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落井下石 - 田园小娇妻

第44章落井下石

高大爷叹息一声说:“孩子,你这话说得让我们亏心啊,当年你们家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可是我们什么忙都没帮,甚至还……”想着落井下石! 最后那几个字,高大爷没说出来。 荆惜倒是笑眯眯地说:“爷爷,都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你们对我们家可不只是滴水之恩这么简单。所以,这么一件小事情不必放在心上。” 顿了一下,她接着说:“大家的身子都不是很好,这些天休息休息,若是田地里有什么活儿需要帮忙的,尽快派人到我们家来说一声,我们一定会帮忙的。” 荆惜这几句话可真的是得人心啊! 不仅仅是高大爷眼眶湿湿的,就连一旁其他的大老爷们,眼眶也是湿湿的。 有什么比在阎王爷跟前抢人更加让人印象深刻的? 回去老荆家的路上,齐远一直在打量荆惜,却没有说话。 荆惜被看得冒火,瞪他一眼,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齐远笑了,说:“没想到你这只小狐狸还能说出这么煽情的话来。” 荆惜:…… “不过,你这么害怕乔振申留下来,莫非乔振申和你还有什么渊源?” 齐远的话让荆惜心惊,莫非这只老狐狸看出了什么问题吗?还是说只是胡扯? 荆惜没给他答案,迈腿就往家门走去,也没理会他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 齐远的到来,给老荆家带来的是福音,这一顿饭自然是非常丰盛的。 齐远发现了,老荆家有个特别好的习惯。比如说别人家,女眷是绝对不能上桌吃饭的,即便是在王府里,小妾什么的,那是必须不能上桌吃饭的,而庶出的孩子,也是不能上桌吃饭,更别提其他人了。她曾经去过寻常百姓人家吃饭,也同样发现这么一个问题的存在。可在老荆家却不一样,不管是谁,都需要上桌吃饭。 这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倒是非常和谐,气氛让人着迷。 原本乔长君是不舒服,本来不想出来吃饭的,可是荆荣氏说今儿个有客人在,她若是不在的话,家里人怕是应付不来。 其实,乔长君何尝不知道,担心她自己在屋里闷坏了,这里又没有别人,一起吃个饭便是最好的。 反倒是朱元山,在起筷之前,看了乔长君之后,便说了:“夫人起色不大好,估计最近是郁结在心,导致血气不通,需要好好调理一下身子才好。” 听闻朱元山这话,最着急的人是荆信,赶紧询问处理的方法。 荆荣氏看了看荆信一眼,说:“先让客人吃饱饭在说。” 朱元山忙打哈哈,说:“无妨无妨,是我先提起来的。” 顿了一下,见大家的脸色无异,只有荆惜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想想荆惜和自家爷的关系,朱元山急忙说:“一会儿我给夫人把一下脉,看看具体情况如何再说?” 大家自然是答应的。 这一顿饭,吃得倒是开心,其乐融融的。 饭后,朱元山当真给乔长君把脉,具体说了一下乔长君情况,才开了药方。 荆惜看了看众人,提了一个请求,让朱元山给大家都把一下脉。 这个请求没得到大家的认可,毕竟原本身子就没什么问题的,何必要看大夫呢? 可是荆惜非常认真地说:“齐公子带朱大夫过来,就是为了给大家诊脉的,若是你们都避着,岂不是辜负了他们一片心?” 齐远+朱元山:…… 众人一想,她这话说得倒是挺有道理的,便点头答应了。 于是乎,朱元山又开始忙活。 荆承浩知道荆惜是为了占便宜,瞧着她的小模样,不由笑了。 “还望齐公子见谅,惜儿只是太过于担心我们。”到底是一品香的幕后老板,齐远的实力他虽然不清楚,所以还是客气点好。 “无妨。”齐远笑了笑,看着整坐在朱元山跟前把脉的荆惜,接着说,“荆小姐说得没错,今日我带着朱大夫过来就是为了给大家诊脉的,若是你们都拒绝,真的白费了我一片苦心。” 人家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 荆承浩只能笑笑,什么都不说。 好在,一通诊脉下来,也就只有乔长君的身体需要调养,其他人的身体都还是很好的。这到让荆惜松了一口气。 当晚,齐远当真没有离开,直接在老荆家住了下来。 毕竟,大家都将齐远当做荆承浩的朋友,所以,让客人留下来住一晚倒是没什么问题的。 只是苦了荆承浩了。 说实话,他和齐远当真不熟悉。 想了半天,荆承浩做了一个决定,说:“齐公子,你休息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和二哥商量,先到二哥那边去。” 齐远毫不客气地点点头,挥挥手,说:“你去吧。” 然后自己便躺下了。 荆承浩:…… 当晚,荆承浩在院子里度过了这漫长的一夜。 第二天大清早的,乔振申等人还真的运粮食到连云村,并且通知了周围村子的人都过来连云村取粮食。 取了粮食之后,众人纷纷磕头道谢,感恩至极。 瞧着他们这模样,荆惜心头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或许,她还真的可以让大家的生活过得更加好。 荆惜原本还在担心,乔振申等人过来,会在老荆家歇息。若是当真要在老荆家歇息,岂不是又要见到母亲? 好在,最后乔振申一直呆在戏台前忙活着,直到天黑,带领着一队人马往县城走。 原本,荆荣氏等人是阻拦着,想让乔振申她们留下来宿一晚的,可乔振申却说京里有事,需要大清早地赶回京城,所以当晚必须要回去收拾。 荆荣氏等人这才不阻拦。 荆惜这一颗高高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不过,她倒是有点好奇,齐远找了乔振申说了半个时辰的话,这半个时辰里,他们到底在说什么?神色如此诡异! 按理说,乔振申并不认识齐远,齐远虽然知道乔振申,应该也是不熟悉的。可是两人却能说了半个小时的话,不会是在商讨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想想昨天本来想和奶奶他们交代一些事情的,可是因着齐远在家里住着,她便忍着不说。而对一些事情,齐远应该是不清楚的,所以他也不可能和乔振申说这件事情。 那么,他们两人到底说了什么?为何乔振申在离开前,会给她那样一个眼神?

下一篇   第45章赚大钱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