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居心何在? - 田园小娇妻

第205章居心何在?

玉美人的去世也是因为中毒? 荆惜只记得上一辈子玉美人是这个时候去世的,但是具体去世的原因却忘记了。 如果玉美人与前皇后都是中毒身亡,而且都是同样一种毒药,那么,下毒之人居心何在? 而如今奶奶也中了这种毒,又是谁会对奶奶下手? 荆惜不由地打了个冷颤,这件事情其中的缘由究竟是怎样的? 老荆家不曾得罪什么人,更加不曾得罪皇室中人,到底是谁会对奶奶下毒手?还是说,下毒手的人并非皇室中人? 不是皇室中人,又会是什么人? “什么人会有这种毒药?” 朱元山摇摇头:“这种毒药我不曾见过,目前也只是在大周王朝境内出现,据我所知,这种毒药的药性倒是有几分像夷国那边的毒药。夷国人精通毒术,与大周王朝还有几分交情,多数是从那边过来的毒药。” 夷国? “上次大皇子寿宴,夷国可有使臣前来?” 朱元山有些意外,没想到荆惜竟然脑子如此活络,“并无使臣前来,不过,他们倒是给大皇子送了礼。只不过,大皇子向来不喜欢夷国人,也没重视。倒是大周王朝的太子与夷国的国师相识,而且关系很好。” 齐骏为人高冷,一般人看不上,与夷国人的交情甚微。可是大周王朝的太子长孙明礼就不一样了,那可是招揽天下英才的好手,就连关子明这样的人都不放过,更别提夷国精于制毒之人。 只是,这长孙明礼若是与夷国人有瓜葛,当年前皇后的死,是否会有与之有关系? 心中有着猜测,朱元山不敢妄言。 倒是荆惜看了他一眼,淡定问:“你以为前皇后以及玉美人的死都与太子有关系?” 朱元山心头一阵咯噔响,这女子也太聪明了! 荆惜没理会朱元山什么样的脸色变化,移开了视线,嘴角挂着淡淡的讽刺,缓缓道:“她们的死是否与太子有关我不在乎,可是太子若是将主意打到了我们老荆家的身上来,这可就由不得他们放肆了。” 朱元山目瞪口呆:“姑娘,你要如何做?” 荆惜没给回答便离开了。 朱元山特别没底,也不知道荆惜心里是怎么想的,更加不知道她接下来会做什么,这会儿主子不在身边,没人帮着想个法子拿个主意什么的,心里焦急得跟什么似的。想想,若是姑娘因为他告知的这个消息而冲动到伤害到了自己,到时候主子可不会饶了他。 就在朱元山脑心挠肺的时候,无为来了。 “无为你来了,姑娘没出去吧?”朱元山窝在屋里不敢出门,只能埋头给荆荣氏制作解药,看到无为到来特别兴奋。 无为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一眼:“姑娘约了严实见面。” 严实? 朱元山呆住了。 他基本上忘记了这一号人物,那不是关子明身边的人吗? 不对,应该说是长孙明礼身边的人! 这会儿约严实见面做什么? “老夫人的毒什么时候可以解?”无为继续面无表情地问道。 朱元山基本上要哭了,“这毒目前我基本上可以断定是夷国那边的毒,我想要彻底解开,还需要一段时间。现在只能尽力压制毒性,一定要趁早找到解药才行。” 无为转身就走。 朱元山的心里是崩溃的,不能这样对他啊,他也想早点研制出来解药好不好?但是夷国的毒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否则当年大周皇帝也不至于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究还是没能救回前皇后的命! “无为。”朱元山喊了一声。 无为定住脚步。 “麻烦转告姑娘,三日之内我一定研制出来一款解药,然后去夷国找解药,一定会将老夫人救活,烦请姑娘不要冒险。”朱元山面色凝重道。 无为懂得朱元山这话背后隐藏的意思,姑娘是主子的希望,如若姑娘出事,那么就是主子出事。所以,无论如何他们都要保护好姑娘,只是…… “已经来不及了,听说夷国已经闭国,只能进不能出,即便你进去了,没有一年半载你也出不来,你的解药能压制得了那毒性一年半载?” 无为的话,让朱元山有些绝望,同时他也意识到了一些问题。 “夷国闭国?前一段时间还好好的,怎么忽然闭国?” “记不记得当年大周王朝前皇后仙逝之后夷国做了什么?” 朱元山双眼微眯,自然是不会忘记的,因为当年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他们特别关注大周王朝的动向。 前皇后去世之后,夷国马上闭国,也是只能进不能出,如今玉美人去世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夷国再度闭国,已经说明了问题。 “大周王朝这边有什么动静没?”朱元山忙问道。 无为摇摇头:“如今大周王朝势力基本上一分为二,皇帝年迈,也管不了多少事情,这些事情自然是查不了。姑娘应该猜想到了,所以找了严实。” 朱元山点点头:“姑娘怀疑是太子这边的人下手的。” 无为自然是赞同他的观点的,只是他也想不明白姑娘为何要去找严实。 朱元山同样觉得不可思议。 原本朱元山想跟着无为去找荆惜的,无奈还要研制解药,只能作罢。 荆惜出门前就命令无为不能再她身边出现,无为赶到目的地之后,也只能隐藏自己,暗中保护着。 一品香包厢内。 荆惜在轻酌慢饮,看着窗外的优美的景色,一脸淡然。 看着女子好看精致的侧脸,严实忽然有些明白了为何关子明的目标会落在她的身上。 除了她出色的经商天赋以及出生,就是这一张皮囊就让不少人神魂颠倒。 她长相不是十分惊艳,可一旦你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你就无法移开视线。这是一种他所见过的女子身上都不具备的一种气质。 这样的女子,若是进了太子府,只怕…… “不知道荆姑娘找在下有何事?”严实一脸温润地看着荆惜,缓缓开口问道。 听闻温润的声音,荆惜才回过神来,收回的目光落在了一身紫衣的男子身上:“听说严公子在京都开了一家酒楼,所有的架构等等与莲香楼相差无几,不知道太子殿下可知道此事?”

上一篇   第204章人家想你了

下一篇   第206章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