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不能这样黑我 - 田园小娇妻

第202章不能这样黑我

好半天之后,荆惜提醒齐娇娇:“殿下,苏姑娘还跪着呢。” 齐娇娇这才哎呀一声:“瞧瞧我这记性,难怪父皇老说我忘性大,惜姐姐你说我这忘性是不是很大啊?这一转眼功夫的事情我就可以给忘记了。” 小丫头这是故意的! 荆惜憋着笑,一本正经地回答:“殿下这情况若是严重的话,可以请朱大夫给您把一下脉。” 齐娇娇歪了歪脑袋,想了想,说:“算了,朱大夫的医术不精,万一给我开个药,给我行个针,我忘性更大了怎么办?” 正巧,朱元山走到门口听到这话,被气得差点跌倒。 什么叫他的医术差? 他的医术可是天下闻名的好不好? 殿下啊殿下,你可不能这样黑我啊! 朱元山欲哭无泪。 “不过目前也找不到好大夫,算了,改天还是让朱大夫给我把一下脉吧。”齐娇娇又认真地说道,就是不让苏长青起来。 荆惜差点就憋不住了,无奈地再度提醒:“殿下,先让苏姑娘起身吧。” 齐娇娇又是一声哎呀,“对对对,苏姑娘先起来吧,这若是跪坏了,只怕关公子要来找本公主算账了吧?” 一句话,说得苏长青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苏长青是关子明身边最得力的丫鬟,这事儿已经传开了。而苏长青本着什么样的心留在关子明的身边,也众说纷纭。 所以说,莲郡主提防着苏长青也是正确的。 “公主说笑了,我们家公子只是可怜长青,不嫌弃长青笨手笨脚留在身边伺候罢了。” 齐娇娇哪里想要听她这些话,一心记得这苏长青不是什么好东西,曾经欺负过她的惜姐姐,现在恨不得立即教训她一顿,好帮惜姐姐找回点场子。 “你来有什么事?”齐娇娇不大耐烦地问道。 苏长青今日前来梨园,只是想找荆惜的,没想到齐娇娇在。有些话不方便当着齐娇娇的面说,所以,今日也算是白来了。 于是乎,找了个借口,支支吾吾说了几句话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别说齐娇娇一脸懵逼,就连荆惜也摸不准苏长青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惜姐姐,你说着苏长青到底想做什么?”齐娇娇呆呆地问道。 不等荆惜开口,她猛地站起身,说:“惜姐姐,我听说你开了个布庄,我们去玩玩吧。” 说着,也不管荆惜答不答应,拉着人就要往外走。 朱元山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过来寻人,可是这大厅内哪里还有两人的踪影? 君云布庄如今的规模比先前大了一些,不过只是将后院扩大了,柴大娘夫妇两人,加上三名被留下来拜师学艺的女子,都在布庄内住下,地方自然需要大一些。 齐娇娇满脸新奇的模样,左看看右瞧瞧,最后看到云缎的时候,满脸的震惊:“惜姐姐,这个若是拿到京都去,可定要被抢光啊。” 齐娇娇也是见多识广之人,身上穿着也是极其华丽的,可看到云缎的时候都是一脸惊奇,可见着云缎到底有多好。 荆惜自然明白这东西是供不应求的,所以就应了齐娇娇一句:“公主殿下独具慧眼,这云缎的确是好东西。” 被夸奖了,齐娇娇别提有多开心了,直拉着荆惜的手说个不停。 柴大娘听到齐娇娇的话,笑了,说:“姑娘,我们这云缎好是好,但是一个月也出不了多少,所以这东西啊,给不了多少人穿的。” 柴大娘不知道齐娇娇的身份,这一份姑娘喊得齐娇娇有些失了神了。 忽然觉得听习惯了人家喊自己公主殿下,如今听着人家喊自己姑娘,倒是喜欢得紧。 荆惜以为她是不高兴了,正要纠正一下柴大娘的称呼,却见小丫头忽然扑过来,压低声音在她耳旁说:“惜姐姐,原来被人家喊姑娘也是这般好玩的,好亲切。” 荆惜:……白担心了! “大娘,你这云缎不用给每一个人,只需要卖给皇室中人就好啦。”齐娇娇笑眯眯地扭头看着柴大娘说道。 柴大娘被吓到了。 皇室中人? 虽说荆姑娘是乔大人亲人,可能将云缎卖给皇室中人,也着实是有能耐啊。 眼前这位姑娘看起来不像是寻常百姓家,莫非也是跟皇室有什么关系吗? “惜姐姐,这云缎我也要,还有啊,我们也给母妃带过去吧,母妃一定很喜欢的。”齐娇娇挽着荆惜的手臂往外走。 柴大娘差点跌倒在地。 母妃…… 刚才那位是公主殿下啊? 柴大娘擦擦汗水,捂着砰砰乱跳的心脏,面色一片惨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继续干活。 还是认真点吧,多织造一些云缎,好让那些达官贵人开心开心。 一个月下来,云缎积攒的匹数也不过十来匹,至于定价,荆惜还在纠结中。 今日过后,必定有人打探云缎的来历,他们已经准备销售这些云缎了。 “惜姐姐,这云缎太好了,不下白金一匹布料啊……唔,但我还是觉得亏。”齐娇娇对这些布料可是爱不释手。 荆惜小手托着下巴,目光落在桌面上的云缎上,小脑袋瓜还是转动着,盘算着定价。 齐远进来的时候,齐娇娇立即乖巧地站起来,喊了一声七哥,然后一声不吭地站在一旁。 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惹得七哥不高兴的话,会被赶回京都去。她好不容易出来了,可不能被赶回去。 再说了,她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没做呢。 小眼神往荆惜的身上瞟了一下。 哎,也不知道惜姐姐什么时候才回恒安县,她也想跟着回去呢。 她想要去看看母妃,最主要的是看看他。 荆惜瞟了齐远一眼,那眼神染着无奈,看得齐远心里一阵软。 在她身旁坐下,看了云缎一眼,才开口:“遇到什么麻烦?” 荆惜倒也不客气,直接将自己的问题扔出来,反正他们是同舟共济的难友,有问题就相互解决嘛。 “你说着云缎定价如何?” 齐远勾了勾唇角,邪魅之意尽显,染着淡淡的沙哑的声音带着丝丝的慵懒:“这是好玩意,万金之下必有哄抢。”

上一篇   第201章刮目相看

下一篇   第203章差点被呛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