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以备不时之需 - 田园小娇妻

第4章以备不时之需

暴风雨过后的晴天并未能让人心情愉悦,田地里的庄稼全然被毁。 才长出来的庄稼就这么被毁了,村民们的心,狠狠地抽着疼。 “大家听好了,今年粮食征缴,截止日期是四月初一,大家可别误了日子,不然大人追究下来,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村庄戏台前,邱师爷严肃警告。 “这如何是好?我们留下来的粮食也只是够熬到秋收,如今庄稼已毁,即便是现在开始播种,也来不及了呀。” “对呀,怎么就不能宽恕几日呢?前些年都是快到秋收的时候才缴粮的,今年怎么还提前了?” “邱师爷,求求你了,你和大人说一声,宽限一些时日,我们实在是拿不出粮食啊。” 邱师爷冷笑,“大人宽限你们一些日子,那谁可以宽限大人一些日子?告诉你们,皇上圣旨,去年各地大丰收,今年的缴粮不许比去年要低。你们还是赶紧将家里的粮食拿出来缴了吧。” 看着村民们下跪求人,荆惜抬眼看了看邱师爷,倒是没吭声。 荆承浩担心荆惜会起身说什么,只能拉着她,不让她起身,最后看她没有开口的意思,这才放下心来。 谁知道,散了之后,荆惜竟然直接找了邱师爷,荆承浩不放心,只能跟着去。 “邱师爷。” 邱师爷顿住脚步,发现来人是荆惜,不耐烦地说:“赶紧回去收拾粮食吧,求情的话别说了。” 荆惜微微一笑:“邱师爷误会了,我自然不会来向邱师爷求情,我明白邱师爷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怎会为难师爷?我来,是有件事情想要请教一下邱师爷。” “什么事,说吧。”不知为何,只要对上那双晶亮漆黑的双眼,邱师爷便觉得心里瘆的慌。 “向来都是秋收前缴粮,几年为何会在春末就要缴粮了?况且,今年可是只有咱们县提前,这个,邱师爷若是不信,可以派人查实一下此事。” 邱师爷不耐烦地瞪了荆惜一眼:“黄口小儿不许胡说八道。” 荆惜轻笑,“我是不是胡说八道,邱师爷稍稍查实便知。我也是为了邱师爷好,毕竟刚才邱师爷告知大家的是,这是皇上下来的命令。可若只有咱们这个县城春末缴粮,而且打着皇上的口号,传了出去,邱师爷以为责任在谁?” 邱师爷顿时惊得一身冷汗,县令爷告知他必须趁早收粮,并说这是皇上的旨意。可是,若真如荆惜所说,只是恒安县单独所为,那得利者最大的是谁?若是此事传了出去,获罪的绝非县令爷,而是他邱师爷呀! 邱师爷没再说什么,而是派人查实此事。 得到的消息,却正如荆惜所言,只有恒安县在缴粮。 这,便是县令爷想要从中获利! 邱师爷思来想去,也没能里出一个好头绪来。 荆惜只是一十岁的小女娃,怎会知道这么多?莫非荆家身后有什么高人指点? 最终,邱师爷还是找上了荆惜,“你认为这一次事情,我应该如何处理为好?” 陪同荆惜一起前来的荆承浩微微愣住了,邱师爷竟然向惜儿寻求帮助? 荆惜轻笑:“我只是黄口小儿,邱师爷只怕是找错人了吧?” 邱师爷笑得有些尴尬,没想到荆惜竟然用他的话来堵他,心中虽然苦恼,但是也无可奈何。毕竟,这件事情事关他的生死前途的大事。 “姑娘你年纪虽小,但是见识长远,相信你一定有办法可以应对的。”邱师爷掏出一锭银子,放到了荆承浩的手上,然后说,“听说姑娘身子不是很好,这点银子可以寻大夫瞧瞧,将身子养好了。” 荆承浩怒了,想要将银子丢回去,却瞧见荆惜的眼色,也只有忍了下来。 “很抱歉,我帮不上什么忙。不过章县令明日便要回县城,连云村甚至是全家镇的事务也只能劳烦邱师爷,邱师爷只要找了帮手,不就可以保住前程了吗?” 邱师爷微微一愣,随后一想,便笑了,“姑娘果真是聪明。” 邱师爷离开之后,荆承浩便着急了,“惜儿,你怎能拿了他的银子?” “这些银子不过是当初从我们荆家手中出去的,拿回来,理所应当。”荆惜淡淡道,“四哥,拿着银子到隔壁的县城买米,能有多少便买多少回来。” 荆承浩愣住了,“惜儿,你想要做什么?” 这里可是有二十两银子!好不容易得来的银子,留着防身不是更好吗?为何要全部花出去呢? “听我的,找个借口,你和三哥一起去。将周围县城的大米都收购起来,然后运到恒安县城卖。” 荆承浩的脑子转的迅速,瞬间明白荆惜的意思,“惜儿,你的意思是,因为暴风雨的影响,咱们县城的米价肯定会升,只要我们将其他县城的大米收购,转手卖给咱们县城的米商,自然能够赚取转手费。” 荆惜微笑点点头,“四哥很聪明。” 荆承浩笑了笑,随即想到什么,笑容立即收敛,“可是,我们知道这么做,旁人自然也知道这么做,毫无胜算。” “章县令下令缴粮,恒安县城上下都忙活着这件事情,以为朝廷上下都是这样,自然不会多想。所以咱们需要马上出手,这样才能抢得先机。否则,邱师爷一旦事成,县城那些米商便看穿咱们的计划,到时候便会落空了。” 这一场战,打的就是心理战术。 上一辈子,暴风雨过后,章南舍下令缴粮,恒安县的百姓都认为是皇帝下的圣旨,即便是苦不堪言,却也只能挨饿缴粮。却不想这只是章南舍自己的主意。 恒安县的百姓缴了粮,后期没有粮食的支撑,直至到了瘟疫来袭,遍野横尸,无人逃过这一劫。 这一世,她定要章南舍为此付出代价。 “四哥,记得到时候一定要给连云村留下几十石粮食,以备不时之需。” 找了一个借口,荆承浩带着荆承温一起出了远门。 瞧着儿子突然出远门,许氏无比担心,便找了丈夫,“当家的,你说承浩怎么突然想着出远门了?该不会是帮着惜儿办事儿吧?” 因为顾忌着荆惜,所以不用任何缘由,她便怀疑上了荆惜。

上一篇   第3章灭顶之灾

下一篇   第5章蓄势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