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就是个败家子儿 - 田园小娇妻

第6章就是个败家子儿

邱师爷不是傻子,这里的粮食最起码有几百石,在如今的恒安县城,那是可以卖一个高价钱啊! “对了,邱师爷还在章县令身边当差的,这卖粮食一事若是让章县令知道,只怕会充公。是我想的不周全,还望邱师爷不要见怪。这件事情就不劳烦邱师爷了。” 邱师爷急了,“姑娘不必着急,虽然我不能直接插手,但是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些人。” “真的?” “当然,你们在这里等一下,半个时辰后便会有人来和你们接头。” 邱师爷走后,荆承浩不由笑了,“惜儿,这回你可是要赚大发了。” 其余两人还是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荆承浩瞧着兄长面露疑惑色,便只有解释,“邱师爷已经开始查章县令的家底,如果这一次的货物直接交到邱师爷的手上,邱师爷会直接独吞了。若是让章县令发现这批货物呢,章县令会直接独吞,也就没有邱师爷什么事情了。如今,惜儿这么提醒,章县令自然想到其中的利弊关系,肯定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就只能给我们介绍人。” 荆惜眯着双眼笑,“四哥好聪明。” “哪里是我聪明,是你太鬼灵精了。”荆承浩没好气说道。 荆承温两人瞧着兄妹两人的对话,不由也笑了。 不管怎样,只要惜儿好,只要荆家好,一切都无所谓。他们能够做的,就是好好保护他们这个宝贝的妹妹。 半个时辰后,果真有人来了。 “你们有粮食卖我?” 荆惜冲着荆承浩使了个眼色,他便意会点点头,“我们是有粮食,但是不一定是卖给阁下。” 来人有些恼怒,“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阁下给的价格若是公道,自然是卖给你。” 来人放声大笑,“整个恒安县城,就数我收购粮价最高,你们若是不卖给我,还能卖给谁?” “那阁下给出的价格是?” “这个数。”来人伸出七根手指头。 荆惜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你笑什么?” “你给的价格可真是高啊。”荆惜撇撇嘴,“全国的粮价都是这个价钱起,而如今的恒安县城受了灾,粮价早已经翻了几倍,而你如今还给这样的价格,你说我们的粮食给不给你?” 来人有些怒了,没想到看着这些人身上的衣着破烂,倒是懂行的人。 “那按照小姑娘你说,我应当给多少?” 荆惜笑眯眯低说:“最低十五文钱一斤。” 那人瞪大双眼,“开什么玩笑?” “大叔,别着急,我给你分析一下。如今的恒安县城米加可是去到了二十多文钱一斤啊,章县令可是下令了,每家每户都需要在四月一日钱缴粮。为了活命,大家都会上缴粮食。但是,缴粮之后呢?就不用吃饭了吗?既然你是商贩,收购回去的大米自然要转手卖给别人,自然可以大赚一笔。再者,恒安县需要缴粮,这说明给朝廷需要,到时候,粮食不够的情况下,章县令肯定会出高价格买粮食。到时候,你不就可以……” 那人想了想,冷笑,“你骗三岁小孩儿?即便如你所说,我不是可以从周围的乡县先收购粮食吗?” 荆惜继续眯着双眼笑,“那你以为我的粮食从哪里来?” “你刚收购完?”那人瞪大双眼。 荆惜没回答,只是眯着双眼笑。 那人放声大笑,“好你个小姑娘,好,那我就给你十五文钱一斤。这里有多少斤粮食,我都要了。” 其实他本想着从周边收购的,可是昨日打听了一下,粮食竟然被别人买走了。 想来,粮食就是被这些人买走的。 “我这里一共有四千斤。”荆承温开口。 那人呆了呆,倒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不过想想日后从章南舍那得到一些好处,自然答应下来。 拿着六十两银子,荆惜便带着她的哥哥们马上离开。 荆承浩心有余悸地说:“惜儿,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怕什么?” “怕我们的粮食卖不出去啊。”可没想到如今竟然卖出去了,而且除去成本,还赚了四十两银子。 其他人还是晕乎乎的。 六十两银子,那是从前荆家三五年的支出,是如今荆家十年的支出啊! 然而,就这么轻轻松松到手了? 荆惜知道兄长们心里有着无数的怀疑,但是这个时候来不及解释,因为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 “四哥,你和三哥先将剩余的粮食带回连云村,我和二哥随后就到。”顿了一下,荆惜的脸上出现为难之色,有些抱歉地说:“二哥三哥,对不起,这件事情我回头再和你们解释。” 荆承温心里本就有着怀疑,只是小丫头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是他们疼爱的小丫头,无论她想做什么,他们做兄长的,都会支持。 所以,不问,按照荆惜的要求返程。 荆惜揣着银子,带着荆承让前往闹市区。 刚到一品香门口,一身穿灰色褂子的家丁便走了过来,“请问可是荆姑娘?” 荆惜顿了顿,打量了他一眼,才开口道:“小女子便是。” “我家老爷有请。” 荆惜挑眉,老爷? 见两人未动,那人便笑了,解释道:“我家老爷听说姑娘有粮食出售,想要见一下姑娘,并无恶意。” “坏人一般都不会将而已写在脸上。”荆惜淡淡回了一句,抬脚便进了一品香,未曾瞧见那家丁嘴角处的抽搐。 刚踏进一品香门口,荆承让便停住脚步,拉住荆惜的手,眉头紧皱着,“惜儿,别进去。” 荆惜就笑了,“二哥,别担心,咱们是来做生意的。” 荆承让心底尽是疑惑,似乎自从病了一次之后,惜儿的性子大变,全然不是之前那唯唯诺诺的小女孩儿了。 无论如何,只要她好,一切都好! “姑娘,这边请。” 一瞧那人,荆惜便在心里冷哼一声:就是个败家子儿! 油缸肚子堪比怀胎九月的孕妇,一脸猥琐的笑容,坑坑洼洼的脸,就是用肾过度最好的证明。 “听说你手上有粮食?” 流里流气的问话,让荆惜身心脾胃肺都觉得不舒服。

上一篇   第5章蓄势待发