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赌赢了 - 田园小娇妻

第198章赌赢了

许久,静秋师父冷声道:“施主的心意我收到了,不过施主的请求我无法办到,施主还是请回吧。” 荆惜有些诧异,静秋师父对三七的执着让她印象深刻,她绝对不会忘记的。难道哪里出了岔子吗?三七也无法打动静秋师父了? 看着静秋师父消瘦的背影,荆惜横下心来,清冷的声音响起来:“难道娘娘不想要报仇吗?” 静秋师父浑身一颤。 荆惜知道自己赌赢了。 骨肉之间的感情,可以毁掉一个人,也可以战胜一切。如果说她为了恒儿可以做一切事情,那么想必静秋师父也是一样的。 当年无意间听到的秘密,如今可以派上用场,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故意安排的。 静秋师父并没有回过头来,从她那淡薄的身子可以看出来她心中并不是那么地平稳。表面上表现出来的平稳,不过是刻意为之而已。 如今,她想要在这样一个局里打开一个缺口,只能从静秋师父这里开始。 她知道自己这个做法非常残忍,但是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要知道若是错过这个机会的话,日后想要着手,难度就大大加深了。 “当年的血海深仇,难道娘娘不想报吗?当年的您活得何等恣意,难道如今就甘心留在这里,孤独终老吗?”荆惜声音微微颤抖地质问。 静秋师父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那羸弱的模样,像是下一刻就会倒下一般。 荆惜也不敢再加大剂量,只好安静地等着静秋师父回过神来。 良久,良久。 静秋师父缓缓转过身,眼底已经是一片平静,看着荆惜的时候,毫无波澜起伏。 荆惜有些心慌了,不知道静秋师父心中在想什么,她以为自己赌赢了,可是现在…… “你来说这些话,是何用意?” 对上那双漆黑的眸子,荆惜的心,也就平静下来了。 深呼吸一口气之后,荆惜缓缓开口道:“我想为我母亲讨回公道,同时,也希望静秋师父能为自己心爱之人讨回公道。” 闻言,静秋师父的眼底闪过诧异。 她在这云山住了十余年,从未见过这小丫头,而这小丫头似乎对她倒是挺熟悉的,莫非是旧时老友的女儿。 瞅着小丫头这棱角,倒是挺像长君,莫非是长君的女儿? 不对,长君不是在十几年前就死了吗? 静秋师父眼底汹涌澎拜,那滔滔的激动被拼命压下来,看得荆惜心中一阵阵的酸痛。 母亲也是很想念这位旧时老友的吧? “你母亲可是姓乔?”静秋师父到底还是按耐不住,开了口。 荆惜点点头,“我母亲是乔长君。” 静秋师父双手抖动着,上前一步,抹了抹荆惜的小脸蛋,忽然就笑了,说:“我就知道长君一定不会抛下我的,一定不会的。” 看着激动人,荆惜心里有说不清的感觉,如果此刻母亲在的话,只怕会更加激动吧? 上一辈子,母亲压根没机会和静秋师父见面就走了,这一世,她一定想方设法让两人见面。 激动过后,静秋师父拉着荆惜再度坐下,还让人上茶,仔细问起乔长君的事情。 荆惜一一回答了,最后说:“静秋师父,我母亲也非常想念您的。” 静秋师父不满道:“喊我静姨就好。” 静秋师父,原名肖静秋,十五岁入宫,十八岁被封为秋贵妃,十九岁产子,可是皇子五岁的时候被谋害身亡,自从那日起,她便要求出家,皇帝不愿意,最后才妥协让她住在云山上代发修行。 肖静秋是皇帝此生唯一爱过的女人,后来选了多少妃子进宫,多多少少都与她有些相像。而那位玉美人,则是与她最为相像的人,所以才得到皇帝如此宠爱。 荆惜知道,对肖静秋来说,爱达莫过于心死。她爱皇帝,可是为了重重,皇帝不能为他们的孩子报仇,她心中不甘,也心死了,所以才选择到这里来。她不知道上一辈子肖静秋是为何会下山回宫去参加皇后的寿宴,只知道这一次是因为自己。 “静姨。”荆惜听话地喊了一声。 肖静秋双眼红红地,点点头,应了一声。 之后,荆惜才说起自己今天过来的用意。 肖静秋楞了一下,旋即苦笑:“孩子,即便你今天不过来,我也是会回京去的。他威胁我,如果我不回宫的话,就拆了当年未儿住过的寝殿。” 荆惜震惊,倒是没想到皇帝竟然如此狠心。 “其实我不想回到皇宫去,未儿住过的地方拆了就拆了。可是我总想着,那个地方在,我也还是有点念想的,想什么时候回去看看,那就什么时候回去看看。可是没想到他如此狠心。”说道最后,肖静秋眼底涌现出了浓郁的恨意。 那到底是很爱过的男人,不管怎么恨,也抹不去曾经爱过。 或许想要保住那一座寝殿,也是为了留住那一点念想。 或许,她也不是那么恨那个男人吧? 荆惜懂得这种痛,在恒儿去世之后,她也深深地恨过关子明,恨他的狠心,更加恨自己。最后却发现自己除了恨之外,什么都没了。 可能相对于上一辈子的她来说,肖静秋还是好的,至少皇帝是着着实实爱过她,并且至今一直爱着。而关子明对她,除了利用还是利用,再无其他。 “静姨,您别难过,此番回宫,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报仇雪恨,足以。”荆惜缓缓开口道。 肖静秋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这女孩不过十岁出头,如此沉稳的气息,倒像是历经沧桑一般,尤其是纯亮的眼底泛着的光芒,带着一股让人不敢直视的沧桑。 心,有些疼了。 这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对了静姨,这是我们布庄出来的衣裳,给您带一件过来。”荆惜说着,便打开其中一个包袱,将衣裳拿出来。 布料的触感极好,款式也是好看的,即便在寺庙中清修多年的肖静秋瞧着,也是极其喜欢的,简直爱不释手。 “你这孩子,来就来了,还给我带礼物?”肖静秋嗔怒道。 荆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静姨,其实这一次我是有目的的。”

上一篇   第197章滚过来

下一篇   第199章包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