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蓄势待发 - 田园小娇妻

第5章蓄势待发

荆礼瞅了她一眼,不满她的想法,“胡说什么,承浩不是说想到旁边的县城看看书籍吗?咱们恒安县都没什么好书籍,让孩子怎么学习?” 许氏却还是嘟哝,总觉得儿子们有事情瞒着她,对荆惜也就多了些提防。 感觉到许氏的变化,荆惜倒是没说什么,毕竟这是正常的。 可是荆荣氏就不一样了,荆惜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她都注意着呢,当然也包括她身边的人的变化。 所以,许氏的转变,荆荣氏第一时间感觉出来。 “老三家的,最近有什么心事吗?”毕竟是自己的儿媳妇,荆荣氏倒不会说什么难听的话,只是提醒一下,她能够改过就好了。 “娘,没什么事儿。”许氏心知荆荣氏对荆惜的疼爱,自然不会找死,不过觉得回答太快了,又补充一句道,“承浩没怎么出远门,我有点担心他。” “有他三哥保护着,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再说了,也就是几日的时间,很快回来的。”对于自家孙子,荆荣氏放心得很。 许氏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经过这一次,心里的话倒是藏得更加严实了。 两天后,荆惜便找了荆荣氏,说想要到武林寺祈福。 荆荣氏哪里会由着她自个儿出去?当下说,“我和你一起去吧。” 荆惜笑了,“奶奶,二哥也要到镇上一趟,我就和二哥一起,有二哥陪着我呢,您别担心。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前段时间我如此病重,如今好了,也应该去谢过佛祖。也去求佛祖保佑我们荆家能够平安健康。” 荆荣氏原本是不答应的,可是儿子们轮番劝说,都站在荆惜那边呢,她也只能放手,叮嘱着荆承让,“承让,一定要好好保护你妹妹,知道没?” 荆承让笑嘻嘻地应了好。 就在告别之时,邱师爷的马车停在了门口。 荆荣氏脸色立即变了,荆家所有人都警惕地看着邱师爷,唯有荆惜面色不变。 “大家这般神色是做什么?”邱师爷进来,好笑地看着这群人,真不知道这群人中怎么会出现荆惜这样的小狐狸。 “不知道邱师爷到我们家来做什么?”荆荣氏身为当家的,率先开口。 “哦,我听说你们家姑娘要到武林寺,正巧我也要回县城,所以啊,就想着载她一程,也算是做做好事。” 邱师爷的话,让大家更加不放心了。荆荣氏更是将荆惜拉到身边,“你可不许动我孙女。” 邱师爷哈哈大笑,“我说你们这一家子是怎么了?本师爷不过是怜惜你们家,想要帮上一把而已。” 荆家的保护,让荆惜的心头暖暖的。 “奶奶。”荆惜伸手拉着荆荣氏的手,笑眯眯地说,“既然邱师爷都开了口,那我就搭了顺风车也好。” 荆荣氏当然不让。 荆惜便将老太太拉到一旁,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话之后,荆荣氏放人了。 荆惜和荆承让走后,荆家人那个着急啊。 “娘,这,怎能让惜儿随着邱师爷走呢?”乔长君一直不怎么说话,因为她知道有荆荣氏在,惜儿一定会被保护得好好的,可是这一次,她不放心了。 荆荣氏却笑得像只老狐狸似得,只是摇头,“你们放心,惜儿啊,肯定没事儿的。” 一路上,荆承让可好奇荆惜到底说了什么,竟然让奶奶松口放人。但是邱师爷就在身边,他也不好问什么。 “姑娘果真是好计谋,本师爷已经查出一二了。”邱师爷不得不佩服荆惜的本事,没想到这小姑娘才十岁,竟然有如此缜密的心思,而且还能知晓如此多事情。 其实,荆惜能够知道这一切,全都要拜托苏长青。当年瘟疫,荆惜逃离连云村,到了京城之后,遇到苏长青,才得知这一切。 而那个时候,苏长青已经是国公府的外孙小姐。 “邱师爷明察秋毫,即便我不说,邱师爷一样知晓不是?” 邱师爷好心情放声大笑,好前途在即,他自是高兴。 看到荆惜的出现,荆承浩那双眼睛瞪的大大的,“惜儿,你怎么来了?” 当初的计划,可没有荆惜在内啊,她怎么会跑来? “我和二哥去武林寺上了香,想着你们应该在这里,所以就过来了。”瞧着三车满满的粮食,荆惜很是满意。 荆承让双眼瞪的大大的,浑然不明眼前发生什么事情。 荆承浩就笑了,“二哥,一会儿再和你解释。” 荆惜看了看周围,然后说:“二哥三哥,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和四哥过来有点事情。” 说着,便拉着荆承浩的手,往一旁走去。 她没记错的话,苏长青是从恒安县逃离到全家镇,最后才到连云村的。而且,她说恒安县城突然来了一群商人,什么都收购,最主要的是收购大米。 如今的恒安县是灾区,若是那群人还在,这说明其中大有文章。 试问,有谁会在灾区收购粮食的? “四哥,你有没有看到那边有什么不妥的?”荆惜压低声音问道。 荆承浩顺着荆惜手指的方向看去,“早上我们到县城的时候,这个酒楼的还是客朋满座的,不到一个时辰,酒楼里的客人突然都被赶了出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荆惜脸上浮现一丝微笑,“我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荆承浩还想说什么,却被荆惜给打断,“四哥,你到县衙去请邱师爷出来一趟,记得,一定不让旁人知晓。” 荆承浩虽不知道荆惜想做什么,但是自从她病好了之后,似乎变了一个人似得,做事情绝对有分寸,所以也就放心去办事。 荆惜回到原位,让他们将粮食拉到郊外。 很快地,邱师爷到来。 荆承温一瞅邱师爷出现,立即蓄势待发,将荆惜护在身后。 好在荆承让在家的时候便知惜儿与邱师爷有些交情,不然也会担心。 而最为淡定的便是荆承浩了。 荆惜笑了,“三哥,别担心,邱师爷不会伤害到我的。” 邱师爷当然示好。 “邱师爷,我这里有一些粮食,不知道邱师爷是否有法子帮忙卖掉?”荆惜有位苦恼地说,“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怕是被人哄骗了,还希望邱师爷能够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