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是药三分毒 - 田园小娇妻

第53章是药三分毒

荆荣氏笑了,说:“惜儿如今还会把脉看病了?” 荆惜认真地点点头,滴溜溜的眸子盯着荆荣氏,软软糯糯地说:“懂得一点,这半年来,我一直跟着朱大夫学习医术,虽然道行及不上朱大夫,但是把脉还是懂得一些的。” 这下子,不仅仅是老荆家的人被吓到了,就连邱楠和乔振申都被吓到了。 这小姑娘的能耐,可是越来越足了呀! 其实,上一辈子,荆惜曾经得到一本好的医书,若是她没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关子明的身上,好好学习医术的话,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可是,那会儿关子明说,她学习医术没什么用,府里有的是大夫,若是不舒服什么的,直接让大夫瞧瞧就好了,不需要她那么辛苦。 那会儿,她当真以为关子明是关心自己,疼爱自己。没想到最后,关子明竟然将她好不容易得到的医书送给了苏长青,继而,苏长青学得了一身好本事,成为了大周王朝的神医。 其实,若是她上一辈子好好学医书的话,先前连云村遭遇瘟疫的时候,她也不至于如此慌张。 如今,身边有了好大夫,好师父,她自然要好好掌握时机。万一到时候还能得到那一本医书呢? 荆荣氏等人不晓得荆惜心里的痛,只是听得她如此说,心里甚是宽慰,便点点头,说:“我的惜儿果真是厉害,不愧是奶奶的宝贝孙女儿。” 荆惜小脸微红。 荆信看了看邱楠,再看看乔振申,见两人面色无异,也就直接端起酒杯,向两人敬酒。 荆惜立即向父亲投去感激的眼神,奶奶刚才的夸奖,让她有些心虚啊!而且还是当着外人嗯。 这一顿饭,好不容易吃完,荆惜便寻了借口,进了乔长君的屋子,让荆承浩等人去送客。 荆信原以为荆惜只是开玩笑的,没想到进来的时候,她竟然真的一本正经地给乔长君把脉。 瞧着小丫头一本正经的模样,荆信没忍住,失笑道:“你母亲的身体怎样?” 荆惜一脸严肃,没理会荆信。 乔长君也是抿着小嘴笑着,没说话,像是担心打扰到了荆惜把脉一般。 好半晌,荆惜松了手,说:“娘的脉象还是比较虚的,这说明身子比较虚。上一次朱大夫给做了一次调理之后,后续没有调理好,这身子里藏着的病,到底是没有彻底根治。若是当真来了严重的伤风感冒,只怕当真要将旧疾引出来。” 乔长君和荆信都震惊了。 乔长君的身子的确比旁人要虚一点,那是因为当年中毒的缘故。可是经过后期的调理,身子也好得七七八八了,只要注意一点,倒是没什么问题的。而且,生了荆惜之后,好好调理了一番,这身子已经比从前好太多了,一般大夫都不知道什么旧疾问题。可是这小丫头第一次把脉,竟然看出了这么多东西。 这不得不让两人刮目相看啊! “惜儿,你当真是跟着朱大夫学习了半年的医术?”乔长君也没理会她刚才说自己的身体怎么样,而是兴奋地抽回手,问道。 女儿如此聪明,她这个当娘亲的,自然是高兴的。 荆惜明白母亲的性子,点点头,软软地说:“只是半年而已,年后,朱大夫便要和齐公子离开恒安县了,只怕以后很难有时间再跟着他学习医术了。” “我的惜儿真棒。”乔长君乐呵呵地夸奖道。 荆惜:…… 倒是荆信认真地定了荆惜的话,想了想,问:“那,惜儿,接下来要不要开你娘开一剂药?调理一下身子?” 荆惜紧了紧眉心,想了半天,说:“是药三分毒,娘的身子不是现在才出现问题的,而是旧疾。我会好好研究一下药膳,回头直接用药膳调理身子便好了。” 荆荣氏也是上了年纪的,需要吃药膳来调理一下身子才好。既然如此,她需要趁早学习,早些懂得,就早些能帮上忙。 乔长君原以为荆惜是说笑的,没想到一段时间过后,荆惜当真每日都从一品香带回来两盅药膳,她一盅,荆荣氏一盅。 瞧着她们两人补身体起色越来越好,许氏和洪氏也来讨吃的。荆惜便给家里的女人都带了药膳。最后,还教她们如何煮好的药膳。 当然,这是后话。 乔振申和邱楠离开连云村后的第二天,邱楠重回连云村来宣旨,为老荆家去年犯下的罪平反,还将荆家老宅还给了老荆家。 村里人兴奋得不得了,他们都知道老荆家是被冤枉的,可无奈当时自己没有能耐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荆老爷子被判了死罪。 如今,能够平反,自然是值得高兴的。 为了庆祝,众人将自己自己家里最好的食材拿出来,坚持一起庆贺一番。 荆荣氏原本想要拦着的,毕竟这件事情值得庆贺,但应该是老荆家请客才对。最后没拗得过哦大家,也只能任由他们去。 看着大家兴奋的模样,荆惜抿着小嘴笑了。 事情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如此便是最好的。 接下来,她需要开始做生意,让四哥抓紧时间学习,参加参加科举考试才行。 荆惜将这个想法和荆承浩提了一下,荆承浩犹豫了半天,没给回复。 倒是许氏察觉到了,夜里的时候,偷偷上了荆承浩的屋,悄然问道:“承浩,娘问你啊,今天惜儿是不是和你说,让你参加科举考试?” 关于这件事情,荆承浩认为没什么好隐瞒的,便点点头,“不错。” “你拒绝了?”许氏紧张了。 荆承浩沉默了一下,没有立即回答。 许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是自己的儿子,儿子心里想的是什么,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法眼的! 许氏气急败坏地教训他道:“你这混小子心里想什么呢?多少人想着参加科举考试都没这个机会,你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去参加,为什么不想去?你倒是说说?你爷爷生前最想要的就是你们几兄弟能够有出息一点,能够参加科举考试,能够当个官什么的。你说你现在有机会去参加科举考试却不去,这不是愧对他老人家吗?” 荆承浩还是在沉默。

上一篇   第52章病了

下一篇   第54章要气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