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满满当当都是人啊 - 田园小娇妻

第28章满满当当都是人啊

这一头,荆承浩一路道着歉,说着话,一直得不到回应,回过头,才发现荆惜一直在出神。 眉心一蹙,荆承浩喊了她一声,“惜儿?” 荆惜这才回过神来,愣了神,问:“四哥,你喊我啊?” 荆承浩:…… 估计刚才一路上说的话,小丫头都没有听进去,真是白费了他那么多的心思。 “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荆惜嘟嘟嘴,说:“我这不是在愁我们加下来一步应该怎么做吗?” 接下来的一步? 这才迈出来第一步,小丫头就想着下一步要怎么走了吗? 荆承浩不由被逗笑了:“我说惜儿,咱们这都还没站稳,你就想着飞了?好了,听四哥的,等我们这一步站稳脚跟,就安排下一步,我们再开酒楼就对了,四哥肯定会帮着你把酒楼开起来的。” 听闻荆承浩这话,荆惜不由扑哧一笑,说:“四哥,我可没说要开酒楼。” “其实呢,我是想这还有别的赚钱渠道的,而且啊,那种赚钱的渠道,可是比开酒楼还要赚得多。所以啊,我现在得琢磨一下要怎么弄才好,要不然晚了一步,我怕我们吃亏了。” 小丫头这番话,倒让荆承浩无言以对。 他家的小丫头自从那次生病好了之后,性格大变,变得活泼开朗了不少,胆子也变大了,总而言之,就是变了一个样。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还是喜欢现在这个小丫头。 从前的小丫头是听话,总是唯唯诺诺的,若是长大了,成亲了,估计是会被婆家欺负的。现在的小丫头,越是厉害,他们就越放心。 荆惜自然不知道荆承浩心里头想得那么遥远,只是一直在琢磨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赚大钱,才能更加快速地让大家撤离这片土地,躲过这一场灾难;怎样做,才能让母亲早日平安回到乔家。 两人到一品香的时候,发现还没到饭点,可是店内已经聚集了不少宾客。 店小二一见荆惜回来,便蹭蹭蹭地跑来,气喘兮兮地说:“姑娘您终于来了,外面那些客人都等您好久了。您昨儿个说我们的菜是可以预定的,那些想要尝一尝鲜的客人早早就来候着,吵着让我们赶紧接受预定。” 荆承浩一脸呆滞。 快速到店内瞅了瞅情况。 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是吓一跳,店内满满当当的客人,非常有耐心地等着。 回到后院,询问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听闻了一品香出了新的菜色,而且是极其美味的菜,大家都想要知道到底是怎样的菜这般诱人。所以,即便知道今天吃不上,也来瞧瞧这菜的长相如何,竟能卖出如此天价。 荆承浩真是哭笑不得,他明白荆惜为什么会让人预订这个菜,也知道为什么会限量卖,毕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求之不易才会更加珍惜,更加喜欢。若是太容易得到,好奇心就不会这么浓厚了。 “惜儿,四哥佩服你。”荆承浩笑着说道。 荆惜笑眯眯地看着荆承浩,说:“四哥,我觉得以后你会更加佩服我。” 荆承浩一愣,看着小丫头走远的身影,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荆惜的做法,是非常好的,只是,一品香树大招风。 原本,章南舍对这一品香就很有意见,如果不是因为有一品香的存在,他可以捞到更多的银子。可他上任的时候,一品香就已经在了,他也无可奈何,只能看着一品香日进斗金,而他只能靠着别的路子生金。 然而,其他路子生金,哪有一品香的金子来得多来得快? 一想,他心中这一团怒火便熊熊燃烧起来。 瞧瞧现在,竟然出了什么新的菜色,还开出了天价,而那些人竟然还如此疯狂去围观,去吃。 不是说了,恒安县的受灾情况怎么怎么严重吗?那些人到底哪来的银子吃吃喝喝?当真有银子,为何不拿来孝敬他? “老爷。”得知章南舍召唤自己,邱师爷立即赶过来。 “一品香最近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他们在卖高价的新菜。”章南舍故作迟疑询问道。 邱师爷心头咯噔一声,章南舍这是看一品香不顺眼,想要对一品香下手了?不过,一品香向来红火,里面的饭菜价格也是极其高的,若是真的有美食,价格高一点也是正常的,章南舍为何忽然关心此事? “恒安县最近水灾才过,百姓穷不聊生,吃饭都是个问题,可是一品香的人却吃香喝辣的,成何体统?若是让朝廷知晓这件事情,你我都没有好日子过。”章南舍踱着步子,心里焦躁,面色惆怅。 邱师爷一脸恭敬,拱手道:“老爷不必担心,一品香是全国各地都有分店的,也不只是我们恒安县才有。再说,这一次的水灾对于寻常百姓来说影响大一些,可是对于富足的家庭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他们家里有的是存量。所以,他们才会有这个闲钱到一品香吃香喝辣的。不过老爷您放心,这种情况全国上下都存在的,朝廷自然不会因此责怪到老爷您的身上。” 这一番话,说得在理。 可章南舍的意图原本就不在朝廷是否会惩罚一事上,他只想着将一品香绊倒,一品香的所有收归在他的手上,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天真!”章南舍顿住脚步,训斥道。 邱师爷一脸呆滞。 “朝廷的官员会和你说这些?本官为官清廉,可是管着的这一片土地却出现这种事情,一旦上报到陛下那去,只会说我为官不正,恒安县的百姓如今过得水深火热的,却不懂得调解一下,让富足的百姓去帮衬一下贫穷到吃不上饭的人。” “你以为,这样的事情上报到朝廷,陛下还会让我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吗?到时候别说我,就连你,也会受到牵连的。” 章南舍说道这里,沉吟一下,下令道:“你去探一下一品香的虚实,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一旦有消息,就回来告诉我。我就不信了,一品香当真可以这么硬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