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还要不要有点节操了 - 田园小娇妻

第218章还要不要有点节操了

齐娇娇不管不顾地喊了出来这句话,有点把莲郡主吓到了,下意识地看了一下齐远,见他面色如常,心头不由地咯噔一声。 齐远的心上人当真是荆惜? 她心知北燕王朝是绝对不允许他娶了如此平凡的女子,但是依照齐远护短的性子来说,只要他看上的人,就绝对不会允许旁人欺负了去。 如果齐远对荆惜真的存了这一份心,那么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只怕让齐远惦记上了。 莲郡主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一品香出来的。 出来之后便直接回了关府,让人找来苏长青,当下给了她一巴掌:“你个贱人,你不是桌只要我极力踩低了荆惜,便可以得到齐远的帮助吗?你不是说荆惜这个小贱人不过是齐远身边的一条狗而已吗?你不是说只要我在这个时候去找齐远就一定可以得到经商的办法吗?我现在什么都得不到,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小贱人。” 说着,莲郡主便喊来侍卫,让人将苏长青拖下去重打十个板子。 苏长青大喊着为自己申辩的,可是莲郡主却一句话也不愿意听。 就这样,苏长青挨了十个板子。 莲郡主是怎样心狠手辣的人,她非常清楚。所以,挨了十个板子之后,她还没昏迷,便一拐一拐地去见莲郡主,直接趴在莲郡主的跟前,说:“郡主,先前是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但是目前郡主你不能没有我,如果我不在你的身边出谋划策的话,公子就再也不回来关府,您就更加没办法怀上孩子。” “夫人,只有您怀上了孩子,关府的未来才有希望,否则,关府就要被毁掉了,公子的和您的一生也会被毁掉的。夫人,这一段时间只要您稍微忍耐一下,等到皇后的寿宴过去了,公子的危机也过去了,就一定会回到您的身边的。” 苏长青这一声声一句句的,说到了莲郡主的心窝里去了。 看苏长青这惨样,莲郡主眼底闪过一丝亮光,算是同意了她的说法,便让人给她上药,等她安置好了之后,才问:“你有办法?” 苏长青露出惨白的笑,点点头,“其实今天让您当着七王爷的面踩低荆惜,只是为了证明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荆惜在齐远的心中分量如何。” 莲郡主了然,先前只知道荆惜是齐娇娇的侍女,从未想过其他,如今看来,这荆惜不仅仅和齐娇娇的关系匪浅,也是齐远的心头肉,如此一来,她就更好出手了。 “你觉得要怎么做才好?”莲郡主有些好奇地问道。 苏长青呼出一口气,又抽了一口气,缓了缓劲儿,才说:“已经确定了荆惜在七王爷心目中的地位,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皇上给荆惜赐婚。不管是皇室中人还是朝中大臣,只要皇上赐婚了,荆惜就没有不嫁的理由。您想想,荆惜再怎么嫁,按照她低贱的身份地位,也绝对不可能成为皇子们的妃子,身份地位一定会比您的要低,到时候还愁没有报仇的机会吗?” 莲郡主一听,觉得也的确是这样。 “最主要的是,荆惜有经商天赋,到时候能将荆惜带过来,让她给公子出谋划策的话,您算是给公子找到了一个合作伙伴,公子一定会很高兴的。”看到莲郡主眼底的亮光,苏长青接着说道。 莲郡主扫了苏长青一眼,忽然脸色黑了个透,让人好生守着她,别让她逃出去,那语气别提有多恶劣了。 苏长青懵逼了,刚才她不是还很高兴吗?怎么忽然就变脸了? 出了门的莲郡主心中的抑郁一扫而光。 苏长青的建议不错,想要对付荆惜的话,也只有这个法子。 让荆惜出嫁,这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莲郡主让人去打探一下朝中大臣有意向娶亲的人家是谁,很快她打听到了。 中枢刘大人的儿子刘文,吃喝嫖赌打女人,无一不在行。娶了五任妻子,都被他打死,强占了民女无数,十个人人厌恶的人。 如果刘文看上了荆惜,那最好不过,到时候就不需要她操心太多了。 莲郡主这么一闹,齐远这边也得到消息,知道苏长青被胖揍了一顿。 齐娇娇幸灾乐祸:“谁让那个苏长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她得罪了齐香莲,我看她以后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莲郡主是多心狠手辣的人啊! 对于他们有没有好日子过,荆惜倒是不关心,她唯一关心的是,苏长青究竟是如何说服莲郡主来找茬的。 要知道今天这么一闹完全是不讲道理的胡闹,按照莲郡主的为人,不应该这么鲁莽才对。 荆惜发问之后,无为便清了清嗓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听说前一段时间关子明看上了一女子,莲郡主因为吃醋,将那女子乱棍打死,关子明一怒之下就再也没有回关家……” “所以,莲郡主就病急乱投医了?”荆惜更是诧异。 可是回头想过去的种种,忽然发现,其实这种情况也不少见,便了然了。 只是,莲郡主忽然出了这么一招,什么结果都没得到,关子明也不可能回家,这莲郡主接下来要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放心,在皇后的寿宴之前,他们是不会有任何的行动的。” 齐远忽然开口,点明了一个问题。 他们不会在寿宴前动手,但是会在寿宴中或者寿宴后动手。 这一次既然让齐娇娇一同前来,必定是因为联姻,想要动手的话,应该就是在寿宴的时候。 届时,娇娇不是危险了? 荆惜下意识地打量了一下齐娇娇,小眉头皱的紧紧的。 齐远看穿了她的心思,想了想,让无为带着娇娇出去逛一圈。 齐娇娇当然不愿意啊,“我要跟着惜姐姐。” 齐远淡淡道:“听说承浩今日在游湖。” 齐娇娇的双眼噌的亮了起来,猛地点头:“无为,我们出去吧。” 荆惜:…… 还要不要有点节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