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打出去 - 田园小娇妻

第48章打出去

这不,先前还真的发生过这种事情。 有个家伙仗着自己的身份高贵,是京中什么宰相大人的远房亲戚,不远千里来到了恒安县的一品香,立即摆出了自己这个名头,让店小二将店里最好的菜都给端上来。谁知道店小二给他端上来最好的那个菜便是醉鸡,可这家伙呢,平日里几乎是每日都吃醉鸡,看到这醉鸡就已经想吐了,顿时怒了,将桌面上的菜扫到了地上。 随后,和掌柜出面解决问题,可这家伙死活要吃白玉蝴蝶双双飞和翡翠湖中双双游,但这两道菜哪里是他说想要吃就能吃得到的?从四面八方不远千里赶来排队的客人如此多,这家伙只怕要排队五日才能吃得上的,如今人家非要吃,这不是为难人吗? 和掌柜和对方讲道理,可是对方仗势欺人,自然是不会和你讲道理,最后还让县衙知府邱楠出面解决问题。 试想一下,这一品香的老大是谁啊?即便是邱楠也不敢随意得罪的,可如今这什么宰相大人的远房亲戚竟然让他给拿主意,他能拿什么主意? 无奈之下,邱楠只好将此事告知荆惜,求情荆惜的帮忙。 而荆惜一句话便解决了问题。 荆惜说:“如此无赖之人,打出去。” 正巧,这句话被唐进听到了,他想都不想,便招呼了几个侍卫,一同将人打了出去。 那位宰相大人的远房亲戚被打得出不了门,最后只能在医馆里躺了十天半个月,最后还是吃上了一品香的两道菜才作罢。 至此之后,还有谁敢在一品香闹事?还有谁不愿意等的?你不愿意等,那就赶紧滚蛋好了,愿意等的人,多了去了。 只不过,他们不断地提意见,希望能够尽早可以吃得上这一道菜,而一品香也给了反馈,说,目前只能每日提供二十道菜,若是众人再提意见,只怕会加价。 有哪个酒楼敢这样威胁食客的?也就只有一品香可以做到,偏偏这些食客都是软的,听着,不敢反抗,都为自己的舌头着想啊,实在是美味啊! 唉,用时间去换金钱,算了,忍忍吧。 这半年来,荆惜一直在一品香内挣钱,也余下了不少银两,这些银两想要用来做点什么小生意,这绝对是够的,但若是用来做大生意,那还是不行。 只是,在这半年来,连云村的村民们经过荆惜的指导,如今在退潮时候,每人每日至少可以有三百个铜板的收入,整个小村庄如今已经变得富有,已经处于小康村庄的阶段了。 说起这个过程,也是让人心酸的。 先前,荆惜提议大家一同下海挖海螺,李大庆和村里其他几户人家认为老荆家是坑人的,去了一天之后就不去了,回到了山上去干活。可没想到,才过了一天,下海挖螺的人,收入顿时提高了不少,可是他们想着,这也许是运气问题,毕竟工钱不是固定的,他们也就没再考虑。 可有一天,留在家里下地干活的女人们唠嗑的时候,他们得知了,最近这几天,他们当家的每天至少拿回来两百个铜板,这可是在山上干活的人五倍有余,她们顿时心痒痒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消息,说山上掉下石头,要砸死人了。 她们就开始慌了,若是自己当家的出事儿,那该如何是好? 当天,清理了现场,连云村有两人受了重伤,昏迷不醒。其余五人多多少少受了点伤,自此之后是干不了山上的活了,就这样,丢了工作。 其他的五户人家还好,至少男人们醒了之后,好好休养一番便可以下地干活,可以重新找新的路子。可是受了重伤的那两人就没那么幸运了,这一昏迷就是小半个月。其中一人就是李大庆。 再这半个月时间里,石翠几乎哭瞎了自己的双眼,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小贪心,几乎害了自己当家的一命。早知道这样,她就不应该让自己当家的上山去啊! 老荆家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便立即帮忙请了大夫过来给大家瞧一瞧,可是因为那两人伤势过重,大夫们医术也都只是一般,只能开点止血的药,让他们好生养着,便走了。 听着大夫的话,石翠哭得更加伤心了。 想着自己日后的生活,想着孩子们的生活,石翠实在是没注意,便跪了荆荣氏,哭着喊着认错,让荆荣氏帮忙救人。 其实关于工作吧,这是挣钱的玩意儿,如果你不愿意,谁也不会勉强你,老荆家的人也知道这事情是各有选择的,石翠这道歉实在没必要。而且,即便石翠不开口,老荆家也会尽心尽力去帮忙。 如今,石翠跪求了荆荣氏,荆荣氏只能安慰她,并且帮忙想办法救人。 当天,荆惜和荆承浩刚从县城回来,听说了这件事情,知道荆荣氏请来的大夫没办法救人之后,便让荆承浩赶着马车去县城将朱元山接过来。 朱元山一直跟着齐远,医术了得,让他过来,或许李大庆两人还能得救。 荆惜没想到齐远竟然也跟着过来了。 不过,现下她也没什么心情招呼他,领着朱元山便往李大庆家里去。 好在朱元山的医术了得,给李大庆接了骨头,然后开了几剂药,让他暂且服下,过两天他再来把脉换药,应该会好起来。 听到当家的可以好起来,石翠又是千恩万谢的。 当晚,齐远和朱元山是没有离开的。 两人在老荆家宿下。 而知道李大庆等人出事之后,许氏颇有微词,几番想要开口,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 到了晚上,便和丈夫抱怨了几句,说:“我看大庆家里也是个傻的,当初惜儿都说了,只要下海挖螺,肯定能够挣钱。可是这些人呢,偏偏不听,还要上山去,如今人都不好了,怎么挣钱?” 荆礼一面铺床一面说:“你呀,如今倒是向着惜儿了,当初惜儿说什么,你还不是不愿意听。” 这话可是大实话,许氏笑了,“当初我眼皮浅,不知道好坏,如今知道了,已经改过自新了,怎么?你还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