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杀人的事儿 - 田园小娇妻

第40章杀人的事儿

许氏被荆惜这一句话吓懵了,什么杀人的事情? “奶奶,我有话和三伯娘说。”荆惜和荆荣氏交代了一下,便拉着许氏往外走。 许氏终于回过神来,一把甩开了荆惜的手,瓮声瓮气地说:“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这一次是打定主意了,分家是一定要的,而且你之前欠我们的银子,也该还回来了。” 荆惜顿住脚步,回头看着许氏,目光凉凉的。 “三伯娘,你知道村里人昨日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况吗?” 许氏一愣,随即冷笑答道:“那不是因为瘟疫吗?” “那不是瘟疫,而是有人下毒。”荆惜没有再看许氏,转头看了看周围,见周围没人,也就放心了,接着说,“三伯娘可还记得前些天,苏长青离开老荆家的时候送给你的草药?” 顿了一下,不等许氏说话,荆惜接着说:“那草药叫做芸草,是一种奇毒无比的草药。中毒者在一天之内便可毒发身亡,而且,毒发的时候,症状与得了瘟疫没什么两样。所以,昨日村民们的状况,就是中了芸草之毒。” 许氏被吓懵了,踉跄了几下,几乎要跌倒在地,好在荆惜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 “三伯娘,苏长青是什么人,我们大家都不最清楚,她当初在我们村子的河边奄奄一息是被我救了,送到县城去养伤,按理来说,人好了之后,报恩或者直接离开都没问题。可是后来接着受伤的名义到我们家里住,在她临走之前我们村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这毒草还在你手里。如果说她去报官,我们老荆家都在牢里呆着了。” 荆惜这一番话,可不是吓唬许氏。 如果苏长青不是自信到认为自己下毒之后便可得手,必定会报官。 她暂且还不知道苏长青这么做意在何为,但是她敢肯定的是,苏长青肯定不是心善之人,她和关子明在谋划一些她暂且猜不到的秘密。 许氏一下子没了主意,虽然平日里她计较得多,但是到底还是乡村妇女,知道的甚少,而且,原本寻常百姓一听到要见官就害怕得要命,更别提昨儿个发生的事情如此可怕了。 若真是追究起来,真的如惜儿所说,她要害了老荆家啊! 许氏没忍住,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像个委屈的孩子一般。 荆惜看着,也没拦着,让她哭。 这一次算是给她一个教训吧,对于连云村的村民们,她心里也是有所愧疚的。如果不是因为她救了苏长青,他们也不会吃这么多的苦头。 后期,好好弥补就好。 待许氏哭了一会儿,荆惜便拍拍她的手臂,说:“好了,三伯娘,这件事情暂且过去了,我们老荆家欠了连云村的,日后要好好报答才好。” 许氏点点头,擦干泪水,坚定地说:“日后连云村有什么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荆惜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两人回到老荆家,荆承浩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可是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问题,私底下问吧,这两人都没说什么。 不仅仅是荆承浩,就连荆荣氏等人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许氏昨日还闹闹腾腾地要分家,可今天大清早的,她给大家煮好了早饭之后,便先下地去干活。还让荆承浩去海边看看潮水退了没,若是退潮了,他们就赶紧下海干活去。 许氏这翻天覆地的变化着实让人心惊,荆荣氏明白,她的变化和惜儿那娃娃有关系。可是既然惜儿不愿意说,那就算了,只要大家都好好的,那就够了。 许氏将芸草给了荆惜处理,还诚心跟大家道了歉,这把荆礼吓了一大跳。 正巧,一家子吃完早饭,正准备去各家各户走访一下,看看他们还有没有不舒服的,没想到齐远竟然来了。 荆惜双眼一亮,没想到竟然还带着朱元山来。 这好啊,可以帮忙给大家诊一次脉。 朱元山答应帮忙,荆承浩等人便去奔跑昭告大家都到戏台前候着,有大夫帮忙诊脉。 众人好不容易在阎王爷那里捡回来一条命,如今还有大夫肯大发善心给他们诊脉,他们自然是高兴的。 聚集了村民们,朱元山开始诊脉,齐远看了荆惜一眼,示意她陪同一起走走。 荆惜忽然想起什么,看了一下身后的朱元山一眼,再瞅瞅周围,压低声音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有点东西要给你。” 说着,便往老荆家跑去。 荆荣氏见她跑回来,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询问地喊了一声,谁知荆惜丢下一句没事,回了屋子,拿了一袋子东西,便又跑了出去。 荆荣氏无奈笑笑,说:“小丫头是越来越有主见了,这可是我们老荆家的福分啊!” 许氏看了看荆荣氏,没说话。 乔长君也只是抿着小嘴儿笑着,也没说话。 洪氏向来存在感低,自然是不会说话的。 这一头,荆惜拿着布袋子跑到齐远的跟前,一把塞到他的怀里,说:“这个东西麻烦你帮我收起来。” 齐远摸了摸,目光微闪。 “不用怀疑,这东西是别人给我的,只是我担心会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所以只能拜托你帮忙。”荆惜一眼看穿他的心思,冷哼一声道。 其实,这玩意儿她可以拿到附近的药山上扔掉的,可是她担心苏长青得知连云村的村民安然无恙,还会安排后手,所以,刚才在心头一跳的时候,她忽然想到这么一个主意。 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她竟然愿意相信齐远会帮她的忙。 只是心里忽然闪出这么一个念头,她就遵循心里的意愿去做了。 “好。”齐远微微一笑。 那温润好听的声音,让荆惜微微一愣。 齐远今年不过十八岁,和荆承让一个年纪,只是他看起来更加沉稳一些。莫非因为是皇子的缘故,所以才有如此与众不同的气场吗? 荆惜眨眨眼。 然,不等她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荆承浩已经气喘兮兮地跑过来,喊道:“惜儿,不好了,官府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