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竟是下毒 - 田园小娇妻

第38章竟是下毒

众人自然是点头答应,他们此番前来是为了救死扶伤来的,隐瞒真相对病人的身体有益,他们自然会选择隐瞒。 齐远随着荆惜和领头大夫前往水井查看水源。 前往水井的路上,齐远和领头大夫已经猜想到了事实,可当真从水源里看到了真相,他们还是被吓到了。 连云村就只有这么一口水井,整个村子一百多号人,全部依仗着这一口水井生活。没想到下毒的人竟然这般心狠手辣! 齐远本想说点什么,可见荆惜小脸苍白,眼底的恨意明朗可见,便忍了下来,让领头大夫先想办法将水井里的毒给解了。 “荆姑娘知道这下毒之人是何人?”齐远抬眸,看了看不远处的地方,眸光微闪。 那日便是在那个地方,荆惜让他救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如今成为了关子明的奴婢。 听着这醇厚的声音,荆惜立即稳住了心神,收拾一下心情,声音也恢复到了往日的模样,淡中带着丝丝的软糯:“齐公子说笑了,今日才确定是下毒,我怎么会知道下毒之人是何人?” 女孩儿弯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如同振动的蝴蝶翅膀一般让人着迷。 齐远这才发现,原来女孩儿笑起来的时候,嘴角边上会挂着两个迷人的梨涡。 瞧着,齐远愣了一下。 “公子,荆姑娘,我已经找到了解毒的方法,只是我手中带来的草药不够,需要你们到附近的药铺去买草药,但是,另外一种非常重要的草药,一般药店是没有的,如果找不到的话,情况会非常危险。” 在连云村找草药,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想了想,荆惜开口问道:“这是一种怎样的草药,我让我四哥到山上去找一下。” 很快地,那大夫便给她绘出一副简单的草药图。 拿着这草药图去找了荆承浩几兄弟,让他们帮忙去山上找这一种草药。 荆承浩三兄弟加上唐进四人一同分工合作,两人去镇上买草药,两人直接上山采草药。 这次的用药,有几位药比较名贵,要给这几十号人解毒,花了不少于一千两银子。可荆惜却眼睛都不眨一下便将银子交代出去,这让齐远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位小姑娘了。 好在,荆承浩等人是熟悉药山上的位置,轻车熟路地摸了上去,找到草药,这才赶紧下山来。 前后花了一个多时辰就下了山。 只是,回来的时候,荆承浩还是受了点伤。 用他们采摘回来的草药给熬了水,喂了病人们喝下之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若不是荆姑娘提前做好了准备,让我们带了这么多的草药过来,只怕今天还真的不好办啊。” “对啊,荆姑娘真是聪明。” 众人的夸奖,在荆惜听来,是那么地讽刺。 苏长青是她救的,不管上一辈子,还是这一辈子,都是她救的。却没想到,连云村所谓的瘟疫爆发,竟然不是因为瘟疫,而是因为被人下了毒。 这一段时间来,只有苏长青在连云村,这毒不是她下的,又是何人下的? 她险些害死了连云村上百口人的性命。 上一世,因为没有准备,因为不知道,所以才会有如此惨绝人寰的一幕。 这一世,她虽然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却没想到,其实这一幕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只要不救苏长青! 荆承浩包扎完毕之后,见荆惜的面色不大好,便凑到她的身边来,轻声问道:“惜儿这是怎么了?不高兴?” 荆惜抬头,嘟嘟嘴,说:“四哥你都受伤了,我怎么会高兴?” 荆承浩立即笑了,伸出没有手上的右手捏了捏她的鼻头,说:“我受的不过是小伤,不碍事的,放心吧。” 一旁的齐远瞅着这兄妹两人亲昵的小动作,眉头不由紧蹙起来。 心头的不喜涌现,让他自己都有些诧异,这是怎么回事? 再看看小丫头笑靥如花的模样,那勾人的梨涡挂在嘴角边上,是那么地迷人。 他的心头微微一跳。 着实怪异! 午饭,简单解决了。 一共十名大夫,一直忙活到了傍晚时分,才忙完。 而村名们看着自己醒来的亲人,感动得落泪,对大夫们千恩万谢,又对老荆家千恩万谢的。嘴上一直念叨着,若不是他们心善救命,连云村这上百号人可真的麻烦了。 领头大夫处理好水井那一头,再过来查看一下,发现没问题之后,便叮嘱村民们回去之后,将自己水缸里的水全都清干净之后,重新打水,再食用。 对于大夫的话,村民们自然是听从的。 事情圆满解决,齐远和大夫们也就不再耽搁,立即起身,回了县城。 整整一天忙活下来,大家都已经精疲力尽,早早歇息了。 大清早的,荆惜想着昨日的事情,便起了个大早,让本想带着荆承浩一同去县城问个清楚,顺便看个大夫的,谁知道许氏劈头盖脸地说了她一顿。 荆惜沉默了一下,最后只能放弃,去喊了荆承让陪同一道去了县城。 现下,她需要去找一下苏长青,另外还要问清楚水井里的毒,到底是什么毒! 齐远似乎早已经猜想到了荆惜会找上门,早早地就在一品香的雅间候着。 荆惜进来的时候,发现昨儿个的领头大夫也在,便愣了一下。 领头大夫和荆惜打了招呼,在一旁站着。 齐远冲着荆惜点点头,也算是打了招呼。 荆承让知道荆惜有事情要和齐远谈,而齐远也不是什么坏人,他便放心地将人交给了齐远,下楼去了。 关上门之后,荆惜倒也不客气,直奔主题,问:“请问朱大夫,水井里的毒,是什么毒?” 朱元山愣了一下,旋即笑了,“爷,这位姑娘很聪明。” 齐远眉头一扬。 荆惜的眉头一皱。 朱元山笑得更加欢了。 荆惜的神色一敛,心头几分不喜,她知道他们两人没什么恶意,只是她终究还是不喜的。 朱元山倒是见好就收,掏出一张宣纸,在上面描了一下,搁下毛笔,将宣纸推到荆惜的面前,说:“这种。” 一瞧宣纸上的物件,荆惜的双眸立即瞪大,满满的不可置信。 “这种药草名为芸草,是一种剧毒草,服用过后,人不会马上毒发身亡,毒发的状况如同瘟疫一般,所以,一般这种草药出现,不懂的人就会认为是瘟疫爆发,不及时请大夫看,就会出现问题。而且,此毒可以传染,当真是与瘟疫无异!”

上一篇   第37章祥龙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