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手心手背都是肉 - 田园小娇妻

第20章手心手背都是肉

有些事情叮嘱过就好,让荆礼去处理,会比外人拍案对峙要好。 许氏的性子,荆荣氏还是了解几分的,即便荆礼去说了,她也做不到一下子就收敛。 只不过,现在既然是惜儿为家里付出,要将荆家扶起来,她就必须要支持惜儿,绝对不允许许氏捣乱。 许氏回来的时候,大家都还在地里干活儿。 见家里没人,许氏也就松了一口气。 正饿得前胸贴后背,许氏也管不了太多,看到桌面上的饭菜,端了一碗饭,就着菜吃了起来。 荆承浩原本想着去地里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却被许氏拉住了:“承浩,你来看看这是什么菜?怎么长得这么奇怪的?” 许氏诧异地夹起一块螺肉,左看看又看看,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到嘴里吃了下去。 这一吃,她被惊住了。 这玩意儿怎么这般爽口美味? 她可以非常肯定,这玩意儿以前是没吃过的,这么美味的东西,只怕价格也不菲吧?从前的老荆家条件算是不错的,都没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如今老荆家潦倒如此,桌面上却出现了这种菜? 荆承浩夹起一块螺肉,闻了闻,沉吟一下,说:“有腥味,应该是海里出来的。” 许氏一滞。 这是海里出来的? 回想昨天大家的劳作,许氏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不确定地问:“你的意思是,这都是你爹他们昨天挖的?” 荆承浩点点头:“惜儿说海里有好东西,必定不会错的。这应该就是爹和四叔五叔他们一起挖的。惜儿说过,海里有很多好吃的东西,这应该就是她说的那些东西。” 心里有了猜想,荆承浩没多耽搁,三两下扒了一碗饭,就拎着出头下地里去和大家汇合。 见到荆惜,荆承浩赶紧凑过去,拉着她说了一些话:“惜儿,我今儿个看到了那位苏姑娘,还有先前在一品香见过身穿紫衣的那两位公子一起。看样子,齐公子离开之后,将苏姑娘托付给了那两位公子。” 前两天荆承浩没有同她一块儿去县城,对于苏长青的安排并不清楚。不过,听着他如此关心和她有关的人和事,荆惜心中暖暖的。 冲着荆承浩甜甜笑了,拉着他到一旁树荫下落座,她软软地解释说:“这件事情我知道,四哥不必担心。” 荆承浩点点头,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瓜,笑了,说:“刚才吃了一碗饭才出来,惜儿,那几道菜可是咱家挖的?” “对呀,就是咱家挖的海螺肉炒的菜。”荆惜顺带将自己的计划同他说了一下,荆承浩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惜儿想要现在开酒楼?”荆承浩心头闪过这个念头,便脱口而出。 此话一出,荆承浩就郁闷了,现在荆家这情况,显然是没办法开酒楼的,惜儿自然不会想这么不靠谱的事儿。前几天才提到过这个问题,惜儿已经说了,等攒够资本了再开,他问的不是废话吗? 谁料,接下来听到荆惜的话,让他大吃一惊。 荆惜说:“四哥不愧是我的好哥哥,我的确想到开酒楼,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我们资本雄厚了,再谈论要如何经商这个问题。趁着这一个月,我得把本钱攒下来。” “接下来这半个月时间,我们会很忙。四哥,我预备用一品香的名号卖粮食,这个活儿还希望你可以接下,另外,家里每天挖的海螺,我要拿到一品香去卖,这个可以赚不少银子。家里其他事情,就交给二哥和三哥他们处理就好。” 荆惜的安排井井有条的,荆承浩非常放心。 晚上,荆礼便找了许氏谈话。 许氏一听说荆惜的安排,心里就不舒服了。能够多赚一点银子,她是高兴的,毕竟荆家的日子好了,总是好事儿。可是一想到荆惜所赚的银子都归荆惜所有,她心里就不舒服。 既然丈夫都这么说了,她也将自己心里的想法提了一下:“承浩他爹,让我们一家子跟着惜儿折腾也没问题,只是赚了钱,是不是也得大家一起分?我知道要团结,可是承浩眼看着要成亲了,至今我手上连个铜板都没,怎么给孩子说亲?” 说到这,许氏忍不住垂泪:“承浩他哥已经不在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当母亲的难道不应该为自己的儿子做打算吗?” 手心手背都是肉,荆礼也不知道怎么说,只是,若非这娘们做事过分,母亲也不会让他来提点一下。 老荆家从未离心过,若是这一优良传统毁在了他这一房手里,要如何与列祖列宗交代? 再者,惜儿所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老荆家的未来着想。 身为长辈的他们若是帮不上忙,甚至还拖累了孩子,那真是万万的不该。 “承浩成家之后又不会搬离老荆家,现在有什么好打算的?再说了,现在轮下来,最应该着急的是老四家的,承让已经到了该说亲的年纪都还没说什么,承浩着什么急?” 顿了一下,荆礼看着许氏黑沉的脸,说:“娘的身子骨也大不如从前,你若是再这么不懂事,将娘气出一个好歹来,你能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说完,荆礼便甩手走了。 许氏被气得够呛,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他,为了儿子,可到头来他却认为她是个十恶不赦的大罪人? 最终没忍住,许氏直接摔了手中的盆。 荆荣氏正巧经过,听到里面的声音,顿了一下脚步,眉头一皱,原本想着过去说点什么的,不过想着许氏此刻的情况,该是老三说了什么,她才会如此动怒,也就没过去了。 许氏的心情她可以理解,身为母亲的,为自己的孩子做打算是没有错的。 只是,在荆荣氏心里,不管他们如何为自己的孩子做打算,只要不动惜儿,那便好了。 老三这边的动静,其他几房都听得一清二楚。 荆惜自然也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心头有些沉。 三伯娘这一切行为,都是为了求得一个保证。 然而,事情才刚刚开始,她没办法给大家做出一个保证来。 若是现在许下诺言,日后做不到的话,只怕大家会更加失望,到头来矛盾会更大。 想了想,荆惜还是决定明儿个处理完第一波事情之后,再和奶奶谈一下工钱问题。

上一篇   第19章万事开头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