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七王爷是要入赘我们乔家的 - 田园小娇妻

第260章七王爷是要入赘我们乔家的

男子一袭白衣,面色温润,眉目中含带的爱意明显。 乔宇打了招呼之后,便离开了。 荆惜一脸懵逼懵逼,这跑得也太快了吧? 只是齐远怎么忽然出现了? “出来办事吗?”无奈之下,荆惜只能应对。 齐远并未说话,深邃的眸光落在她清秀的小脸上。 这眼神奇怪到让荆惜有些心虚,莫名的心虚。 这是怎么了? “出来看你。”就在荆惜以为齐远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忽然开口了。 荆惜:…… 齐远朝她逼近一步,薄唇轻启:“好久没见你了。” 荆惜:……前两天才见了好不好? 不过,他们好像没什么关系吧?为何要说得这么暧昧?虽说两家有意结亲,可到底还没成亲,有些话死不是现在不应该说的? 荆惜百感交集。 齐远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话对眼前的丫头起了什么作用,淡定自若道:“我们到京城这么长时间尚未到一品香看看,趁着现在有空,我们过去看看吧。” 荆惜弱弱地举了举爪子:“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齐远:“何事?” 荆惜:“家事。” 齐远:“走吧。” 荆惜一脸懵逼,“去哪里?” 齐远瞥她一眼:“不是说要去办事吗?” 荆惜:……她是要去办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齐远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淡定道:“我与君姨是见过面的,你不必担忧我去见君姨。” 荆惜:…… 齐远继续淡定道:“日后总是要去拜见外公外婆的,即便今日见了,也没什么问题,迟早的事情。” 荆惜:……以后还是讲银针带在身上吧,不爽了就直接扎哑了就好。 最终,荆惜还是领着齐远往国公府走。 原以为被齐远耽误了这么一会儿功夫,回到国公府已经晚了,谁知道人家知道她赶时间,还直接拎着她用轻功直接到了国公府。 好吧,直接不用走了。 王世才和乔城刚刚气喘兮兮到了国公府门口,便被人拦下了,“国公爷有令,外人不得擅自入府。” 乔城是个暴脾气的,原本在偏院已经被阻拦过一次了,如今还在门口呢,就被人拦着,脾气一上来就压不住,上前就给侍卫一脚:“给老子滚开。” 被揍了的侍卫却不敢有所松弛:“三公子,国公爷有命令,任何外人都不准入府,还往三公子不要为难。” 一想到母亲还病着,乔城这心就安定不下来,更加暴躁。 无奈,自己的武功不如人家好,想要硬闯是不可能的。 王世才不知道和乔城说了什么,很快两人就转身离开了。 荆惜这才和齐远走出来。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荆惜喃喃道:“这王世才和乔城说了什么?这么轻易地就将人喊走了,着实厉害。” 乔城这暴脾气,不是一般人能拦得住的。 所以,上一辈子他就是死在了暴脾气上,而且还是死在了关子明的手上。 这一辈子…… 荆惜的双眼眯了眯。 “智取比硬闯来得简单。”齐远淡淡道。 荆惜:…… 齐远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只是王世才真的说了这样的话? 王世才虽然是个人才,但是口才也不至于这么好,只有在撒谎的时候他的口才才是最好的,她亲自见识过了。 这个王世才不一般,二夫人也不一般。 看来背后隐藏着的秘密,是时候调查一下了。 上一辈子,国公府被灭门是在太惨,她一定于鏊让国公府脱离这个危险。 荆惜没理会齐远,抬脚往前,便想要进去。 “惜儿这是不要我了?”齐远淡定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荆惜笑眯眯地看着他:“今儿个有点累了,改日再陪你去一品香吧。” 齐远点点头。 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荆惜挑了挑眉,虽然心里觉得诧异,不过也没多想,抬脚便朝着府门走去。 齐远跟在身后。 荆惜猛地停住脚步,一本正经地开口:“刚才你也听到了,外人是不可进府门的。” 齐远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缓缓开口道:“我是国公府未来的外孙女婿。” 荆惜:…… 接着,荆惜就眼睁睁地看着齐远非常不要脸地朝前走。 没错,就是朝着国公府的门口走去,而门口的侍卫竟然还不拦着她。 目瞪口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齐远不是外人吗?为什么刚才口口声声说外人不能入府们的侍卫们不拦着她? 荆惜跟上去之后,实在她忍不住了,便问侍卫们:“你们刚才为何不拦着他?” 荆惜指了指已经进了门的齐远,一脸愤然。 侍卫们非常无辜回答:“回孙小姐的话,小姐吩咐过,七王爷上门拜访,不必禀报。” 荆惜:…… 真的要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是几个意思啊? 母亲大人你知道你这样做我会很伤心的吗? 无可奈何,荆惜也只能跟上去。 进了屋之后,荆惜发现一个更加奇特的现象,那就是正厅内,齐远和外婆还有母亲聊得正开心,尤其是外婆,似乎非常满意这个外孙女婿一般,看他的眼神都赶上看自家孙子了,不对,比看自家孙子更甚。 荆惜快要崩溃了。 倒是老夫人看到荆惜,赶紧招手:“惜儿,来来来,到外婆身边来。” 荆惜只能乖巧地走到老夫人的身边,顺从地在她身边坐下。 老夫人一脸慈爱地看着自己这个外孙女儿,真是越看越喜欢。 “惜儿啊,这就是七王爷,你看是不是一表人才?外婆啊,已经让你外公修书一封,呈现给皇上,求皇上赐婚了。” 荆惜刚要开口拒绝,就听到了门口乔宇的声音想起来:“中午的时候我看到爷爷进宫,那便是去请婚的呀?” 荆惜:…… 如今已经是下午,如果是中午进宫的话,这会儿外公只怕都已经回来了。 最绝望不过如此。 荆惜眼睁睁地看着齐远一本正经地叩谢自家外婆,然后被自家外婆笑眯眯地扶起来,然后笑眯眯地将她的手,放在了齐远的手掌心上,最后语重心长地交代:“日后啊,你们两人就要好好过日子了。七王爷是要入赘我们乔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