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人家想你了 - 田园小娇妻

第204章人家想你了

所为病来如山倒,荆荣氏身子一直好好的,忽然病倒,倒真的吓到了荆家人。 这一年来,容静云与老荆家熟悉得很,这一听到荆惜回来了,也就紧赶慢赶地赶了过来。 看到荆惜如今的模样,甚是宽慰。 “惜儿长高了,就是不长肉,在大河,阿远是不是没照顾你?” 容静云这数落齐远的模样,可不就将荆惜当做儿媳妇一般疼惜着嘛。 闻言,荆惜忙摇摇头:“云姨,我身子很好,王爷已经很照顾我了。” 容静云这就不乐意了,瞅了一旁笑眯眯的乔长君一眼,又嗔怒看着荆惜,责怪道:“喊什么王爷?直接喊远哥哥。” 荆惜:…… 容静云可不理会荆惜心里怎么想,她乐意啊,直接就拉着荆惜的手往一旁坐下,叨叨道:“你呀,就是见外,你跟着你远哥哥在大河,就是应该让他照顾你才对,他要是做不好,回头我教训她。” 荆惜只能应着。 而一直干巴巴地看着两人的齐娇娇那一脸的可怜,直到容静云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她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可吓了这几人一大跳。 容静云还以为她受了什么委屈,赶紧起身拉着她到自己的身边坐下,安慰了半天,才将人哄好了:“小九,你告诉母亲,是不是在你父皇那受了委屈?” 齐娇娇摇摇头。 容静云眉头一皱:“阿远欺负你了?” 齐娇娇还是摇头。 容静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却怎么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还是荆惜没忍住,笑了,开了口:“云姨,公主这是想您了。” 齐娇娇猛地点头,泪珠子还是哗啦啦地往下掉。 容静云这心里可无奈了,又是半天哄。 齐娇娇最后才开口,无比委屈道:“母亲,人家想你了。” 容静云真是哭笑不得,这丫头还是粘人得紧啊。 抽着,乔长君笑了,轻轻地拉了拉荆惜的衣袖,示意她离开,好将位置留给她们母女两人。 到了偏院之后,乔长君才叹息一声:“这病来如山倒,也不知道你奶奶能不能熬过这一遭。” 荆荣氏的身子向来硬朗,这么一病,可真是吓坏了所有人。 都说越是不常生病的人若是生病,这真的是要人命,更何况荆荣氏此次可谓之病重。 “娘,您别担心,等朱大夫把脉出来瞧瞧怎么回事再说。”荆惜安慰道。 荆荣氏这一病,老荆家所有人都集齐了,荆家老二出家,荆礼原本是要去寻他回来的,以防万一,最终被劝下来。 荆荣氏如今情况不明,荆家老二的性子…… “三伯四伯,爹,你们别担心,朱大夫的医术了得,待他诊脉之后看看情况如何再做决定。” 荆惜的冷静,倒是让所有人都冷静下来了。 屋里头,朱元山正在内荆荣氏把着脉呢,一定会没事的。 一直到傍晚,太阳落山之际,朱元山才出来,满头大汗的。 “怎样?我娘没事吧?”许氏第一个上前去,一脸焦急地看着朱元山。 众人也是一脸的渴望。 朱元山看了众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荆惜的身上,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 荆惜的心,沉了下来。 如果连朱元山都没办法的话,奶奶这一次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荆惜深呼吸一口气,定定地看着朱元山,开口问道:“朱大夫,有话直说。” 迎上荆惜坚定的眼神,原本有些犹豫的朱元山便直接开口了:“老夫人的情况不大妙,这病情来势汹汹,我行医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这种病我不曾见过,但是病症倒像是中毒。” 中毒? 老荆家的人俱惊,怎么会中毒? “朱大夫,是否可以确诊?”荆惜忍住心中的惊慌确认道。 朱元山沉吟了一下,摇摇头,眉头紧锁:“这症状我不曾见过,所以不敢断言,只是目前的病症有中毒的迹象,一切都只是猜测。这个还需要等我具体观察一下再做下一步的确认。” 原本大家对荆荣氏好起来还是有把握的,可是如今就连朱元山都没办法了,那要怎么办才好? 荆惜安抚住大家去休息,自己在荆荣氏的房里伺候了半天。 半夜时,乔长君过来让她回去休息,她才起身,缓缓踱回了自己的院子。 “姑娘。”身后传来朱元山的声音。 荆惜回过头,见朱元山正猫着身子蹲在墙角处,不由楞了一下:“朱大夫,你这是怎么了?” 朱元山这才起身,走出来。 环视一下周围,朱元山低声道:“傍晚我说的话,其实不是猜测,我虽没见过这种毒,但却有所耳闻。” 荆惜的双眸悠然瞪大:“你的意思是,奶奶是中毒的?” 朱元山点点头:“按照老夫人现在的情况看来,的确是中毒。” 朱元山的声音压得很低,显然是担心被人听到。 荆惜环视一下周围,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但也明白朱元山的意思,“到我房里来。” 朱元山犹豫了一下,“姑娘,要不我们还是到雅园吧?” “云姨和娇娇在雅园住着,去了会让她们慌张,直接去一品香吧。”荆惜一眼就能明白朱元山的担忧,倒也没多思考,抬脚便往外走。 此时的一品香正送走最后一波客人,瞧见荆惜和朱元山过来,店小二赶紧去禀报和掌柜。 荆惜将人拦住,直接去了专用包厢。 “怎么回事,说清楚?”一落座,荆惜便开口问道。 朱元山沉吟了一下,问:“姑娘可曾听说过大周王朝皇后去世的原因?” 大周王朝的皇后? 荆惜眉头一皱,显然一时间还真的想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蓦然,荆惜双眼微微亮了。 如今大周王朝的皇后并非皇帝的原配,而是前皇后仙逝,贵妃晋升的皇后。 但是前皇后不是重病而亡吗? 眯了眯眼睛,荆惜下意识地吸了一口气:“你的意思是,奶奶现在的状况与前皇后一样?” 朱元山点点头:“老夫人如今的状况,的确和前皇后是一样的。但是那时候我只是有所耳闻,并未真切见到,所以病症可以确认,却不能直接解毒。” 见荆惜一脸严肃,朱元山想了想,还是决定将事实告知:“事实上,前一段时间玉美人病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上一篇   第203章差点被呛死

下一篇   第205章居心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