样,齐远有些心疼,“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很少见到小丫头这般苦恼,齐远淡然是心疼的。 荆惜极少在人前吐露心声,可能是齐远此刻的气息太让人心安了,她鼓了鼓腮帮子,说:“我已经找到了柴大娘,云缎也有了,但是为数不多的云缎我要怎么样才能卖出一个好价钱来?” 小丫头满脸愁容的模样实属难得,这模样也很好看,可是齐远看着看着就舍不得了,想了想,开口道:“既然为数不多,那我们就卖得贵一点,开一个一般人承受与不起的价格,也就不会铺天盖地都是这样的布料。毕竟物以稀为贵,想必会有更好的效果。” 齐远这话可说到了荆惜的心坎上去了,她一脸的小兴奋,猛地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呢,可是,我们要卖给谁呢?”

下一篇   第197章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