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人都是贪心的 - 田园小娇妻

第49章人都是贪心的

荆礼已经铺好了床,坐了下来,说:“其实人都是贪心的,哪里的钱财多,就会往哪里去。我们家惜儿是个好样的,即便如今挣了不少钱,还能保持原来善良的样子,真真是不错。” 换做是以前,许氏听到这话,肯定要和荆礼闹了,她最疼爱的是自己的孩子,荆惜到底是要嫁出去的女儿。经过那件事情之后,她就明白了,荆惜就是个好的,即便日后要嫁出去,那也是个好的。 见许氏一直低着头不吭声,荆礼终究是没忍住,开了口:“你和惜儿是怎么回事?” 许氏抬头,眼眶有些湿湿的看着丈夫,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开口,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闻言,荆礼沉默了许久。 “如果不是因为惜儿,我就害了我们老荆家了。”许氏垂泪说道。 荆礼伸手,轻轻地拍了拍许氏的肩膀,说:“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多想。” 许氏不是执拗性子,自己想通了的事情,也就不会多想,只是忽然想起来以前自己做的混账事情,心里有些难过而已。 “我知道,不想了。”许氏摆摆手,在丈夫的身边坐下,“你说这李大庆日后怎么办?真能好起来?好起来之后,山上的活儿他是做不了了,回头就要到咱们家里来?” 关于李大庆的去处,荆礼没考虑过,只是听着妻子这么一说,他沉吟一下,说:“只要他身子能够好起来,能够干活,就和我们一同挖海螺,还能挣钱银子养家也是好的。” 许氏当然不高兴,毕竟这石翠当初还嫌弃了老荆家给他们找的活儿不是什么好活儿,如今出事了,她当下求上门来,叫什么事儿嘛? 不过,她也知道,李大庆当真好起来,荆惜是不会放任他不管,若是他愿意加进来,荆惜还是会答应的。 想着,许氏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便拉着荆礼睡了。 躺下之后,许氏忽然想到了什么,说:“承浩他爹,我数了一下手上的银子,我们现在有八两银子了,这才过了一个月,若是一年的话,我们岂不是有好几十两银子了?到时候,给承浩说亲这事儿,你怎么看?” 荆礼不耐烦地看她一眼,说:“这件事情你就先别操心了,这才什么时候,早着呢。老四家的明天要给承让说亲了,先看看明儿个吧。” 荆承让已经到了要成亲的年纪,可是因为先前老荆家的情况,没有媒人上门来说亲,如今老荆家家境好了不少。自然是有媒人上门来说亲,可是洪氏都暂时挡了回去,说承让暂时不着急,先等一下。 其实洪氏一直在等着荆荣氏开口,如果荆荣氏还没提这件事情,那就说明时机不成熟。 对洪氏这个性子,许氏不知道说了她多少遍,可是她就是好脾气地说:“只要时机适合了,我相信娘会和我说的,不着急。” 许氏当着被她气得没脾气了。 今儿个荆荣氏便和洪氏提了这件事情,洪氏应下来,说,明儿个媒人上门说亲,看看是哪户人家的姑娘。 许氏睁着眼睛看着漆黑的屋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想了半天才闭上眼睛睡觉。 这第二天大清早的,许氏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一些细细碎碎的声音,她起身一看,原来是洪氏在做早饭了。 “四弟妹怎么起来这么早?”许氏打了个哈欠,问道。 洪氏笑了,说:“今日媒人上门来给承让说亲,我提前准备着。” 许氏也就笑了,还以为洪氏一点儿也不着急呢,原来都是哄人的。 两人一块儿忙活了一阵子,大家也就都起身了。 今儿个齐远和朱元山也还在,这媒人上门来说亲,他们自然留下来。好在现在每一天荆惜都要上县城去,他们很快就走了。 洪氏也就松了一口气。 这么多人都在,虽然可以帮着掌掌眼,但是她心里还是没底。他们若是要走了,自然是好的。 不过,在早饭后,荆惜忽然想到了什么,便和荆荣氏商量了一下,“奶奶,我有件事情和您商量一下。” 荆荣氏笑眯眯地看着她,捏着她的小手,问:“要和奶奶说什么?” “是这样的,奶奶,二哥三哥四哥他们陆陆续续要娶亲了,咱们家现在住的地方小了点,多少会不方便。我想着,咱们家再起一个院子,要大一点的,大家每人都可以分到一间房,这样生活也会方便一些。” 荆荣氏看着她,没说话。 “奶奶,您看啊,我们现在也挣了不少银子,若是不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条件的话,是不是太吃亏了?”荆惜抱着荆荣氏的手臂,撒娇地说道。 荆荣氏没忍住,失笑了,“你个小丫头,就知道心疼哥哥们。奶奶是想着,你手上的银子,你拿着,日后当做你自己的嫁妆。” 荆惜小脸涨红,水汪汪的眸子满是委屈:“奶奶是嫌弃惜儿了吗?” 见着她这模样,荆荣氏心里已经滴血了,忙哄着,说:“哪里会哪里会,奶奶这是舍不得你受苦,你手上有银子,日后到婆家也不会受欺负。” 荆惜就更加郁闷了:“奶奶这么想让惜儿嫁人啊?” 荆荣氏一愣,简直哭笑不得。 原来小丫头介意的是这个。 “你迟早是要嫁人的,奶奶总得备着呀。好了好了,别伤心难过,奶奶舍不得你。”荆荣氏哄了她一番,她这才高兴了起来,继续谈着刚才那件事情。 关于家里起新屋,荆荣氏是觉得可行的,只是要让孙女出银子,她心里不大舒服。 荆惜知道荆荣氏心中所想,便说:“奶奶,原本我们赚回来的银子,我是应该全部交到你手上的,可是您不肯收,我只能暂且收着。日后家里的生计大权还是要交代您的手上的,所以呢,您可不能说这都是我挣的银子,知道么?” 听着这软糯的声音,荆荣氏的心都要被融化了,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说要行动就开始形容,到了县城之后,瞅着还有时间,荆惜便向齐远询问一下是否知道周围哪个工匠是最好的,她这头要修建房子。 朱元山听到这句话,当下就说:“姑娘,你若是想要修房子,为何不请我们家爷给你画一张构造图呢?”

上一篇   第48章打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