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我见到舅舅了 - 田园小娇妻

第41章我见到舅舅了

这个时候,官府来人,必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荆惜脸色微变,下意识地扫了一下齐远手中的东西,眉心一皱,莫非当真是为了这个东西来的吗? “怎么回事?”稳了稳心神,荆惜看着气喘兮兮的荆承浩问道。 “不知道谁报官了,说是我们老荆家有人在水井里投毒,害得村民们上吐下泻,甚至还差点丢了性命,假冒瘟疫,想要谋财害命。”荆承浩满脸愤慨,要知道昨日是他们忙死忙活地救人,如今这些人竟然反咬一口,说是他们想要谋财害命。真是不要太过分啊! 荆惜沉默了一下,抬脚就要朝家门口走去。 荆承浩跟随在身后,还叨叨絮絮地说:“今日过来的人呢,不仅仅有新官上任的邱县令,还有钦差大人。” 荆惜脚底一打滑,差点摔倒。 “钦差大人?” 荆承浩不明白她怎么会如此激动,点点头。 荆惜的小脸一阵苍白,钦差大人来了……舅舅来了,岂不是会见到娘亲吗? “邱县令先到了我们家,而钦差大人现在还在戏台那边看一下村民的情况。” 荆承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荆惜浑身一打颤,拔腿便往家里跑去。 荆承浩和齐远一脸懵逼地看着消失在眼前的身影。 荆惜直奔老荆家,进门的时候,看到邱县令和荆荣氏等人正在说话,便和大家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到了乔长君的身边,凑到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什么,然后,乔长君便起身,欠了欠身子,说:“我身体有点不适,暂且回屋歇息。” 乔长君平日里的为人,荆荣氏是很清楚的,听闻她这话,便点点头,嘱咐荆惜扶着她回我休息。 荆信原本也想进去看看她的情况的,却被乔长君阻拦了:“你陪大人,惜儿陪我便好。” 荆信只能停住脚步。 回屋之后,乔长君见荆惜的脸色有些难看,心里猜想到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可小丫头还没交代,她也只能等着。 荆惜沉默了一下,问:“娘,我想问一下,您现在愿意回乔家吗?” 这是旧话重提! 一如既往地,听到回乔家,乔长君的脸色还是忍不住变得苍白起来。 她没忘记上一次和丈夫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丈夫提出了那个疑问。 “惜儿,你是如何得知乔家的?”乔长君直勾勾地望着眼前的女孩儿。 这一瞬间,她心头蓦地一跳,感觉到自己这个做母亲的,似乎有些失职了。 自从惜儿大病痊愈之后,似乎整个人都不同了,孩子长大了不少,变得懂事,变得坚强,变得沉熟稳重了不少。 可她却一直没有发现。 荆惜垂下眼帘,敛起眼底汹涌的思绪。 沉默了许久,才抬起头,看着乔长君,说:“我见到舅舅了。” 乔长君震惊地站起身,“你说什么?” 荆惜这才和她说了实话,“恒安县来的钦差,就是小舅,今天,小舅也来了村里。娘,今天您要和舅舅相认吗?” 乔长君浑身颤抖得厉害。 弟弟来了? 申弟来了? 看着激动的母亲,荆惜于心不忍,可这只一个毕竟的过程,若是不处理好,日后总是要处理的。 上一世,母亲病死在外,没能回到乔家。这一世,她一定要让母亲回到乔家,讨回公道!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若是母亲不愿意见舅舅的话,她希望可以帮忙隐瞒着。 “不,不能见!”乔长君猛地摇头,激动得思绪有些混乱,唇瓣颤抖得让荆惜心疼。 荆惜拉着乔长君冰冷的手,低声说:“娘,您别担心,您不想见,我们先不见。” 温热柔软的小手,如同一朵云一般,在心头轻轻拂过,让原本混乱的心,得到了片刻的宁静。 乔长君不由地泪流满面,一把将荆惜搂在怀里,低声哭泣地说:“惜儿,对不起,是娘对不起你。” 荆惜的鼻头有些酸酸的,眼眶酸涩得厉害。 可眼泪始终掉不下来! 她勾了勾唇角,笑了,说:“娘,您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如果现在不想见舅舅,一会儿您就假装不舒服,不要出去,外面的事情让奶奶去处理便好。关于今天邱县令他们过来的目的,齐公子会帮忙解决的,您别担心,好好休息。” 哭过之后的乔长君,的确也觉得疲倦了,懒懒地靠在床沿,看着女儿给自己盖被子,心头一阵阵地酸涩。 “娘,我让爹进来陪您。”荆惜给她捻了捻被子之后,抬头见她有些失神,便轻声说了一句。 乔长君还在失神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丈夫已经坐在床沿,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君儿,怎么了?” 丈夫温润的声音让乔长君再度泪奔,原本压抑住的恐惧,再度涌上心头来,扑倒在丈夫的怀里,她没忍住,哭了起来。 荆信也没说话,任由她在自己的怀里哭着。 半晌后,乔长君稳住了情绪,吸了吸鼻子,说:“惜儿说,来的那位钦差大人,是申弟。” 荆信也是震惊,当真没想到竟然会这样! 来人是乔振申,那么,接下来要如何隐瞒下去?还是说,她的身份要公开了? 只是…… “惜儿和申弟见过面了?”荆信诧异地问道。 在荆信震惊的目光中,乔长君点点头。 荆信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好半晌,才沙哑地开口道:“惜儿和你长得如此像是,若是申弟与她见过面,必定会心有所虑,今日能瞒得过去吗?” “惜儿说,让我装病。”乔长君悠悠地说道。 荆信看着乔长君,点点头,说:“嗯,你发热,浑身不舒服,不宜见客,我想钦差大人会谅解的。” 乔长君叹息一声,心思沉重地看着荆信,本想说什么的,可是看着他担心的目光,到了嘴边的话,便又咽了回去。 “睡吧。”荆信给她捻了捻被子,宽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臂,如同哄孩子睡觉一般,哄着她。 很快,乔长君真的睡着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轻轻的敲门声。 荆信看了看床上的人,才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荆礼。 “小五,你快点出来,那个老滑头在戏台前哭着喊着说我们家在水井里下药,想要害大家,场面太混乱了,你跟我一同去看看。”

上一篇   第40章杀人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