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小狐狸你盼我走? - 田园小娇妻

第43章小狐狸你盼我走?

荆荣氏向来是行的正坐得端,压根不怕这些人来闹事,既然说要搜查,那就搜查好了。 可许氏的脸色苍白了个透。 她不确定荆惜是否将东西扔掉了,若是没扔掉的话,岂不是害死惜儿了? 许氏惊慌地看着荆惜,见对方冲着她抿了抿嘴角,点点头,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邱楠是因着荆惜的帮忙才登上这县令的宝座的,如今老荆家出事,邱楠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而不管不顾。只是,今日与他一同前来的还有钦差大人,他不能过于偏颇,在钦差大人点头之后,他便派了懂礼数的人去搜查。 众人战战兢兢等着半天,终于等来了结果,自然是没有的。 许氏这一口气,总算是松了下来,与她一起松了一口气的,还有荆礼。 倒是荆惜,面色一如既往地淡然,显然早已经料到这样的结果一般,目光澄清。 齐远瞧着她这模样,不由笑了,三步化作两步走到她身边,低声道:“荆姑娘如此自信?” 荆惜还没来得及回答,一旁的乔振申已经扭头看他一眼,眼底尽是疑惑,“这位是……” 乔振申还没见过齐远,不认得倒也是正常的。 “在下齐远。”齐远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别人会知道他的身份,冲着乔振申笑了笑。 乔振申震惊了,齐远是何人?那是北燕的安亲王,如何会在连云村出现?而瞧他这神色,似乎与荆惜很熟悉,莫非…… “今日这案子,本王瞧着,倒是觉得有几分蹊跷,这老滑头说的话,怎么听怎么生硬,怎么听怎么别扭,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齐远也不管乔振申如何震惊,只是凑到他耳边,一脸赖皮地说道。 乔振申不是审案高手,只不过在这件事情上,他有自己的看法。齐远说得没错,老滑头先前那一番话,怎么听怎么声音,怎么听怎么别扭,必定是有人教他说的。只是,有谁会这么多?莫非是连云村人?还是说,老荆家以前的仇人?可他已经调查过了,老荆家一向与人结善,除了先前荆老爷子那件事情之外,老荆家是非常平顺的,甚至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如今却…… “这件事情我只有主张,多谢安亲王的提醒。”乔振申瞥了齐远一眼。 齐远立即闪开了身子。 荆惜抽了抽,眨眨眼,莫非这齐远与舅舅相识? 再眨眨眼,发现齐远已经挪身到自己的身边,她本想开口询问的,只是现下人比较多,舅舅还在跟前,她只有闭嘴不言。 倒是邱楠一脸的诧异,齐远是一品香的幕后老板,而他之听闻他的名字却从未见过人,如今看齐远和乔振申这模样,显然两人是像是的。莫非…… “你们勾结官府,收买了官府,否则,怎么可能没有发现老荆家有芸草这毒药呢?”老滑头一听说什么都没搜到,便大喊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 显然,在他过来说这之前,已经被人收买了! 可见,这一次并非是老荆家下药,而是另有其人,而且,他们真的是中毒了! 村民们有了这么意识,愤怒面对老滑头,甚至有人已经出手,捡起石子便砸向老滑头。 老滑头哪里会想到他们竟然如此解决,如此相信老荆家,被砸得痛了,急忙跑路。 可这个时候,邱楠如何能让他逃跑?这件事情既然有蹊跷,自然是要待会衙门去好好审问一番,否则,对不起黎民百姓! 老滑头被抓捕,邱楠等人事情已经忙完,自然是要告辞的。 众人这一趟是为了老荆家奔波的,她心有感激,自然是邀请了众人留下来一同用午饭。好在乔振申等人秉着廉政的名号拒绝了,否则,荆惜还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应对这一场尴尬。 要知道母亲就在家里躺着,若是舅舅去了,万一撞上面了,那该如何是好? 见荆惜松了一口气,齐远便凑到她身边,压低了声音:“小狐狸,你就这么盼着钦差大人和求大人离开啊?” 荆惜眨眨眼,一脸无辜:“没有啊,你没看到我也是非常诚心想要留下他们吗?” 齐远哦了一声,笑了笑,立即张嘴,喊道:“乔大人,你们……” 荆惜被吓坏了,急忙扯他一下,压低了声音说:“我就是很想他们赶紧离开,你别让他们留下来。” 可乔振申等人已经停住脚步,并且已经回过头来,见到荆惜扯着齐远的衣袖,不由愣了一下。 荆惜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松开齐远的衣袖,一脸讪讪。 “不知乔大人何时回京?我有些事情想要与乔大人商量一下。”齐远改了口,荆惜松了一口气。 这混蛋,要吓死她了! “明日本官还要到连云村来一趟,救济百姓,大概还要过几日才回京,公子可以到县衙来寻我。”乔振申虽不明齐远有什么事情要找他商量,但还是将自己的安排说了一下。 “既然大人明日还要到连云村来,那我就在连云村等着大人便好。” 齐远这话可是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的,这是告诉大家,他今晚是要宿在了连云村? 荆惜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齐远这只老狐狸想要做什么? 乔振申等人离开之后,荆荣氏等人也回了家,而朱元山这一头也已经诊脉完毕,给需要吃药的村民们开了药,让他们去药铺买药,这才伸了个懒腰。 谁料,刚刚站起身,村里的百姓便立即跪了下来。 这叩谢,朱元山有些被吓住了。 “你们别谢我,想要道谢的话,就谢谢老荆家吧,如果不是他们拼尽全力请我们这些做大夫的过来,我们也没有这么一个救死扶伤的机会啊、”朱元山喊道。 荆惜:…… 村民们自然是会感激老荆家的,所以在言谈举止上当真是维护老荆家,并不相信老滑头说的话。不过,朱元山都这么说了,他们自然是要有所表示才好。 只是,现在他们没有任何实物的表示,只能是口头上的表示。 荆惜上前去,扶起村里年纪最高的高大爷,诚恳地说:“爷爷,若非当初你们收留了老荆家,维护了老荆家,老荆家不会有今日。你们不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下一篇   第44章落井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