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换血 - 田园小娇妻

第206章换血

严实原本带着温润笑意的脸,霎时间变了,凌厉的目光直射荆惜的脸上,似乎要将她看穿一般。 荆惜却毫无畏惧,迎上他那冷冽的眼神,露出淡淡的笑意。 女子眉眼间染着淡淡的笑容,使得原本不大出色的五官越发迷人,严实都愣了一下神。 荆惜淡淡道:“严公子不必诧异,大家都是做生意的,相互了解是最基本的。” 她这话是警告? 严实蓦然失笑,小小女子不养在深闺中,却浸淫在这商场中,始终是不妥当的。再说,就这样小小女子,能翻出什么浪来? 严实这笑带着淡淡的嘲讽,荆惜看出来了,也没放在心上。 对于这些养在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眼界高,自然是看不起她们这些人的,不过最好就看不起,这样一来她行事倒是更加方便了。 严实:“荆姑娘可是认错人了?严某不曾去过北燕,何来在京都开店一说?”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人与人之间之所以有亲密的关系,除了血缘之外,剩下的就是利益的纠缠。 关子明与严实关系密切,不过是因为双方都能从对方的身上获取一定的利益。 而关子明得长孙明礼的重用,而严实则只能在关子明身边搭把手。可如果有一天严实可以出人头地,那么想要替代关子明的位置完全是没问题的。 若没记错,接下来关子明就应该发现严实的秘密,严实的下场说不上很惨,但也绝对的冤。 眸底闪过一道光,荆惜淡然开口:“关子明已经在京都安插了不少人手,加上莲郡主的人脉,想要查出蛛丝马迹很简单。” 顿了一下,荆惜淡笑:“不过严公子说没有,那便是没有。只是据我所知,关子明对于背叛自己的人,惩罚手段可不亚于太子。” “当然,严公子既然说没有,这……自然是不需要担心的。” 话毕,荆惜似乎才想起来自己今日前来的主要目的,一脸诚恳问道:“对了,今日请严公子前来是为了一件事情。” 严实:“姑娘请讲。”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让人到京都寻找店铺,发现城南京华路开了一家布庄,我倒是觉得这布庄位置不错,听下人禀报说那布庄有点像关子明在大河所开的布庄。只是这布庄所用的标识有点像严家的标识。” 荆惜紧盯着严实的双眼,不见他有丝毫的变化,倒也不在意,笑了笑,“如果那是严公子与关公子一块开的布庄,不知道那个店铺能否转让给我?我可以出十倍的价格。” 严实打开手中的折扇,摇了摇,“姑娘开玩笑了,既然是做生意,那又是好地段,不管出多少银子都不能转让的。” 荆惜恍然大悟,叹息一声,道了一声可惜,便寻了借口走了。 望着荆惜离开的背影,严实心里一阵阵的发憷。 荆惜话里话外透露的消息太多了,最后找的借口也实在太挫了。他知道,荆惜此番前来,目的绝对不是想要那个地段的店铺,而是提醒他,其实关子明已经注意到他的行为了。 至于那个布庄…… 具体的位置就在他所开的酒楼旁边! 若是关子明知道他已经渐渐脱离了掌控,只怕真的如同荆惜所言会对他下手。 想到这里,严实不由打了个冷颤。 严家不如关家,所以这么多年来,他才处处处于关子明的压迫之下。原以为这一次的摆脱计划完好无缺,不曾想竟然被一小丫头给看破了。 乳臭未干的小丫头都知道的事情,关子明会不知道吗? 严实心里涌上一阵阵的惶恐。 荆惜出了一品香便看到无为立于门口等候。 没理会他,继续抬脚往前走。 无为跟在她身后,嘴巴张张合合了好几回,到了嘴边的话还是没问出来。 倒是荆惜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一面打量着周围的街道,一面懒洋洋问道:“想说什么?” 既然人家都问了,无为自然也不藏着掖着,大大方方问了:“姑娘与严实所说之事不过是提醒他小心点,这对如今救老夫人并无益处,而且,依照严实与关子明的关系,只怕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荆惜蓦然停住脚步,扭头打量一下无为。 无为不明所以然,有些紧张,直立着身子任由她打量,不敢与之对视。 “姑娘,严实与关子明都是危险人物,日后您还是别和这种人接触太多。”良久,荆惜依旧是一声不吭地打量着自己,无为只能鼓足勇气开口道。 要知道主子是将姑娘交给了他保护,若是姑娘出什么事儿,他当真是百死莫赎。 “你觉得经过今天之后,严实对我的防备多点还是对关子明的防备更多一点?” 听闻荆惜的话,无为倒是愣怔了一下。 荆惜没再理会他,继续往前。 无为不是不明白,只是觉得荆惜这个赌注太大了。他知道荆惜想用这个方法逼迫严实与她合作,从而得到解药,但严实……太危险了! 荆惜没有给再多的解释,直接回了府中。 朱元山扎针行药倒是压制住了荆荣氏身上的毒性发作以及蔓延,人虽然没能苏醒过来,但是也没有进一步恶化,荆惜倒是松了一口气。 朱元山交代说这一次研制出来的解药若是能成功的话,则可以拖延三个月,但是三个月之内必须要找到解药,否则荆荣氏将毒发身亡。而若是不成功的话,他只能再一次扎针,顶多也就能支撑三天,已经无法第三次扎针了。 也就是说,奶奶有可能只剩下六天不到的时间…… 荆惜的心,是不平静的。 这一次的赌注太大,她没有十成的把握让严实答应与她合作。 “除了解药,还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救奶奶?” 朱元山沉默了许久,缓缓点点头:“有。” “什么?” “换血!”

上一篇   第205章居心何在?

下一篇   第207章训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