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哭了出来 - 田园小娇妻

第237章哭了出来

从御花园回来,齐娇娇便可怜兮兮地看着荆惜,似乎担心会受到责怪一般。 荆惜一直沉默地坐着,不吭声。 齐娇娇就更加担心了,小手指对了许久,支支吾吾地开口:“惜姐姐,我错了,我知道自己今天不应该擅做主张,我应该听你的话好好呆着的,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荆惜看了她一眼,起身,去齐了一壶茶回来,坐下,斟茶,细酌慢饮,没有理会她的话。 齐娇娇怕得快哭出来了,磨蹭到荆惜的身边,轻轻地拉了拉她的袖子,说:“惜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就是担心你成不了我的七嫂,所以才会擅做主张。以后我已经定好好听话,绝对不给你和七哥惹麻烦。” 看着小丫头快哭出来,荆惜这才放下手中的茶杯,“公主,你时刻要记住,自己是北燕王朝的公主,代表的是北燕王朝。在北燕,你是主人,可以任性妄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有人敢对你怎样。” 顿了一下,她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但是,在外面不同,不管你做什么,说什么,代表的都是北燕王朝,一个朝廷。你的所作所为会有很多人注意到,你的一举一动说不定都会给自己的国家带来麻烦。如今你还在你七哥的羽翼下成长,万一有一天你被迫离开你七哥了呢?你要怎么办才好?” “今天的事情,我知道你的担心,但是我们有更好的方法,更加温和的方法去解决,得到的结果并不会比你硬来的强。如果今天你出了什么事情,你让你七哥如何向云姨交代?你让你七哥如何向你父皇交代?” 听着这关切的怪声,齐娇娇没忍住哭了出来。 她心里也是委屈的,可是更多的是害怕。 这是一种成长的害怕。 荆惜没去安慰她,而是任由她哭个够。 原本所有的计划都被她的出现打乱了。 想要继续装病,这已经不可能了。 荆惜如今担心的是那些对齐娇娇虎视眈眈的人,要是他们动手的话,只怕齐娇娇很难躲得过去。 自古以来,皇室女子的命运都是悲哀的,从来由不得自己做出,一直都是政治的牺牲品。 她不希望齐娇娇也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公主殿下,荆姑娘,皇后娘娘请你们去正阳宫一趟。”外面忽然来了禀报声。 荆惜的心头咯噔一声响,这才在御花园打了照面,如今就要到正阳宫去?所为何事? 齐娇娇当下停住了哭声,下意识地看着荆惜。 荆惜也看着她。 沉默了一瞬间,荆惜才回话:“我给九公主梳洗一下便过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对方退下了。 齐娇娇才紧张地拉着荆惜的手臂,“惜姐姐,怎么办才好?” 荆惜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安心。 从过去的重重看来,皇后是个狠心的角色。如果前皇后以及玉美人都是因为皇后而死的,那么,可见她的狠毒之心。 远的不说,就说六皇子落水一事。 要知道虎毒不食子,这要是皇后亲自设计的,可见她的狠心,当真是无人能及啊! 荆承浩与齐远都不在,连深等人也被派出去办事了,这宫里就只有她和齐娇娇两人。如果当真出了什么事儿,只怕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荆惜出门的时候留了个心眼,发现今天带她去见惠妃的明玉殿的宫人,忙喊住他:“这位哥哥,能否请你帮我一件事情?” 宫人一见是荆惜,就想走开,却被荆惜喝住了:“大胆,见到九公主还不下跪请安?” 宫人不曾见过九公主,听闻这训斥声,扑通一声便跪倒在地上求饶。 荆惜吩咐道:“你去明玉殿传个消息,就说待九公主从皇后处回来,便会到明玉殿给惠妃娘娘请安。左右不过一个时辰便可到了。” 说完,宫人应下便跑了没影儿。 齐娇娇一句话没说,只是跟着荆惜,听从她的安排,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除了差错,坏了惜姐姐和七哥的计划。 齐娇娇的心里是怨念的,也不知道七哥怎么回事,这么多天了,竟然也不去理会一下自己的婚事,要是当真定下来了,娶了那五公主,她得多伤心啊,到时候就有得七哥后悔的。 正阳宫内,皇后和二公主正在说话。 “给皇后娘娘请安。”齐娇娇甚是礼貌地请了安,起身之后,还冲着二公主颔首。 皇后忙让人赐座。 “谢皇后娘娘。”道谢之后,齐娇娇便领着荆惜落了座。 皇后打量了一下荆惜:“这位是伺候公主殿下的荆姑娘吧?” 荆惜站出来,福了福身子:“奴婢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笑了笑,说:“真是个好丫头,本宫听说你晌午到明玉殿去了?” 这是打探消息! 不着声色的打探! 荆惜面上稳得住,又是福了福身子,恭敬地回答:“回皇后娘娘的话,是的,公主殿下身子不适,听闻惠妃娘娘是北燕人,便让奴才去请安。” 皇后恍然大悟,又有些抱怨地说:“九公主对惠妃可真好。” 言外之意,本宫甚为正宫皇后,你非但没有亲自前来请安,竟然还派了小侍女前去给惠妃请安,这是不尊。 不过,既然人家是老乡,她也不好计较什么。 荆惜已经想好了措辞,正要开口,皇后就摆摆手,道:“今日御花园发生的事情,本宫想听听你的简介。” 这话是问荆惜! 齐娇娇的眉头蹙了蹙,不愿意看到荆惜被欺负,就想开口,却看到了荆惜使过来的眼神,只有闭嘴不言。 荆惜当下就回话了:“奴婢见识浅薄,不敢发表见解,还往皇后娘娘恕罪。” 皇后轻笑,还没开口的时候,二公主已经按耐不住了,“你推三阻四地做什么?我母后不过是让你说说而已,当真以为自己上天了?” 被抢白了一顿,荆惜面色没有丝毫变化,态度倒也是不亢不卑的:“还往皇后恕罪,公主殿下恕罪,是奴婢的错。” 齐娇娇咬了咬下唇,看了皇后一眼,冷声开口:“你们为难我惜姐姐算什么?今日发生了这等丢人的事情,难道还要让别人评说?” 荆惜的心头咯噔一声响。

下一篇   第238章喜出望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