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那就休怪她无情了 - 田园小娇妻

第222章那就休怪她无情了

如今的京城,各界人马甚多,齐远等人住在一品香,自然也是最引人注目的。 原本乔振申要来找他们商量一些事情的,无奈一直被人盯着,也只有暂且作罢。 今日夜探一品香的人,想必是按耐不住了。 无为没有追上那人,心想着好在也没说什么重要的秘密。 接下来的几日,一品香风平浪静的,倒也让人放心。 一转眼,就到了寿宴当天。 大清早的,宫里便派人前来迎接他们进宫。 齐娇娇换上了那一件被容静云取名为霓云衣的裙子,轻纱蒙面,随着齐远,领着荆惜往皇宫而去。 刚进宫的时候,便和莲郡主打了个照面。 莲郡主原本是想着绕道而行的,可是齐娇娇已经开口了:“这不是莲郡主吗?” 莲郡主也只好停住脚步,上前来给齐远请了安。 荆惜也给莲郡主请安,瞧着莲郡主一脸阴沉的模样,淡笑问道:“郡主这几日是否无法安眠?民女知道有一种草药是可以安眠的,郡主若是想要的话,民女倒是可以让人送到府上让郡主服用,保证药到病除。” 莲郡主怒了:“不过一卑贱之女,不必在本郡主的面前假装好心人。 如果旁人骂的是别人,她倒是不管,可如今莲郡主骂的人可是荆惜,她自然不能不管。 “莲郡主,惜姐姐不过是关心你,问候你医生,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拒绝也就罢了,何必骂人?” 这里是大周皇室,他们为客者,有诸多不方便,若是让旁人觉得他们仗势欺人,可就不好了。 荆惜忙拦着齐娇娇,向莲郡主道歉:“郡主说的是,是奴婢的错,还望郡主见谅。” 荆惜的反常,别说齐娇娇不解,就连莲郡主也是不解的。 不过莲郡主没多说什么,领着自家婢女赶紧离开。 齐远多看了荆惜一眼,直至宫人将他们带到鸿雁殿退下之后,他这才问荆惜:“刚才所为,是做什么?” 齐娇娇一脸懵逼。 荆惜睨了齐远一眼,他竟然看出来了? 被看出来,荆惜也不恼怒,勾着唇角说:“莲郡主这贤良的名声背负得太久应该是有点累的,我觉得我理当帮她一把。” 齐娇娇更加不解了,完全听不懂他们两人在说什么,便一直缠着要答案,荆惜没办法,只能给她做了一番解释。 齐娇娇明白之后,便露出一抹坏坏的笑,幸灾乐祸道:“活该她受到排挤。” 这一段小插曲很快被抛诸脑后。 寿宴正式开始。 皇室一下来人,荆惜发现,多数还是上一次在北燕太子寿宴上出现的那些使臣,除了一个陌生的面孔。 齐远低声解释道:“那是夷国使臣。” 夷国不是说已经闭国了吗?如今还来参加皇后的寿宴,这说明他们之间关系当真匪浅! 荆惜的双眼亮晶晶的,既然夷国使臣来了,事情就更加好办了。 “你不要轻举妄动,宫里很危险的,一切我已经安置妥当,你想要的东西一定可以得到。”齐远一眼看穿了荆惜的想法,赶紧开口叮嘱道。 齐娇娇知道自家七哥和惜姐姐之间有很多秘密,自己心里疑惑,却没有询问,只是乖乖呆在齐远的身边。 荆惜嗯了一声,表示自己不会乱来,便安静地站在两人的身后伺候着。 抬眼间,对上了关子明的视线,见他目不转睛的,荆惜眉心一蹙,想不通他到底什么意思。 一直呆在关子明身边的莲郡主自然第一时间察觉到他的不对劲,见他一直盯着荆惜,瞬间恼羞成怒,基本上要站起来,好在身旁的侍女拉着她,这才没酿成大错。 感觉到莲郡主的异样,关子明这才收回了目光,淡淡问道:“怎么了?” 莲郡主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要被气晕过去,努力换了一口气,“相公看上了荆惜?” 关子明眼底闪过一道亮光,心里揣摩着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回想一下苏长青说过的话,脸色便沉了下来:“别胡说八道。” 莲郡主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也就是说他的确是看上了荆惜?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她无情了。 每次的寿宴,总是会有一些大臣家的女儿有才艺表演,众人都享受着呢。 这不,中枢刘大人家的女儿刚刚表演完毕,莲郡主便站起身,笑意盈盈地看着荆惜的方向,开口道:“皇上,皇后,今年我听说北燕带来了表演呢。” 老实说,莲郡主这一张脸着实吓人,皇后都不忍直视了,看她一眼就赶紧移开视线,落在了齐远这边来。 皇上倒是有兴趣。今年北燕派人前来祝寿,而且来人还是一位王爷,这对他们大周可是表示了大大的诚意啊,再者,听说今年还带了北燕的九公主前来,这是有联姻的意思,他岂会不懂? 如今莲郡主提起来,他们自带了表演,说明诚意十足。 皇帝别提有多高兴了,便下令允许表演。 齐远的面色一片冰寒,扫过莲郡主的脸。 莲郡主就像是被刀子架在脖子上一般,缩了缩,可到底还是有些害怕,便不敢再吭声,安静地坐了下来。 她这么一个鼓动,后续也不需要她在露面了,挺好的。 至于她打的什么主意,荆惜非常清楚,不过是想着让齐娇娇出面。 齐远正要开口,荆惜拉了他一下,示意不要轻举妄动,她则是凑到了齐娇娇的跟前,轻声说:“公主……” 齐娇娇点点头,表示明白。 荆惜退后一步,齐娇娇便起身,压低了声音,哑着声音开口道:“北燕九公主齐娇娇给皇上,皇后娘娘请安了。今日我本事准备献唱一曲的,可因感染风寒,无法亲自为皇后娘娘祝寿,望皇后娘娘恕罪。” 众人皆听闻北燕九公主声音婉约如黄鹂鸣,无比动听,本想着能听到公主一展歌喉呢,没想到竟是感染风寒,不由地觉得惋惜。 皇后赶紧开口:“来人,马上请太医为公主殿下诊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