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谁都勉强不了我 - 田园小娇妻

第224章谁都勉强不了我

殿宇内再一度掀起轩然大波! 刘文娶了六任清,已经死了六任夫人,如今在请求赐婚,而且盯着的人还是齐娇娇!众人哪能猜测不出来他心中所想呢? 要知道北燕王朝的九公主是多么尊贵的人,哪里可能许配给刘文呢? 各位大臣心里面各有所想,有的在后悔自己没有先开口,有的在庆幸自己没有开口。 后悔没有开口的人想着,如果自己先开口的话,皇上会不会答应了呢?没有开口的人则在庆幸,好在自己没有开口,否则与刘家对上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管大家心里怎么想,刘文依旧坚持了跪在皇帝的面前,恳求着。 刘大人这回可是着急了,也上前来下跪:“陛下!恕臣教子无方,惹出了今日这一场笑话。” 接着,刘大人让刘文回去。 刘文可是不听劝的人,这话他就是看上了齐娇娇,让他回去,那是不可能的。 一直没有吭声的长孙明礼脸色都变了,如果问谁最想要娶齐娇娇的话,那非他莫属!要知道齐娇娇背后可是整个北燕,如果能够得到北燕的支持,那么他的皇位可算是稳固了。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却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来,刘文竟然捷足先登! 长孙明礼最担心的莫过于皇帝点点头答应了这一门亲事。 好在皇帝的脸色也是很难看的,当下让刘文先回去这件事情,简直是胡闹! 齐远的脸色冰冷的难看,不过这个时候不是开口的好时候,他也只是沉默不语。 刘大人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做了什么错事,赶紧过来给齐远道歉:“七王爷九公主,犬子今日闹笑话了,还望二位能够见谅。” 可刘大人底子里还是护短的,看了看齐娇娇一眼,到底还是开了口说:“公主殿下貌若天仙!尚未婚配的话,微臣倒是……” 刘大人这脸皮也真是够厚的,刚才才被皇帝训斥了一番,一转眼间就到齐远的面前来,想要给儿子求个亲? 荆惜一脸的嘲讽,难怪刘家最后全家覆没! 如果没有皇后这个强硬的后台的话,只怕刘大人连官都丢了吧? 如今,明显的太子想娶娇娇,刘大人忽然插了一脚进来,皇后到底还是太子的生母,怎么可能帮着外人而不帮着自己的儿子呢? 荆惜正这么想着,皇后已经开了口说:“刘大人,今日是本宫的寿辰,不谈别的事情。” 皇后发话,刘大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谢恩,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 而就在这时,外面匆匆来来一宫人,禀报说:“皇上大事不好了,六皇子不幸落水。” 六皇子落水,最害怕的人莫过于皇后了,赶紧站起来问:“到底怎么回事?六皇子怎么会落水呢?” “照顾六皇子的哪年不知道为何晕倒了,宫女们也不在,六皇子便偷偷跑了出去,不幸落水。” 皇后的身子踉跄了一下,不要跌倒,好在皇帝服了他一把,这才不至于丢人。 皇帝怒扫了宫人一眼:“如今情况如何?” “六皇子已经被救起来,目前太医正在诊治,已无大碍。” 如此一闹,宴会自然是不能再继续了。 众人都催促着要赶紧去看看六皇子如何。 毕竟,六皇子可是皇帝最宠爱的儿子,如何能出事? 皇帝和皇后已经赶往乾凌宫,众人便留在了鸿雁殿等候着,心中忐忑不安,纷纷祈祷着六皇子平安无事。 齐远扭头看荆惜一眼,见她神色有些飘忽,便说:“要不要出去走走?” 荆惜的双眼亮晶晶的,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齐娇娇嘀咕着:“七哥,我也要出去。” 齐远扫了她一眼,冷声道:“你留在这里。” 齐娇娇:……就知道带着惜姐姐玩,有不疼她这个妹妹了。 “无为,保护好九公主。”齐远叮嘱无为一声,便带着荆惜往外走。 大殿内闹哄哄的,众人的注意力已经在六皇子的身上,自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一边。 可关子明的注意力一直在荆惜的身上,见他们溜走,自己便也跟着起身往外走。 关子明走了,莲郡主不可能留下来,也跟着溜了出去。 出了宴会大厅,荆惜整个人都松懈下来,小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蹙了蹙鼻子说:“最烦人的就是参加这样的宴会,提心吊胆的也就算了,还要提防着被人陷害。” 瞧着小丫头一脸放松的模样,齐远不由失笑:“刚才怕不怕?” 荆惜奇怪地看了齐远一眼,“我为何要害怕?” 齐远挑眉:“如果皇上没有开口,皇后允许了刘文娶了你呢?” 荆惜笑了,笑容灿烂至极:“只要我不愿意的事情,谁都勉强不了我,即便是皇帝也一样。” 这般嚣张的小丫头当真是让他着迷,齐远失笑。 这话说得放肆,齐远却知道她是认真的,只要她不愿意的事情,的确没人强迫得了她。 都说君命不可违抗,可是有时候,有些事情还是可以想办法的。想不到办法的人,只不过是懒得认真对待而已。 所以,他不怕,小丫头也不怕。 荆惜甩着小手走路,懒洋洋道:“你应该担心的人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我?” 荆惜扭头看他一眼,知道他在装傻,不着急,也不拆穿,淡淡道:“你没注意到那位三公主一直盯着你看吗?你觉得要是公主当真看上你的话,你会不会成为大周王朝的驸马爷?” 齐远但笑不语,盯着荆惜看,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 荆惜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不由地后退两步,蹙着眉心问:“难道我有说错了?” 她可不会认错人,那的确是不大受宠的三公主。 不受宠的三公主嫁给不受宠的七王爷,倒是绝配不是? 所以说,齐远该忧心的人不是她,而是他自己才对啊! “惜儿这是在担心我?” 荆惜翻了个白眼。 齐远慢悠悠地说:“惜儿放心,这一辈子,除了你之外,我不会娶旁的女子。” 荆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