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小舅? - 田园小娇妻

第31章小舅?

想着,章南舍就更加怒了,冲着外头吼了一声:“给我滚出去,来人,给我将这群刁民给赶出去。” 邱师爷扭过头去,看了看来人,慌乱地从地上爬起来,凑到章南舍的身旁,声音有些颤抖,说道:“大人,这,这,这人似乎穿的是朝服。” 章南舍这才抬头去看从门口进来的人,夹杂在那群刁民中间的,的确有人身穿钦差的朝服……莫非当着是朝廷派遣钦差过来? 朝廷来人,这可不是小事儿。 章南舍原本愤怒的心,顿时乱了起来。 “章大人,接旨吧。” 章南舍颤抖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下官接旨。” 这一道圣旨上面的内容,章南舍压根没听清楚,只听到关押审问,接着,有人上前来将他反扭的时候,他终于回过神来,大喊道:“放肆,本官是恒安知县,你是何许人也?竟然敢在本官面前放肆?” 钦差眉头一扬,许氏没想到章南舍竟然如此硬气,如此胆大,回过神来之后竟然还敢反驳。 他也没说话,只是看着章南舍,似乎是想要看出来章南舍这话到底是真是假。 章南舍冷笑,挣脱开了反扭着他的人,下了命令道:“邱师爷,将这个人给我捆起来,竟然冒充陛下派来的钦差大人,谋害朝廷命官,我若是不狠狠办理,便对不起陛下对我的信任。” 这话,显然是颠倒是非了! 钦差还是眯着眼睛看着章南舍。 邱师爷小腿打颤着的,问:“大人,只怕此人当真是钦差大人。” 章南舍全然冷静下来,压低声音冷哼道:“即便是真的钦差又怎样?在我的地盘,难道还用的听别人的话?只要他有去无回,有谁敢说什么?” 邱师爷双眼瞪大,没想到章南舍竟然如此大胆,还想着谋害钦差大人,这可是杀头的罪啊! 从邱师爷的神色,荆惜已经猜测出几分了,面上却没有丝毫表情,只是冷眼看着。 章南舍的作死行为,终究长久不了。而这位钦差大人…… 目光落到对方的身上,荆惜微微一愣,小脸顿时变得苍白起来,小舅? 来人正是乔振申! 上一世,乔振申被关子明派去镇守边关,半个月后,便传来了消息,他与外敌私通,被就地正法…… 邱师爷原本想看看荆惜是什么意思的,可扭头看着荆惜的时候,见她面色苍白,浑身颤抖得厉害,便担心了起来,莫非是身体不舒服吗?现下,荆惜可不能出事啊!万一她出事了,他也会出事的!章南舍如此心狠手辣,能放过他吗? 邱师爷也不管章南舍的吩咐,直接跪下来,大喊道:“大人,我,我,我办不到啊,这真的是钦差大人,您要谋害钦差大人,犯的可是杀头的大罪。” 章南舍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邱师爷竟然来了这么一出。 没错,谋害钦差大人就是杀头的大罪,这件事情悄悄办了,有谁会注意到是他办的?再者,即便钦差大人被谋害一事传到了朝廷,想必那位大人一定会帮忙掩盖事实的。所以他压根不需要担心。 谁曾想,这个邱楠竟然直接将实话喊了出来。 “你……”章南舍被气得当真一句话说不出来。 乔振申倒是笑了,“章大人原来是打这个主意,让本钦差有命无回。” 章南舍已经镇定下来,冷笑:“谁人不知你是个冒牌货,我恒安县风调雨顺,被我治理得井井有条的,陛下圣明,又怎么会派遣什么狗屁钦差到我恒安县来?你分明就是个冒牌货。” 他这话说得振振有词,显然是打定主意,知道乔振申手上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荆惜心头叹息一声,这章南舍果真是个脓包,既然人家都到了恒安县来,身上又怎么会没有什么证物呢? 一把尚方宝剑在手,乔振申才淡笑问道:“章大人,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意见?” 章南舍浑身一颤,这…… “来人,章南舍对陛下不恭,乱用职权,置百姓的生死不理,立即关进大牢,本官要亲自审问。” 这个决定,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邱师爷浑身力气再瞬间被抽光,他立即倒在地上。 荆惜抬头看了看乔振申,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而荆承浩早就在外头候着,看到章南舍被带出去,他便和唐进冲了进来,见荆惜还在地上跪着,心疼地扶起她:“惜儿,你没事儿吧?” 荆惜摇摇头,小嘴抿了抿,却没说什么。 乔振申扭头看了他们一眼,也没说什么,只是摆摆手,示意他们都离开即可。 回到一品香之后,荆惜直接去了厨房烧菜。 荆承浩原本还是一脸的担心的,可见荆惜如此镇定,似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模样,也就放心出去。 今天,荆惜炒了十六个菜,十五个菜是给外面的客人的,而剩下的最后一个…… 荆惜看了看桌面上的菜,目光有些迷蒙,许久,她才轻轻地说:“麻烦将这一道菜送到县衙去,就说一品香感激钦差大人的清明,这一道菜是谢礼。” 说完,荆惜便走了出去,直接回了雅间。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略过,荆惜的心,狠狠地抽着,疼着。 乔家家破人亡,是因为她的天真无知,因为她错信了人。 如果不是因为她,关子明不会对乔家下手,乔家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这一世,她做好了复仇的准备,她必定要保全老荆家和乔家,也做好了要让母亲早日回归乔家的准备。 可今日见到乔振申的时候,她才明白,原来不仅仅是母亲没做好回乔家的准备,就连她也还没做好。 上一辈子,她最对不起的人便是这位小舅。 原以为自己可以坦然面对的,如今才知道,原来自己胆怯起来,也不过如此。 荆惜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正准备喊上荆承浩,一起回家的。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是荆荣氏! 奶奶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