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 田园小娇妻

第221章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因为自己无能为力,所以王大刚将这一切的过错归结于妻子今日出门。 刘文这一号人物是多么危险,不需要齐远解释,荆惜也知道。 只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还活着。 至于刘文什么时候死,她基本上没什么印象了,只知道刘文是被五马分尸的,死状非常凄惨。 说白了,这样的人留在世上也不过是祸害更多的良家妇女而已,早死的为好。 可眼前对于王大刚的事情,荆惜也是无能为力,只能劝说他不要再对戴王氏动手,劝两人和好,得知他们的生活困苦,便给了他们一些银子,让他们回去。 两人被送走后,荆惜一脸的沉闷,齐远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让她安静了一下,齐远说要带她出去走走的,她摇摇头,一直紧绷着脸。 齐远失笑:“傻丫头,不要多想。” 荆惜睨了他一眼:“你知道刘文?” “中枢刘大人的儿子刘文,荒淫无度,不务正业,因为刘大人的官品在,所有人都不敢对刘文怎么样,最主要的是,刘文的母亲是当今皇后的妹妹,刘家势力庞大,自然不敢有人对刘文怎么样。” 齐远的分析句句在理,让精心觉得诧异的是,他对大周王朝的了解竟然如此深,可不像是旁人说的那般,他是个无所事事的王爷。 对于刘文这件事情,所有人都是有心而无力的。 让荆惜更加愤怒的是,傍晚时分,传来一个消息,戴王氏在家自尽了。 无为回来禀报的时候,带来不的消息是:“他们回去之后,王大刚便找人代写了一封休书,要休了戴王氏。所以戴王氏便自尽了。” 荆惜的脸色苍白得厉害,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这个地步。 女子失贞这可是大事! 她早该想到会有这么一茬了,可是想着王大刚既然在大街上公然打了戴王氏,便还是愿意接受她的,不曾想回家去之后,竟然还是走上了这么一条路。 “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荆惜恨恨地骂道。 齐远:…… 无为也有些无辜,不敢看荆惜,垂着头,接着说:“其实王大刚是不想休了戴王氏的,可是王大刚的母亲以死相逼,王大刚这才不得不写下休书。” 齐远摆摆手,示意无为退下。 荆惜能想通这一切,但是有太多的回忆涌上心头来,她只觉得疲倦不已,一句话也不想说。就连齐娇娇回来之后,在她耳边叨叨着今儿个的奇遇,她也只是应付式地点点头。 齐娇娇不乐意啊,一直在她跟前吵闹着,说着,最后还是齐远将齐娇娇赶了出去,安置在另外一间厢房,荆惜的耳边才清净下来。 等到荆惜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齐远竟然抱着一床被子站在自己的床沿处,不由被吓了一大跳,这是怎么回事? “你,你,你做什么?”荆惜结结巴巴地看着齐远问道。 齐远将手上的被子放在床上,挑眉道:“你把娇娇赶出去了,我来陪你睡觉。” 荆惜当下从床上跳起来,站得远远地看着齐远:“你赶紧出去,不要过来。” 齐远一脸无辜,“刚才我问你需不需要我陪你,你说好。” 荆惜:…… 齐远:“刚才我还问你,是不是让我睡在这里,你说对。” 荆惜:…… 齐远:“惜儿,虽然睡在这里会影响我的清誉,但是你不想负责的话,我也不会怪你的。” 荆惜悲了个催,当下怒吼道:“哪有让姑娘家负责的?你一个大男人不是更应该负责吗?” 齐远笑了,一脸的满足,点点头,说:“惜儿说得不错,我会负责的。” 荆惜:…… 看来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大了,脑子已经运转不过来了,若是再和他说话,还指不定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算了,什么都别说,闭嘴为好。 荆惜一脸郁闷地在椅子上坐下,一脸警惕地看着齐远,似乎只要他一有所动作,她就立马反击一般。 齐远在床上坐下,指了指大床,示意她过来睡觉。 荆惜猛地摇头,死死地盯着齐远:“你赶紧回去。” 齐远眉心紧蹙,满脸无辜,想了想,叹息一口气,直接脱了鞋子,躺了上去,然后盖上被子,闭上眼睛,睡了。 看着他这一连串的举动,荆惜傻眼了。 他当真要睡在这里? 那她呢? 她总不可能真的与齐远同床共枕啊! 他不要脸她还要脸呢。 再说了,此番到京城来,就是为了联姻的,万一齐远被哪家哪位公主看上了,要他当驸马爷,她这成了公主的眼中钉,还能留着小命? 如此一想,荆惜便打了个冷颤,甩甩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起来转悠两圈,想着过两日皇后寿宴上,要如何帮齐娇娇摆脱困境。 转累了,她就回到椅子上坐下,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齐远一直闭目养神,听到女孩缠绵的呼吸声响起的时候,这才睁开眼睛,走到女孩的身边,一把将她抱起来,缓缓回到床沿,将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 看着女孩干净的脸庞,齐远嘴角微微勾了勾,目光无比温柔地看着女孩许久,这才起身往外走。 无为正在外面站岗,听到开门声,当下回过头去,看到齐远出来,他恭敬地上前来:“主子。” 齐远扫了一眼外面,面色冰冷,目光凌厉:“让你安排的事情如何了?” “一切已经安排妥当。” 一切就看接下来事情如何进展,如果进展的好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收网了。 “主子,连深那边传来消息说,那边也进行得特别顺利,镖局也已经准备就绪,我们可以随时可以启程。” “很好,穿心回去让连深时刻准备着,再加紧寻找解药。” “是,主子。”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一阵强风呼啸而过,无为惊醒地喊了一声:“谁。” 说着,无为便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