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有便宜不占是混蛋 - 田园小娇妻

第22章有便宜不占是混蛋

最先发现荆惜的异样的人,是荆承浩。 先前荆承浩陪着荆惜到雅园去见过苏长青,那会儿小丫头的态度便有些奇怪,如今这神色…… “原来是关公子啊。”许氏笑靥如花招呼着两人。 关子明冲着众人颔首,便拱手作辑,“在下是来谢谢荆三娘的救命之恩的。” 关子明话落,苏长青便上前,跪在许氏的跟前,磕了一个响头:“谢谢三娘的救命之恩。” 两人此举,吓到了荆家人。 好在荆荣氏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瞅着这两人身上的气势不似普通人,再联想他们刚才的对话,已经猜出一二。 许氏扶起苏长青之后,便向关子明介绍荆家人。 介绍完毕,关子明先和荆荣氏打了招呼,最后,目光落在了面色苍白的荆惜身上:“荆姑娘,好久不见。”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看着荆惜。 荆承浩忙上前一步,挡在了荆惜的跟前。 许氏一把扯开他,低声训斥道:“承浩,你这是做什么?关公子要与惜儿说话,你挡着做什么?快点让开!” 荆承浩一脸的不愿意,却也只能让开,不过还是以守护神的状态站在荆惜的身旁,伺机而动,只要发现不妥当他就可以第一个动手。 荆惜心里头暖暖的。 深呼吸一口气之后,荆惜面露淡淡的笑容,迎面看着关子明,“关公子。” 这四两拨千斤的问候,避开了关子明投递过来的暧昧信息。 荆荣氏将一切尽收眼底,见荆惜开了口,她自然不会让孙女受委屈,便也开了口:“关公子请坐。” 关子明道谢之后,便顺意坐了下来。 荆惜是不愿意和关子明有更多的纠缠,更加不愿意荆家和关子明扯上任何关系。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许氏竟然救了苏长青,而关子明竟然为了苏长青,不辞辛苦到连云村来谢恩! 不过,说两人来谢恩,荆惜倒觉得这两人是别有目的的。 上辈子苏长青被救了之后,在荆家住下,也去了县城两次,后来得到了信物,便直接去了京城。 这一次,苏长青也是在连云村被救,却不曾与荆家有所联系。荆惜以为只要安排妥当就可以摆脱了苏长青和荆家的纠葛,没想到到头来,还是牵扯上了关系。 扯了好一阵子,关子明的所作所为看着倒真是前来报恩的,荆惜也想不通到底哪里不妥当。可今日她没有太多的时间留下来思考这个问题,也来不及和关子明两人坐心理斗争,便事先说了:“奶奶,我要和四哥上县城,办完事情之后再回来。” 说完,荆惜便扭头看着关子明,淡声问道:“关公子是从县城来的,不知道现在是否回县城去?” 荆惜这话一出,关子明便知道她的意思,立即站起身,笑意融融道:“在下是来寻恩人谢恩的,如今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也不好再打扰大家,先行告辞。” 顿了一下,关子明接着说:“荆姑娘既然是要去县城,那不如与我们一同前往?” 荆惜故作为难地思考了一下,才勉为其难地点点头,说:“既然关公子盛情邀请,我也不好推脱。二哥三哥四哥,将我们要带到县城的东西都搬上关公子的马车吧。” 荆承浩三人:…… 很快地,苏长青的脸就黑了个透。 荆惜带上来的东西,透着一股浓浓的臭味,外表难看得要命,也不知道是什么来的。 苏长青一脸的嫌弃,荆惜看在眼里,心里冷哼一声,扫了关子明一眼,见对方也是一脸的嫌弃,便懒懒地开口道:“今日真是多谢两位的帮忙,不然我们要将这东西带到县城,还真是要花费不少功夫。” 关子明眼底的嫌弃味道更加浓郁了,不过听着荆惜这诚意十足的话,也不好说什么,只要扯着嘴角笑了笑。 而在外头带着的荆承浩闻言,没忍住,扯着嘴角笑了。 惜儿这丫头真是蔫儿坏蔫儿坏的,明知道马车上放这种东西必定是不妥的,海腥味多浓啊,一般人是受不了的。可这丫头还让人将东西放在车上,人家也坐在车上,这不是故意为难吗? 不过,只要小丫头开心就好,反正他看那两人也不怎么顺眼。 马车内传来阵阵的腥味儿让关子明两人都失去了开口的欲望,原本计划要询问的话,都哽在喉咙里出不来了。 荆惜倒也乐得自在,也没搭理他们,而是钻到外面,去和荆承浩聊天。 从田地里的活儿,聊到荆承浩的功课,再聊到荆承浩娶妻之后的生活,最后,荆惜被荆承浩拍了一下脑袋,才笑嘻嘻地闭嘴。 一个时辰后,终于到达县城。 马车一停稳,关子明便嗖的一声下了马车,头也不回地往一品香里面走去。 随后下来的苏长青,也匆匆忙忙往里头走去。 严实本来是在喝茶的,见状,愣了一下,朝着外头瞅了半天,只见那马车往一品香后门走去,他看不到实际情况,只能去找关子明。 谁料,包厢内并未见到关子明人影儿,询问之下,才知道他是去沐浴了。 这去了一趟连云村,回来就要沐浴更衣,这连云村到底有多难行? 严实的好奇心被勾搭起来,没有得到答案,自然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他让人沏了一壶茶,慢慢坐着,等着关子明出来。 一盏茶后,关子明才神清气爽地走出来,见严实就在包厢内坐着,不由黑了脸,一声不吭地在他对面坐下,拿起茶壶,沏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他这模样,想必是行事不顺利啊! 严实笑了:“说说吧,怎么回事?” 关子明便将事情的来源经过说了一遍,严实哈哈大笑起来,大喊有趣有趣。 关子明怒了,冲着他挥出一掌。 好在严实眼疾手快,身子一闪,闪开了他的袭击。 “我说关兄,既然是你自己要去探查情况的,只要清楚那个结果是不是你想要的就足够了,至于这过程中到底受了什么样的委屈,那……嗯,也是暂时的。你且说说,那人到底是不是乔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