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来人竟是他们? - 田园小娇妻

第21章来人竟是他们?

第二天,大家都忙得天翻地覆的。 大清早的,潮落的时候,男丁们都下海去挖螺,女人们则是忙活家里的家务以及田地里的耕种。 村里人都觉得奇怪,以往首先下地的,可都是荆家的男人们,可今天情况与从前可不一样,都是女人来下地,甚至连荆荣氏都来了。 “奶,今儿个怎么不见三叔他们呀?”住在村头的李大庆家媳妇儿石翠扯着嗓子喊道。 荆荣氏也是中气十足地回答:“他们都在忙活别的事情,晚点就来了。” 石翠就更加好奇了,这老荆家平日里可是将那个荆惜当做宝贝儿一样对待,今儿个却让她下地,而男人们全然不见影子,心中的好奇,可不知一丁半点儿。 “奶,我这边忙完了,需不需要帮忙的?”石翠这头的确忙完了,手里掂着锄头,乐呵呵地问道。 荆荣氏哪里会让别人帮忙?急忙回绝了。 石翠也不是真心实意要帮忙,只是随口一问,人家都拒绝了,她立即屁颠颠地往家里走。 一进家门,就扯着嗓子说:“他爹,你说今儿个岂不奇怪?老荆家都是娘们下地,这男人都躲在家里睡大觉呢。” 李大庆正在磨刀,听她这话,头也不抬地说:“睡什么大觉,三叔他们都下海去了。” 这话,可是吓到石翠了。 要知道,连云村最让人畏惧的就是那片海了,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敢下海,老荆家的人竟然敢下海去?而且,那海里有什么啊?下海做什么? “这老荆家做什么妖?下海做什么?这不是找死吗?”石翠不由地念念碎,一面收拾一面问,“你说他们下海做什么?难道海里有什么宝贝儿?” 李大庆拿着刀起身,依旧是不看石翠一眼,说:“海里能有什么宝贝儿?都是要人命的玩意儿。” 这么一想,石翠倒是松了一口气,旋即,又愁了:“你说我们家的米也只够吃接下来这两日的,后面的日子怎么办?要不你再去一趟县城,买点米回来?” 说到这个,李大庆这气不打一处就来了:“现在的粮价提得太多,我们手上这点钱,也只能买半个月的粮食。” 石翠大惊,问:“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手上的银子,至少可以吃上半年粮食的,怎么可能半个月?” 李大庆将手中的刀扔在一旁,一脸黑:“整个县受灾,粮价提高了,最近这段日子你也别吃那么多,一天半碗粥就好了,还能熬上一阵子。” 一听说要节食,石翠整个人都懵掉了。 她一顿饭最起码要吃三碗米饭,两条番薯,若是只吃半碗粥,哪来的力气干活? 没忍住,石翠嚎啕大哭起来。 荆荣氏带着媳妇们回来的时候,听到这头的哭声,也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儿,便让许氏去问一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 半晌后,许氏回来了,倒是说没什么事儿,只是石翠受了点委屈。 李大庆这一家子什么情况,老荆家明白,也没好多说什么。 李大庆和石翠成亲十余载,连续生了三个丫头,却连个儿子的影子都没见着,自然是什么都不顺心。 男人们回来的时候,每个人肩上都是沉甸甸的,脸上尽是笑容。 荆惜眯着眼睛笑了,看到伯父他们都找到了挖螺的诀窍。 只有荆承浩苦着一张脸,说:“惜儿,你快点教教四哥吧,你看,四哥就挖了这么多。” 众人一瞅,他的竹篓里只有十个海螺,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四哥,你这是第二次下海,能有这么多的收获已经不错了,相信我,明天你一定可以大丰收的。”荆惜笑眯眯地安慰道。 这话,自然是让荆承浩高兴。 只是许氏心里头不大高兴了,再给你多挖一点儿,也没见到有什么好处。 这话,她也只敢在心里嘀咕几声,压根不敢在众人面前说。 将所有的海螺放到一块儿,整整有十二个竹篓子。 若是拎着十二个竹篓子到县城,是不切实际的。 最后,荆承浩将这些海螺倒在了几个大箩筐里,刚好有四箩筐,倒还好一些。 “惜儿,张大爷说今儿个不出县城了,这些东西怎么拿去啊?”荆礼将洗干净的竹篓子拿到外面晒,听闻这一消息,急忙跑回来。 一直以来,他们都是搭乘张大爷的牛车到县城的,今儿个张大爷若是不出县城的话,那就麻烦了。 荆荣氏着急了,说:“我去找他们借个车子,我们家不是有牛吗?自己拉着牛去就好了。” 老荆家本来一穷二白的,前段时间荆惜挣了一些银子和两头牛回来,家里的生活才好了许多。只是现在还没有牛车,想要运东西到县城,只能借牛车。 荆惜急忙拦着荆荣氏,说:“奶奶,您先别着急,我们吃点东西,再想办法。” 许氏瞅着这么多的海螺,想着昨天的那个美味儿,便说:“惜儿,今儿个要不也炒一点海螺?” 荆礼立即拉了她一把,瞪她一眼,低声训斥:“别捣乱,这些都是要拿去卖的。” 许氏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她想吃点海螺还不给?这些东西拿去卖,银子又不到她手上,凭什么啊? 还想说什么,被荆礼这么一掐,她就噤声了。 到底还是不敢惹火了他! 吃过饭之后,荆信便出门去借牛车,谁料刚走到门口,便见到几个陌生人就站在门口,不由愣了一下。 从前,还没受水灾破坏的时候,连云村也没这么多陌生人来,如今受了水灾,是重灾区之一,别人都是绕道而行,如今怎么越来越多陌生人上门来了? “请问荆三娘在吗?” 荆信眉头一皱,这男子是来找三嫂的? “荆三娘是我婢女的救命恩人,我来寻荆三娘是为了谢恩的。” 荆信这才了然,应着说:“在的在的。” 说着,便将来人迎进屋里,扯开嗓子喊道:“三嫂,有人找。” 众人本来就在院子里,听闻荆信的声音,便齐齐抬起头来,见到来人,纷纷愣住了。 只有荆惜的脸色大变。 是关子明和苏长青! 荆惜猛地站起身,死死地盯着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